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烟”哆嗦一下掉了!
    ..重生之胆大包天

    “我想认识你大哥王耀。”

    “咦,你怎么知道我大哥王耀,王枭告诉你的?”王雄问道。

    王枭摇头。

    李均只是一笑。

    王雄就更疑惑了,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认识大哥的?

    “对了,你找我大哥干嘛,他做生意忙着,不过,我准备休学给他帮忙。”

    “王耀你真不念书了?”王枭问道。

    “王枭你看我像念书的人吗?我压根就念不下去,而且念书未必比我出来做生意强,我哥说有脑子挣钱这比念书更强!那些念书的靠国家分配,一个月几十块上百块工资算什么,我哥做生意有时候一天就能赚一百块呢!”

    这个年代一百块一天,这是很不得了的事情,要知道现在魔都平均月工资估计一个月都不到一百块。

    现在的房价也就几百块一平米,所以一天能赚一百块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

    王雄的哥哥会做生意,这让王雄很早就有辍学的年头,念书出来国家分配的铁饭碗他不稀罕,甚至是看不起!

    被分配的工作,被分配的人生,那不如自己闯荡得来得快活,与其在一个地方,还不如走四方看天下……

    做生意才能赚大钱!

    李均看着周围有不少的人,说道“王雄,我找你哥的事情……我们还是走到一边去说吧!”

    “呵,搞得这么神神秘秘,行,那听你的,一边去。”

    “王枭,帮我们把风,有人来说,就吹哨子!”李均对着他说道,俨然不想其他人知道他要做的什么。

    “没问题!”

    小树林一块小草坪上。

    “你到底找我哥啥事?”

    “我想贷款做生意,但是我不太认识什么放贷人,看看你哥有没有熟人。”

    “呵呵,没有听错吧,你不是好学生吗?你要做生意?”

    王雄是很无语。

    这年级高分的好李均也要做生意,好像要让人笑掉大牙的感觉。

    不过,看李均那么认真还是忍住不笑吧。

    “我难道不可以做生意吗?”

    “可以呀,怎么不可以,只不过我觉得有点怪。”王雄很直地说道。

    “呵呵,你现在在学校里和其他学生相比,不也是很怪异吗,你的打扮这么成熟,完全不像是一个学生,你先前说的辍学原因,我觉得很有道理,而且我觉得你未来一定会成为企业家,你一定会成为大富翁。”

    “呀,你这兄弟不仅会念书,还会说话,我认你这个朋友,至于见我哥,也可以,不过现在不行,我哥现在不在温洲,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这样啊!”李均有点微微失落。耽误一天意味着机会就少了一天,就少赚一天的钱啊!

    不过王雄,转念之间说道“不过,放贷的老高我倒是认识几个!”

    “你真认识老高?”李均有点不相信道。

    “呵呵,我虽然不念书,我跟你说温洲的老高都是谁谁谁……我都知道的。”

    李均大喜。

    老高,温洲人对放贷人的称呼。

    再过十年,这些老高们将会整日地开着名贵的跑车在温洲街头来往,成为温洲这个城市的独特风景线。

    在温洲,未来高利贷主要有三种方式,第一种是亲戚朋友之间的相互拆借;第二种就是批着合法的一个外衣的,比如说像担保公司、寄售行、典当行、投资公司等等,变相的从事一些借贷的活动;第三种就是行事隐秘的地下钱庄。

    而现在的老高暂时都还是地下的。

    对于好好学生李均找老高,说实话,王雄心里还是打着嘀咕的。

    高利贷那可是一个不好的东西,一般人是不想沾惹上的,因为那是一个无底洞,要不是走投无路,或者是有百分百的把我赚钱,去借高利贷,那是一个危险的操作。

    因为一旦“老高”的钱你还不上,那些“老高”的追债手段是令人闻风丧胆的。

    他们不仅恐吓欠债人,甚至威胁欠债人的家人和朋友,以强迫当事人还钱。

    他们追债的手段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泼油漆,撒冥纸,写大字,挂死动物在家门口,绑架勒索,甚至导致被屠杀。

    所以一个高中生借钱高利贷,这是在他王雄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尼玛,这个好好学生,到底是要干嘛?

    “不过,我带你找到老高,我这是要担风险的,若是你还不上,有可能连累我这个“引荐人”啊,到时候,找我麻烦,怎么办?”王雄说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说道,他不念书跟着那些人可是知道那个放贷里的一些道道。

    王雄的话,李均只是淡淡一笑:“你觉得我是傻子吗?”

    “你当然不是傻子,你可是我们学校最聪明的学生,好大学的料,祖国的栋梁啊。”王雄吃味地道,因为他哥让他要好好念书,可是他感觉自己就是没有读书的细胞。

    “那就是了,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你担风险,我不会让你白担的!”

    王雄一脸悦色,呵呵,他就喜欢实在的东西……

    “这样,一年后,我给你介绍费一千……”

    李均的话还没说完,王雄的手里的烟哆嗦了一下掉了。

    那是给吓的。

    “一千块!”

    他有点要吞咽口水了。

    一千块这对这时候的学生是什么概念呢,感觉就像是后世的十万一样,你说你念高一,突然一个人给你十万块,你是什么样子的感觉,想必没有谁比王雄表现得更好。

    八十年代末的一千,一个大学教授每月工资才一百多,那么这是要干一年的!

    “不知道,你有什么本事一年之后,给我一千块,但是这个风险我担了!你要是还不了,到时候我跟着倒霉,不过我觉得比你给我一千块要来得更有诱惑!”王雄捡起刚才在地上的烟,深深地吸了一口道。

    王雄不怕为自己担风险,这种胆气这种超越同龄人的气魄也是从他早早辍学的大哥王耀和不久前辍学的二哥王金身上传染的。

    他们都是温洲早期很是大胆的那群年轻人。

    所以他都没有问李均要借多少钱,一年之后竟然准备给自己一千块。

    那个对于他而言,不重要,因为他对于那一千的收入,感觉什么风险都可以冒了,要知道他哥哥们给他的零花钱才几十块,相比一千块真不够看。

    “周五下课,我就带你去找老高,怎么样?”

    “嗯。”

    龙会飞,马会跑,老鼠能钻洞,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活着,一步步成为命中注定的那个自己。

    人各有道,天自有命。

    放在今天,若是一个高中生去高利贷那多少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王雄他问都没问李均要高利贷多少,他都选择要赌一回了,要是能拿到那一千块,他的日子可能滋润好一阵子!

    好日子是要博的!

    至于这李均到时候是不是骗自己,他可是愣得不要命的,他要敢耍自己,那削不死他,反正他没想到过要考大学,迟早是出去闯的,不过现在看那家伙的眼神,是那么的淡定,比那些四五十岁的人的眼神还要沉稳,他感觉对方不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而是一个中年人,他感觉自己已经够早熟了,没有想到那个好学生,似乎比他还要早熟,那种早熟绝对不是体验在念书上,而是一种气场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