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还是阻止不了的开除!
    ,精彩小说免费!

    “老师,你别吼我了,烦不烦那,我就不是念书的料,你就让我睡会,念书不是我的出路,我到十八岁,我就跟我老子去做生意我要去走私汽车,还差几天了。”

    看着王枭这样无理,上历史课的余老师愤愤道:“王枭,你这样的学生,要是早五年年我跟你说,你现在就死了!”

    余老师的话,说得不假。

    现在铁饭碗的人还瞧不起那些走南闯北做生意的人。

    说走私汽车,那就直接判死刑。这在三十年后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想想现在几年年,也能理解,在1983年之前,华夏是明令不允许私人买汽车跑运输这块的。

    五年前,其实乃至到现在那些投机倒把都是为人所不耻的。

    不过这些后世却是被人所狂热的崇拜。

    他们感叹。

    当初他们真是胆子大啊!

    他们羡慕他们的第一桶金,他们羡慕他们用投机倒把的第一桶金后来取得的成就。

    可是。

    现在那些体制内的优渥的人,绝对不会想到,后世金钱已经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

    因为。

    这个年代高考才是出路,考进了大学,你就能进入体制,成为人上人,考到好的大学那个才是人人羡慕的铁饭碗。

    以至于。

    这个年代很多城市,很多地方,到民营工厂上班还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而自己开一个小铺子做一点小生意,就会被蔑称为“个体户”,也就是一个“没有组织的人”,一个不受保护的体制外的流浪汉。

    而且“投机倒把”在几年前可是一个很严重的经济罪名。

    在江浙一带,你如果骑着自行车从这个村到另外一个村,而后座的筐里装了3只以上的鸡鸭,如被发现的话,就算是投机倒把,要被抓去批斗,甚至坐牢。

    曾经温洲,一位妇人因为投机倒把而被判处死刑。

    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买空卖空还是一个恶劣名词。

    所以李均准备异地倒卖国库券这在这个年代,现在看来是一个极其不光荣的行为。

    ……

    可是改革是什么,从来都是从违规开始的。不光荣开始的。

    ……

    李均知道邓公南巡之后。

    昔日的投机倒把定性为其实不过是正常的经商,后世谁曾投机倒把过都被人们视为了英雄。

    不过,现在处于这样一个转型而还未彻底转型的时代。

    那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这是一个从闭塞走向开放的时代,因为一切从头开始了。

    一个拥有近13亿人口的大国里,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已经正在日渐瓦解了,一群小人物正在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试验场,它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不可逆转的姿态向商业社会转轨。

    温洲不少人就是这样一群代表。

    当别人的财富越积越多,很多人将看不起的投机倒把,由蔑视到暗暗的羡慕,再到全社会的无度的称颂。

    未来。

    你拥有的财富是你本事的大小。

    那样的时代正徐徐而来,那是一个财富的时代。

    它的到来锐不可当。

    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

    不过余老师并不知道未来是那样一个自由市场财富论英雄的时代,他认为未来一直都是考高分进大学入体制才有无限未来。

    “哼,你这样的学生,我看一辈子你都完了,不思进取!”老余指着王枭的鼻子说道。

    “现在我批评你浪费了一分钟,全班六十人,就浪费六十分钟,你这是对其他同学的人生犯罪……”

    “明天你叫家长来一下,我要跟你家里当面说说我教不了你这样的学生。”

    这时候下课铃声响起。

    余老师很生气地甩袖离去。

    课堂上老师发火,并没有给其他人带来特别的情绪,骂的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课间教室里仍旧是喧闹一堂。

    “李均,老师今天说你请假是配眼镜去了,眼镜给我看看呗?”新同桌胖丫林纪颖灿烂地笑着问道。

    看了一新同桌。

    想到她就是看看眼镜而已,李均也没什么拒绝。

    将眼镜拿了出来,其实李均并没有近视,那个眼镜片其实是没有度数的。

    他纯粹就是配相,装成熟,后世称之为装——b。

    “李均,你这眼镜感觉很……”

    “老气是吧。”

    “嗯,这眼镜有点像陈老师带的……”

    林纪颖说的那个陈老师五十好几。

    李均笑道:“我喜欢成熟的眼镜框,比较重口味吧。”

    这时候林纪颖暗想道:“李均说自己重口味,是不是也喜欢自己这号胖子吖?!”

    “呃,可能多想了吧。”

    当天晚自习课。

    又是历史老师老余值班。

    “我在办公室里都能听到你们的声音,整栋楼就你们班最吵!”

    老余生气在班级里转悠,路过王枭的面前,王枭却看着他。

    想起下午这个学生对自己冒犯,现在又不看书,盯着自己看:“看我干嘛,我脸上有字啊?看书!”

    “刚才班级里这么吵,是不是你带头的,你就是祸害,你就是锅里的一粒老鼠……屎!”余老师的训斥再次如同爆豆一般响起。

    “余老师,你这么针对我,你这么人生侮辱我,你踏妈的也配当老师!”

    “呵!”

    老余被踏妈的这句话给激怒了

    “啪!”老余一巴打在王枭的脸上。

    “砰!”

    王枭将自己的凳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砸向了今天一直针对他的老余。

    “老子不念了!”

    打老师了。

    事情大条了。

    李均感觉对望枭帮得了一回,帮不了第二回。

    那家伙,那混世魔王,李均觉得他真是没救了,他没有用爆竹报复老何,但是这又干上了老余。

    他这下还是要走上一世的老路了。

    被学校开除。

    李均本以为自己的蝴蝶效应能改变一些事情,看来王枭,他注定是改变不了辍学这件事情了。

    “还记得王枭那年聚会之后,跟老何的道歉,说得是那么诚恳,何老师啊,当初我没有听你的教导,还拿爆竹报复,那时候我小,请您见谅,要是那年我听从您的教育,多学一点东西,那么也不至于我现在想再进一步是那么的困难,我深感自己知识的贫瘠。”那次聚会上,王校为母校捐款了一百万,以赎罪当年的过错。

    这一次王枭打老师,诶,这又是在走老路子,未来他又会将深刻内疚今天的行为吧,道歉的对象却是成为余老师。

    第二天。

    王枭倒是很乐观,跟平时班级玩得比较好的,一一开始道别。

    他已经知道什么后果了,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对念书一点的兴趣都没有。

    王枭和李均关系并不怎么的,但是上次犀明帮过他一次,再次碰到面的时候。

    李均道:“对老师出手什么感觉?”

    王枭愣了一下,然后随即一笑地说道“你为什么这么问?”

    “我想知道你当时的心理。”

    “好吧,老实说很刺激的感觉,但是现在倒是有点后悔了,毕竟老余是我的老师。”

    “那你的心还没有坏透,你其实是讨厌学校这种压抑你的氛围,昨天是老余,前天是老何,你总会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然后以便学校开除你,这样你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离开校园。”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你那么懂我?”王枭皱眉。

    “我觉得你以后会成为有钱的老板,所以提前来给你祝贺下。”

    “哈哈,兄弟,你说话比那些臭老九老师中听多了,虽然我不在学校了,但是我们以后都是朋友。”

    王枭脾气是冲了点,但是执行力极强,后世成为一个有钱的小老板,但是他一直想成为大老板,但是知识却是少了点,这是他一直的遗憾,后世老同学聚会的时候留了号码,李均儿子患病的时候,所以在电话里李均曾跟他说过,儿子手续希望他借点钱,他也痛快地答应了。

    李均不知道自己不在那个世界上,王枭后面有没有帮助自己的妻儿,但是他知道王枭重义气的性子,肯定会出手帮助,那么这一世,未来助他成为大老板也只是一个点子而已,李均不介意帮助他完成执念,成为大老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