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搞定一切!
    ,精彩小说免费!

    “真是有病,伪造什么不好,伪造自己有病,真是有病!”

    老中医看着两人离去,愤愤地扶了扶老花眼镜道。

    他真想不通现在的年轻人脑子是秀逗了吗,装什么好,要装自己有病,真不知道晦气啊!

    从医院出来之后,李均感觉还是医院外的气味好闻,没有消毒药水的味道。

    王枭见李均不惜将自己的“病”写得那么重,不惜那么咀咒自己……

    “李均,看来你真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了,我祝你成功。”

    看见王枭对自己扯着嘴笑,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买什么药,“那谢谢你,王枭,也祝你在你父亲那里学到做生意的本事,早日成为大富翁。”

    “那是一定的,哈哈!”

    “以后在学校估计也再见不到了,那以后有什么需要,只要我李均能做的,我一定会帮你。”

    “行啊,不过你不要以为你书念得好就能比我混得好啊,说不定要我帮你。”王枭不服气地道。

    “哈哈,那互帮互帮。”

    ……

    “王枭,我一直没跟你说我要干嘛?我现在跟你说吧。”

    “如果不方面说,就别说,我没那么好奇,虽然我对你做的事情真的很好奇?”

    “你好假。没有什么方便不方便说的,我准备国库券异地倒卖投机。”

    “啥玩意?”

    “国库券。”

    “李均,我念书没怎么用过脑子,你说的这啥文绉绉的玩意我真不懂。”

    李均解释道“也不复杂,就是国家发行的金融债券。”

    “我还是不懂,怎么又扯到金融上去了。”

    “你还真是读书少,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再解释了。”李均想给这家伙透露点,可是他丫的连国库券啥玩意都知道,这还怎么玩?

    算了,以后,有机会再带着他发财。

    他们走着,路过火车站广场。

    嚯!

    人生鼎沸!

    这是温洲“华夏,星星诗歌节”。

    具有着相当的年代特色,就像是后世的广场舞一般,因为这个年代正是华夏新诗歌文化的时代。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些曾经耳熟能详的句子,就是来自这个时代。

    这个时代,以北岛、芒克、顾城、舒婷等为代表的新生代诗人,在文学界引起巨大争议。他们颠覆了1949年以来诗歌为政治歌功颂德的传统,以指向性模糊的诗意语言抒发个人对社会、命运、情感的看法。

    一位诗人在场上演讲,台下有人高呼“诗人万岁”,全场响应。

    有诗人们演讲结束,都需要警察保护走出会场。

    看到人们在多个通道等着索要诗人签名,等着与诗人合影。

    “看,这个时代,人们是多么尊重文化。”

    “我们两却是辍学的辍学,逃课的逃课。”

    李均有点怪怪地吐糟起来。

    苍南高中。

    办公室。

    “施老师,今天你们班那个好学生李均突然呕吐吓了我一跳啊,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情况了。”

    “下午课程结束,我准备去看看,希望别出什么事情才好。”施班主任担忧地道。

    “嗯,对了,还有你们班那个魔王王枭今天倒是很懂事,帮助同学,他怎么就对老余动手了,学校的处分估计这次不轻。”

    这时候,办公室门口报告的声音响起。

    “报告!”

    是李均。

    施老师眼睛一亮。

    “李均,你有没有什么事情,你今天是怎么了?得什么病了?我还以为下午没课的时候去看看你”班主任很是担忧地问道。

    “老师,现在没事,但是医生建议我请假相当一段时间调理身体,可能要一年,这是我的病例。”

    “啊,这么严重,那你学习不就是要耽误了?”

    “老师,我的学业不会耽误,我能自学,到时候我调养身体的时候也来学校,拿同学的笔记,做老师的布置的作业,我不会放松学习的。”李均说得一副信誓旦旦的。

    “这病历上写得这么严重,李均,你那身体可真是大事,学习的事情不着急,你一定养好身体了。”嘴巴这么说,但是班主任心中一万个草原大马奔走而过,这是一个准大学生,还是名牌重点大学生啊,要是因为生病推迟一年高考,或者因此高考受影响没有考好,那么她就失去一笔不菲的奖金!

    这个真不能忍受啊!

    ……

    病历伪造好,他很顺利地跟老师告假了,接着就是实行他的“蚂蚁搬家”发财大计了。

    王枭的处分也下来了。

    开除。

    打老师这件事太恶劣了,造成了苍南高中极其恶劣的影响,必须开除,老余也咬死了王枭,不过这正如他的意。

    今天是周四,李均在学校附近准备寻找一个秘密住所。

    偶尔去学校,偶尔回家,偶尔来这里……大部分时间他将奔波在异地倒卖国库券,想发财,不折腾点那是没门。

    李均看了一个用粉笔写的广告牌,写着出租房子的消息,两室一厅。

    李均找到出租的人家。

    敲门。

    一个打扮得如今这个时代绝对是时尚得体的女人,还带着外国进口手表。

    “阿姨,我看你们这在外面写着牌子说要出租。”

    “对的,小伙子。”

    很快他就定下来了,房子的主人一家准备陪女儿去留学。

    李均理解,这个年代也在萌发出国热,美欧大使馆前蜿蜒数百米的签证长队也成为当时的一道风景线。先出国者在国外成功的消息不断传来,更加刺激了国内的出国热潮,“走出去”取代了以往“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也成为这个年代许多知识青年的行动指南。外国文化更先进,外国更发达,外国的月亮更圆。

    “阿姨您孩子真有出息,我也是一个学生,我以后要跟您孩子学习,去外国见识见识去。”

    最后。

    房租敲定是八十块一个月。

    要价真不菲,八十块,都赶上现在某些人的工资了,现在的国企工人工资也就一两百块。

    不过房间在这个年代确实不错,这个家庭属于这个年代的小康家庭,电风扇,电视机,带麦克风的收录机都有了。

    那个阿姨说八十块后,一点没看在李均是个学生的面上降一分一毛的房价。

    不过。

    一分钱一分货。

    因为对方去外国。

    最后,李均需要付一年的房子,八百块。

    现在李均他爸要是知道李均用八百块租了一套房子,那一定是大骂败家子,你老爸半年的工资没了!

    老子一年的工资攒下来也没一千块。

    现在李均从高利贷款子抽出一千多块就没了。

    花了两百贿赂老中医,那个钱是封口费。

    李均的高利贷贷来的款子如今是剩下了18770元。

    钱一直在花,却是一分没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