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绿皮火车上的江湖轶事!
    ,精彩小说免费!

    火车来了。

    站台上伸长脖子翘首以待的人们欢呼着。

    绿皮火车,在30岁以上的华夏人的记忆中,都会有一段记忆与绿皮火车有关。

    因为他们乘坐着这样的火车,去求学,去打工,去做生意,曾睡在过道上,曾睡在行李上,曾看见漂亮的女人,可爱讨喜的小孩子,还有邋遢的大叔……

    绿皮火车或许并不是文艺青年所感受的那种绿皮火车,真实的绿皮火车,是一个设备简陋,比较脏乱差的交通工具,但是它却是鲜活,很现实的小社会。

    在未来,更是一种怀旧的象征。

    李均上了绿皮火车的12车厢。

    进入车厢就是闹哄哄的。

    李均坐下。

    然后对面来了一个眨着马尾辫的姑娘,她吃力地拿着行李,李均帮其将行李拿上头上的行李位。

    “谢谢你啊。”

    女人长得很白,不过个头就是有些矮了,应该只有一米五刚出头的样子。

    不过姑娘的不可描述的部位大概有36d,真大,像球。

    李均是坐在过道边的位置,然后里面坐着两个中年男人。

    对面是那个姑娘,一个老头,然后另一个也是一个中年人。

    李均对那老伯印象可是深刻,估计有六十了,他是双手拎着大袋子上来的,旁边的中年人问老伯大爷你这多沉啊拿得动啊,老伯说自己老了,搁在两年前100斤拎起来说走就走。

    火车哐当哐当出发。

    有很多人没有买到坐票,他们就站在那过道里,躺在桌子底下,甚至躺在座位下面……

    李均左手边座位上有一对年轻小情侣似乎有着永远也说不完的话题,从上车的时候他们就开始一直说啊说。

    这边几人也聊开了,李均和小姑娘没有插话题。

    一中年男人问老伯怎么那么大力气。

    那个老伯开始爆料,他是老兵。

    然后老伯从座位里下的大袋子里豪气地拿出一瓶透明玻璃瓶装着的廉价白酒,最牛的是老伯竟然还掏出黄瓜下酒。

    “喝酒的,来几口。”老伯热情地说道。

    有人说好,还贡献瓜子一块嗑。

    李均心里想着等着哪位能掏出大葱来。

    然后真还有人拿出了大葱。

    不过还是那老伯。

    李均:“……”

    这老汉准备得真是齐全。

    几人是用崂山牌矿泉水瓶盖子当酒杯的。

    “小伙子,你也喝点不?”六个人,一个女孩,其他四个男人都在喝,只要李均没有喝,所以热情地老伯主动地问。

    李均哪能喝,自己包里可是三万的现金,这要是喝迷糊了,那被人扒了,那不得哭泣死。

    “老伯,我不喝酒,谢谢。”

    “嗳,小伙子男人就要能喝,你得喝!不然不爷们!”

    李均只是笑笑,这种激将法,为了当爷们儿冒险丢钱的事他不干。

    几个中年男人和老伯那样小瓶盖小瓶盖的喝,那瓶酒像是喝不完似的,当然还有吹不完的牛皮。

    老兵爆了很多猛料,他说自己是抗美援朝的志愿兵,你们就知道黄继光堵枪口,你们就知道邱少云一动不动被烧死,我给你们一个苹果吃两圈的事,那是上甘岭战役,有一个苹果,就那么一个苹果,全连转了几圈都没吃下去,那会儿,因为喝不上水,大家口干得话都说不出来,步谈机话务员记得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为的是打出血,用来滋润喉咙,以保证能与上级联系,所以大家先让话务员吃,他用手掂了掂给了通信员,通信员又给了司号员,卫生员,大家都觉得自己不应该吃。

    塔还爆料女战士用嘴为重伤员排尿,那女战士在坑道中护理20多名重伤员,有的伤员嘴巴化脓不能咀嚼,她便先把饭咀嚼,一口一口地喂,一名腹部重伤的战友,解不出小便,她用嘴为这位重伤员吸尿……

    老兵爆料完,众人唏嘘,那个年代很多人可歌可泣得不行。

    但是老兵喝了几口酒之后,越说越离谱了,我那时候手撕了好几个美国佬大兵,有一次我连炸了敌人五辆坦克,三架飞机,我在战场上至少杀死敌军七八百……

    接着是有中年男人说包产到田的事情,我那时候是冒着杀头的危险承包田地,不然我我们家人就要饿死。

    我们村五九年饿死了67人,绝了6户人家。

    所以我冒着杀头的危险一口气包下了很多的田……我是我们村最早的万元户,现在到处做生意,我准备不久在沪海买几套房子。

    还有人喝多了吹嘘自己即将成为大老板,他发现了一个发财的点子,酒喝得越多,后面的牛皮是吹得越大。

    李均知道这个年代火车上此刻无数的牛皮在上演着,当牛皮吹完,这些绝大数人又会继续平凡的生活。

    就如孙悟空说:“十万八千里,一个跟头就到了。”佛祖问:“那你师父怎么办?”要一个个山头的爬过来,每个妖怪都要勇敢面对,漏掉一个,都是一笔债,以后会利滚利地找上来。所以,一路上老孙尽管没耐烦,一会儿东海龙宫,一会儿南海普陀,上天入地地乱飞,但最终还得回到那一步,少走一步也不行,一花一草都不能僭越。

    李均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他却是可以十万八千里,真的会成为大老板,因为先知就是他无限的财富,不过他同样也要一步一步来。

    “我去上厕所。麻烦你帮我看一下包”看着别人喝酒,和里均大眼瞪小眼的女孩正灿烂地和李俊说道。

    李俊点头。

    …………

    车子中途站,站台上很多人,车厢里的开始涌入更多的人。

    这年头,火车的绿皮窗户是可以打开的,到站的时候,有小商贩在外面吆喝着买烧鸡,一个中年人书清大家吃烧鸡,十块钱的烧鸡大家都还是舍不得吃的,悲惨的是中年人刚拿到鸡头火车开动了,而那个小贩也不松手,于是男人花了十元只吃了一个鸡头。

    ……

    不一会儿,有列车售货员来到李均所在的车厢,他大声地吆喝着:“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火腿肠……来一来,动一动,让一让,让一让”售货员让拥挤的过道人群,很少厌烦地挪了挪,极不情愿地让出大片的区域让列车售货员的小车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