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跋山涉水!
    ,精彩小说免费!

    想到马上要见到小时候的王瑶了,李均真是说不出的激动。

    “大叔,当我小时候扎者羊角辫你也不来看我。”

    王瑶,是一个随着交往越深,相处越久,就会发现她身上闪光点就越多的女孩,于是李均对她的爱恋也随之加深,越难以自拔。

    在和李均结婚之后,她像是一株美丽的紫藤,紧紧地缠绕着李均,让他的人生焕发出了另一种春天的感觉。

    李均婚后奋斗了两年,不仅在校园内授课,还外出代课,担任企业发展顾问,经济逐渐好转,家里凑点,岳父家里那时候也凑点,然后李均也咬着牙付了首付,不再租房子,他们家原来的房子在李爸父亲重病的时候卖了,钱治病完了,人也没有了,那些年一直都是租房子,在他们结婚的第二年,他有了和王瑶的第一套房子,李均的劲头更足了,他的事业开始进入上升期,职称评为了副教授级别。

    不过。

    时间在李均在结婚后的第七个年头里,孩子生病,房贷车贷,特别是儿子生病那年李均让王瑶流了很多眼泪,让她为那个家也吃了很多苦头,所以李均他这辈子心里暗暗发誓着不要再让她流眼泪,不要让她吃苦头,因为王瑶落的泪花,就像针扎在他身上一样的痛。

    所以重生后,李均对财富执着。

    也同样对王瑶思念如汹涌的潮水。

    所以他从沪海就直接来到金陵,这个生育王瑶,养育王瑶的城市。

    这辈子。

    要好好赚钱,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有自己的亲人们,赚到足够足够多的钱让王瑶,双方的父母都过上殷实自在的生活。

    王瑶的父母,李均对他们很感激。

    当年把女儿嫁给自己时,他们没有要彩礼钱,还凑钱给李均买了车。

    他们家那时候做的是小本生意,但是还凑给了自己三十多万,后面让自己买房。

    李均后世跟妻子王瑶打趣,自己这是遇到了国民好岳父。

    所以这辈子孝顺瑶爸和瑶妈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尊敬的旅客同志们,终点站南金站到了,请所有乘客拿好自己的行李下车。”

    和火车上的老伯做了一个简单的分别,李均拿着包下了火车。

    金陵南金城。

    这个城市有着许多李均和王瑶的记忆。

    紫金山上的缆车,中山陵园,总统府都有他和王瑶的足迹。

    “老婆我来了。”

    不过,李均现在是不知道王瑶的家,因为他去过的王瑶的家是后来金陵城镇化后的家,那时候他们家因为拆迁分了一套房子,现在王瑶的家,听王瑶说过是在金陵雨花石区的王家村。

    那里李均并没有去过。

    李均下了火车之后。

    找了一个快餐店吃了点盒饭。

    现在没有手机,李均在火车站买了一份金陵地图,密密麻麻的字,终于找到了王家村。

    在金陵市现在很偏的地方。

    火车站是在宣武区这边。

    李均找到的王家村在地图上显示也不是雨花石区,那是金陵下属的高水县,后来城镇化并入了雨花石区的。

    常来金陵,所以李均也了解。

    在后世金陵市在城镇化过程中全部设区,没有县,城镇化率更是达到了惊人的82%。

    李均在吃饭的饭馆找人打听了了一下怎么去。

    饭店的老板娘说你要先坐汽车,再坐上拖拉机,最后一段路可以坐牛车,再步行了一段时间就能到那个王家村。

    李均花了两块汽车钱到达高水县。

    在高水县打听了地图上标着的江宁乡王家村。

    “那里坐车可以到江宁乡?”李均额头冒着汗水在高水县的街头打听着。

    “你可以到那个岔路口,有下乡的拖拉机,你拦一辆拖拉机去。”

    天气很闷,仿佛要来临一场暴风雨一般。

    李均在路上等啊等,终于有拖拉机。

    拦下络腮胡子的司机。

    “师父,载我一阵,我到江宁乡。”

    “我到不了江宁乡那边,你等下一辆吧?”络腮胡司机师傅说道。

    “师傅,我给你钱,你送我开点路,送我去。”

    “那好吧。”

    到了江宁乡邮局,拖拉机师傅找李均要了一块钱。

    “小伙子王家村那里拖拉机开不进去,路太窄了,山道,昨天我们这下了场雨,还是泥泞,这天也快黑了,你要去王家村,你得明天找牛车下去,不然你得走到天黑。”

    看看天色经过自己折腾,李均感觉真是很晚了,而且要下雨的节奏。

    拖拉机的师傅已经走了,李均就在路边准备找旅馆,可是这是乡下,乡村里这年代那里有旅馆,这时候天上还打了雷。

    不一会儿,就是稀里哗啦的下起了雨。

    李均躲到了一户人家的房檐,然后敲响了门。

    这个年代很多做小买卖的人在各个小山村之间倒卖商品或者山货。

    经常都是到人家借宿。

    当李均敲门之后,农户打开了门。

    开门的是一位老奶奶,老奶奶见外面那么大雨,一个小伙子被雨淋了不少,老人很热情地把李均请进了屋里。

    还拿来毛巾给李均擦,李均十分感激。

    “小伙子,你这年轻不大就跑出来做生意吗,怎么没看到你手上有货呢?”

    “老奶奶,我是准备去王家村找人的。”

    “找人啊,去王家村的路不好走,这下雨的,现在也天黑了,明天你坐牛车下去。”

    “老奶奶,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到您这里来借宿一下,我给您钱。”

    “小伙子,不用给我钱,你不就是住宿一晚吗,这有什么的,我儿子也出去做买卖去了,你就在我儿子现成的床上睡。”

    “谢谢老奶奶了。”

    两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老奶奶,您儿子多大了。”

    “我儿子二十三,我很大的年纪才怀上的,可惜了我的老伴,老来得子却是一点福都没有享,五八年为了给我娘俩找吃的,他倒是先饿死了。”

    “您儿子出去了你想不?”

    “想,怎么不想呢!但是你看我们家穷啊,儿子走出去也是为了多赚点钱娶媳妇,还有那天有钱了能孝顺夏我这个老母亲。”

    这天夜里,老奶奶为李均做了鸡蛋面。

    李均看到自己碗里有鸡蛋。

    老人碗里却是没有。

    他一阵感动,老人估计是是自己舍不得吃,她这么大年轻的人,卖鸡蛋或许就是她平时唯一的经济来源,所以她舍不得吃鸡蛋吧。

    第二天,李均要给老奶奶钱,老奶奶不要,他说我儿子在外,也肯定有好心人一样的收留我儿子。

    虽然老人那么说,但是李均还是偷偷地放了一张钞票在李均睡得床头,老人去房间就能看到。

    一百块,对李均现在不算什么,但是对于老人,这可以改善她一年的生活质量。

    这年代还能借宿,李均想着后世,陌生人住宿你家,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是后世有旅馆,二是后世人与人的距离拉大了,人与人有一种互不信任的感觉。

    老奶奶热情地还为李均拦了去王家村的牛车。

    “哞!”

    “哞!”

    李均坐上了一个农村大叔驱赶的牛车。

    挥手告别老奶奶。

    跋山涉水去找他未来的真命天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