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被天杀的坑死了!
    ,精彩小说免费!

    牛车在泥泞的道路前行着。

    这里的人们估计无法想象,这里二三十年后全部是高楼大厦和工厂吧。

    华夏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浪潮的触角徐徐伸向这里,日新月异地改变着这里,这里的山,将会被铲平,李均要现在说出去,肯定没人信,还认为自己是神经病。

    孔子坐过牛车,可汗也坐过牛车,李均没想到上一世自己没坐过牛车,这辈子竟然坐牛车了。

    牛脖子下的牛铃儿发出叮当的响声,胶皮车轮在泥泞的路上发出碾着泥的声响。

    闷头拉扯的老水牛不时喷出响鼻声,还有山野间此起彼伏的虫鸣声,让颠覆在牛车的上的李均有些欢呼,梦回之间,感觉这虚幻而又神奇……

    赶牛的大叔身子斜靠在车辕边,怀里抱着牛鞭,让李均很无语的是他竟然睡着了,这么颠簸的路,打着悠长的鼾声,任凭那头老水牛,自由地前行走。

    好吧,赶牛大叔,我就服你。

    透过车辕,能看到甩动着的老牛尾巴……

    慢吞吞的牛车前行着,走了一个小时,老水牛发出哞哞的声音。

    赶牛车的大叔醒来。

    他对着李均说道:“小兄弟,王家村快到了。”

    接着赶车大叔吆喝着:“驾驾。”

    ……

    王家村到了。

    王家村是一个大户村。

    在现在这个交通不发达的时候,这里是一个信息相当闭塞的山村。

    它与外界的交流就是通过牛贩子,票贩子,粮贩子,棉花贩子,挑着小货的小生意贩子……

    一排排低矮破旧的房屋看得出这个村子很穷。

    不过李均知道在后世金陵城城镇化后这里的人们反身都成为了村里人。

    “老叔,牛车要多少钱?”

    “小伙子,坐一程牛车算什么,不要钱,我走了。”

    王家村最近不太平。

    因为最近有孩子给人贩子给拐跑了。

    人贩子,这个词在后世都是常见于新闻和社交网络的爆点,人人对之由恐惧变成痛恨。

    华夏,历朝历代都存在这样的严重社会问题,各朝各代都曾出现过各种法令法规,坚决打击人贩子。

    古代贩卖人口南方更为猖獗,出现专门以拐骗,掠夺,贩卖人口为生的“牙刽”人贩子,比如有记录的人贩子马占文用川乌,草乌,动物脑等物配成迷药,将药放在手巾上,遇到拐骗对象时,将手巾在脸前绕一下,人立即昏迷。

    燕京曾有人贩子,用药迷拐幼女几十人之多,人贩子大多都是团伙作案,很多行为令人发指,长相好的卖,长相不好的因为古代迷信,就杀食其肉,灸骨为丸,用肉丸治病,人贩子不断拐卖儿童,还拐卖女性,卖到山里卖到国外,被侮辱很多次。

    当李均进入王家村的时候,很多人看李均的眼神像盯着贼一样。

    一个西装革履理着寸头劳改犯发型的年轻人来到乡下。

    一个个忙把自己的小孩拉进屋子里。

    李均还想打听瑶爸和瑶妈,但是李均还没上前,人家就把门给关上了。

    这……

    让李均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十年代人贩子特别猖狂,不止拐卖小孩,连成年女性都是他们的目标。奸“yin”掳掠,恶贯满盈,丧尽天良……这些词哪一个放在他们头上都绝不为过。那些人人多数来自偏远地区,某些地方甚至是全村一起,团伙作案。大型团伙规模数百人也不算特例,暴力对抗执法机关的情况,一样不罕见。

    王家村屋场上,一些小孩在玩。

    李均居然有听到小孩在喊“王瑶,王瑶。”

    他的心跳到嗓子眼里去了。

    “那个王瑶是自己的老婆吗?”

    他连忙跑过去。

    然后寻找应声的小女孩。

    找到了。

    李均朝着那个三岁的小王瑶走过去,其他小孩都吓跑了。

    因为大家都不认识面前的人,那个人是不是爸妈嘴巴里说的人贩子。

    小王瑶也害怕得哇哇大哭……

    李均看着她的样子,那跟后世的王瑶有几分像。

    现在的王瑶像是一个瓷娃娃一样,那眉毛,那唇,那鼻子,那睫毛,那脸蛋,真是从小就是一副美人胚子,她擦着眼泪,抬起的手肘位置,露出来一截粉嫩、纤细的小臂。

    老婆你从小就这么美啊,李均也有点激动得想哭。

    但是小王瑶现在哭得太凶残了,搞得他很尴尬。

    “小妹妹,你别哭,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是你的亲人。”

    他真说出我是你未来的老公,不过压抑着自己的冲动没说出来。

    三岁的小孩哭得更凶了,人贩子都是这么骗小孩,还说会买糖给她吃。

    果然。

    “小妹妹你别哭,我给你买糖吃。”

    “你看,我有很多钱。”李均从口袋里拿出许多张百元大钞。

    小王瑶哭得更凶了。

    李均这个老大叔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他还很郁闷起来,这就是自己的老婆王瑶吗,这么小,还这么好哭,这……有点跟他想的不一样,小王瑶应该不是跟自己很亲切吗?

    她那么小,那么小,要长到那么大的王瑶,还要二十多年。

    自己今天是不是错了,最好的选择应该是远远地看她一眼,然后默默离开,然后暗地里陪着她长大。

    现在把小丫头给吓得,会不会以后做噩梦?!

    忽然。

    王家村的土屋场涌出很多人,敲锣打鼓的,拿着锄头,铁锹的,搓衣板的……

    “人贩子,偷孩子的!”

    “抓住人贩子,打死人贩子,人贩子又来啦!”

    “自己是人贩子?”

    这误会大了去。

    “王瑶妹妹,我以后再来看你。”

    他把那一沓钱塞进小王瑶的口袋里。

    接着李均慌乱地撒开脚丫子就跑,这不跑得被打死啊,被误会成人贩子了,一进村,难怪小孩子都躲着自己,肯定是人贩子光顾过王家村。

    该死的。

    李均撒开脚丫的跑。

    “跑啊,往死里跑!”

    这要是被捉住,自己就说认识瑶爸和瑶妈,他们现在也不认识自己啊,那不还得被打死,李均觉得自己这次事件来错了。

    而且现在小王瑶那么小,自己找她,的确是存在拐幼女的嫌疑。

    李均想着自己还没有发财,可不能被愤怒的村民用锄头和棒子打死。

    这个年代,小偷,人贩子要是被逮住了,被打死了,那也就是白死了。

    因为那么多村民出手,打死了把你往水塘一抛,说你是淹死的,这种乡下农村现状是没有法医给你解剖的。

    天杀的,人贩子,被天杀的人贩子给坑死了,怎么在自己来之前下手,这下搞得李均只能打道回府了。

    他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被那些村民追着,他怎么感觉有一种香港片的感觉。

    现在他一身狼狈,身上全部是泥,不过好歹算是见了老婆王瑶一面,虽然她那么小,那么小……他感觉十分的诡异。

    王家村人最后没有往死里追,是因为瑶爸发现小王瑶手里一沓票子,那是很多钱啊,在农村里那些票子可是两年的庄稼收入,那个人贩子给自己女儿那么多钱干嘛?

    人贩子骗小孩不都是一块,五块的票子的钱买糖骗吗,现在那是一沓的百元大钞,他也感觉十分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