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真正的面子是放下面子!
    世界的钱在美利坚人民的口袋里,而美利坚人们的钱在犹太人的口袋里,未来华夏人都会说温洲人是华夏的犹太人,钱都在温洲人的口袋里。

    温洲人成为华夏最擅长赚钱的群体这是普遍看法,于是这开始让许多人妖魔化温洲。

    而且温洲人有钱了还是很拼,这别人就不愿意了,你那么有钱了,怎么还那么拼命赚钱,你们要不要脸!

    但温洲土著却说他们这么拼命是穷怕了。

    穷怕了穷怕了,你已经那么有钱了好不好!

    你们怎么说自己穷怕了呢,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温洲这个地方,国家甚少投资,山多地少,那土是没法种地,家门口国企也少,不出去经商简直没法活呀……

    但是穷得没法话的人,别的地方也很多,但是他们怎么没起来,这是因为温洲人做生意的时候不要面子,不像很多地方的人这样那样要面子,眼高手低,小钱不挣,那大钱怎么挣。

    温洲人的大钱都是从小钱钱开始的。

    李均要摆摊了。

    上一世他没有摆摊过。

    摆摊这在很多人看来是看不起的事情,甚至瞧不起摆摊的那些人,但是温洲那些早期发家的人大多数都是从摆摊起家的。

    比如王碎奶,那位被称为剥了皮都是胆的温洲王奶奶。

    当年摆摊卖纽扣那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被发现扣上投机倒把的帽子。

    所以李均脑力里第一个浮现出了她的面容,温洲改革开放后摆摊的始祖。

    王奶奶是温洲改革开放温洲十大人物,获得三八红旗手,人大代表,获得过三八姨,代表王等称号。

    王奶奶原本是安守本分的山区妇女,穷啊,当年在温洲桥头镇摆地摊卖纽扣,她是第一个在哪里摆摊的,第一次摆摊赚了两百块,吓她一跳,那时候国企工人公司也不过一个月一百,后来她一心一意做纽扣,经过艰苦出创业,让那里变成了东方第一大纽扣市场。

    她不仅自己经营纽扣制服,而且还带动别人一起干。

    现在是1988年,王奶奶已经在她摆摊的是石板桥不过百余米的位置,建起了纽扣交易大楼,如今那里是一片车水马龙,成为温洲热闹的交易市场之一。

    作为温洲人,摆摊就要像王碎奶学习。

    第二天,李均醒来,收拾了一番,找了块木板,找了点黑炭,写着收购国库券前往高水县一个较大的国企水泵厂。

    摆摊,这对于胆小的人是没有勇气去敢的,李均为了挣钱,哪怕他曾经是体面的大学教师,现在也要放下所谓的面子。

    华夏很多人在乎面子,但是面子这个东西在创业的时候是最不值钱的,而且是最害人的东西,因为你在乎面子,很多事情你就不愿意去做,但是温洲人能放得下面子,哪怕是当了老板,也可以睡地板。

    以至于后世有这样一句说温洲人的话,宁可睡地板,也要当老板,然后造就了影响华夏和世界的七百万温商老板。

    你是现在要面子,还是以后要面子?!

    李均上一世选择所谓的体面生活真的是有面子吗?他被学生骂成臭老九,穷书匠,自己的廉价代步车开进温洲大学,车旁都是悍马,宝马,奔驰,保时捷,凯迪拉克,还有各种各样的豪车……

    也许有人说,有车怎么啦?有车有什么稀奇的?可是你知道阿门,那些车的主人都是温洲大学的在校学生!

    那都是现在那些不要面子的爸妈给他们的孩子挣来的面子。

    温洲商人之所以是世界上未来三十年资本积累速度最快的人群!

    温洲学生和其他地方学生在校也是不一样的,就用温洲和魔都沪海的学生作比较,沪海的女学生读书的时候就一定会老老实实呆在学校,毕业后在外面租了房子,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工作之余就是逛街,去酒吧玩耍,而那个温洲女学生,读书的时候就从学校里搬出来租房子住,课余时间她打了两份工,后来她有了积蓄,就开始做点小生意,再后来,她就更有钱了,有自己的店铺和房子。

    温洲人在整个大环境下,是最具有求财精神的一类人,从他们的孩子都能看出来,而国内大部分学生,有几个是求学时代就着手赚钱,着手构建自己事业的?

    温洲大部分孩子从小就被灌输挣钱才是王道,那才是真正的面子,所以只要有机会,他们就会许选择各种生钱速度最快的捷径。

    此时,李均带着牌子走到了到了高水县国企水泵厂大门。

    李均买了几包烟贿赂门口的保安。

    “大哥,你们抽烟。”

    “你来这干嘛?”

    “兄弟,我想在这点生意。”李均不断地笑着弯腰,巴结他们的模样。

    一个保安吧唧了一口烟问道“在我们厂子门口?”

    “嗯,对对对,希望大哥们通融通融给个生意,给个照顾,我就摆摊一两天。”

    “一两天啊,我们不能做主,你得问我们的保安队长。”

    “你们部长在吗?”

    “去厂子里面视察去了,大概还巡视一刻钟差不多就能回来。”

    “哦,那我在这等着,兄弟们你们保安队长好不好打交道,他喜欢点什么?”李均打听道,

    两个保安拿了李均的烟,这拿人的总是手短。

    其中一个保安跟李均说道:“我们李队长最近手头有点紧,上个月的工资都给他媳妇生病给花了。”

    “谢谢兄弟,这包烟,兄弟你就拿着。”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不过现在也不用他舍不得孩子,那位队长手头紧,上个月的工资全部花了,这个高水县这时候的工资也就一百左右,李均想着贿赂点票子。

    此时另一包烟,李均也是塞给了另外一个保安。

    “两位保安大哥,你们队长来了帮我说两句好话,介绍介绍。”

    “行,兄弟,你这人也比较懂人事,我给我们队长给你说点好话,至于事情能不能成,那就要靠你小子的表现了。”

    李均再次谢谢。

    上一世的李均这种事情万万是做不出来,什么套近乎,使手段,他压根不屑于做这种事情,你说是清高也好,正经也罢,他反正打死也不会这样。

    现在,李均知道要做生意,有些以前坚持的原则要舍弃了,生意人就是跟什么人在一起做什么事说什么话。

    不是有句话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句话在很多人眼里看成了谄媚或者没有底线或者对你有所投的人说的话。

    其实这句话是商人圆滑的处事方法,这被人们狭隘地理解了。

    李均正在想着给哪位保安队长送礼多少,其中一个保安说道:“诶诶诶,我们队长来了。”当水泵厂的保安朱利见带着几个保安走了过来,在门口值班的两个保安凑了上去。

    “朱队长,你巡视完厂子啦。”

    “幸苦了,抽根烟。”

    “你俩小子,那里来的这么好的烟?”

    这时候他看到了李均。

    “他是谁?你们怎么让陌生人进来?!”朱利见皱眉十分不喜地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