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群情激荡!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老实说,李均很意外,姑娘不是看上了自己,而是自己有点像她已经离去的男朋友。

    坑。

    他感觉自己的魅力,老大叔的气质,年轻的颜值真是浪费。

    按照后世的话叫做巨浪费。

    李均也不知道自己在后面跟那姑娘说了啥,然后回到了小旅馆。

    好像吃饭的时候,他是一个劲地吃,然后基本上一直都是在听对方倾诉。

    有一种是别人情绪垃圾桶的感觉。

    虽然这个女人,不,是姑娘,真的很漂亮的姑娘。

    但是李均最讨厌那种姑娘了,在一个男人面前说另一个男人,真是不尊重你面前的男人啊。

    因为你面前的男人也是有自尊心的,虽然那些女人老是说男人的胸襟开阔,可是有些女人又不是男人。

    李均有点小吃醋味,不是说他小肚鸡肠,关键是那女人把她初恋男人说的那么好,简直就是男神,上辈子李均最讨厌男神了,学校的女生天天追这个那个小男神的,天天小鲜肉,完全都不感受一下自己这么魅力老男人的幽默,风趣,博闻强识,还好有他的王瑶老婆欣赏,不然他感觉他作为男人真的很失败……

    绝望啊,自己那么一个颜值和才华并存的男人,虽然有点小沧桑,可是那是吴秀波的气质。

    真不懂得欣赏,还一直说着别的男人……

    第二天。

    李均睡了一早上,然后加上半个上午,慢悠悠地朝着水泵厂走去。

    按照昨天的表现情况,今天这水泵厂门口也收不到多少国库券,所以他是抱着最后来一下善始善终。

    说在这摆摊两天就摆摊两天。

    自己可是塞黑了不少给那个保安队长,得在他们厂门口前收回点成本。

    李均到了高水县水泵厂门口。

    万万没想到,那个朱队长远远地热情地招呼着晃动着肥躯而来。

    “小伙子,你来了,今天很多厂子的工人早上上班的时候都来保安室问你今天来不来。”

    厂子的人居然那么多人想自己来,李均有一种预感,今天的生意应该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差。

    “嘿嘿,朱队长我这不是来了。”

    只是此时朱队长有点犹豫,但是还是开了口说道“嗯,你来了就好,要是你不来,我都得要去找你了,这是我家里的国库券,一共三百,我全部拿出来了,我今天全部跟你换了。”

    原来朱队长这是要再跟自己兑换国库券啊。

    李均撇了撇嘴说道:“好啊,没问题。”

    李均和保安队朱队长交易的时候,其他人那是干嘛。

    只见保安队迈着齐齐地步伐站在朱队长的后面。

    “兄弟们,你们这是干嘛?”

    “我们也要兑换,我把家里两百块国库券全部拿过来了。”

    “我拿了一百八。”第三个人说道。

    ……

    噗噗噗,原来都是要继续兑国库券,昨天兑了身上的,昨晚回去掏家底,今天全部来承兑呀!

    李均最后从保安那里收到了不少的!他们总的国库券加在一起达到了惊人的三千面值。

    这……这么多。

    看来都真是掏家底地卖国库券啊。

    这来到水泵厂,保安队就给这么一个大惊喜。

    李均本以为今天收购应该是不咋的,现在看来真是有意外的惊喜,然后也开始担心自己带的现金到底够不够?!

    昨天兑换了八千九百面值的国库券,花费了5340元。

    今天现在过来又兑换了三千面值的,花费了1元。

    这花去了自己的七千人民币。

    现在他的口袋里还剩下两万多一点的现金,因为他还给了小王瑶大概1000的样子。

    按照水泵厂目前表现的样子,都是保安员工那样的热情,要是平均一个人两三百的面值兑换,昨天那是两百多号人,那需要兑换四万面值,四万面值折算成钱是两万四。

    那可就透支钱包了,肯定收购不齐,那些没抢上前兑换的人最后不得手撕了自己。

    李均的担心真不多余。

    此刻。

    水泵厂子里面也真是闹开了。

    “春花,你带了国库券今天来兑换呀!”

    “我拿了三百八,我们家老吴说给家里添台黑白电视机,国库券能卖六折的话,买电视的钱就能凑够。”

    “翠花,你拿了多少?”

    “我不多,也就比你多一点。”

    “我把我们家这四五年积累的国库券全部拿来了,有五百二。”

    春花:“……”

    厂子里一边干活,一边聊着这个国库券的事情。

    另外。

    昨天厂花刘思言生气外面那个投机倒把分子抢了自己的话题,但是今天众人却是对厂花有点感觉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大家中午赶紧去排队兑换国库券呢,中午就不要吃饭了,不然兑不上前,昨天下午很多人,今天也会很多人的,多拿点早点去兑。”

    这……

    这厂花在为那个黄花小伙子宣传,这……

    很快。

    中午下班吃饭时间来临。

    想着昨天中午没多少人兑换国库券,今天虽然下午下班有很多人承兑,但是中午估计也没那么多,但是肯定也还是有一些,毕竟昨天下午下班的时候那么多人排队,他觉得下午下班才是国库券买卖的高峰。

    显然,李均估计错了。

    中午下班的时候,人群居然比昨天下午下班的时候还要多的人来兑换,搞得此时水泵厂子里食堂师傅纳闷:“这已经到点了,怎么还没人来吃饭呢,是不是自己食堂的那挂钟坏了,还没到吃饭时间。”

    他准备去调一下老式的挂钟,但是还是有零星的员工进入食堂。

    这不对劲呀!

    明明是有人下班了,今天怎么就只有这么一点儿人来食堂吃?难道都回家吃去了?怎么可能,很多人不是家里远,根本来不及回家做饭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水泵厂外面快疯了。

    群众的情绪很不稳定。

    因为这中午时间只有一个小半小时不上班,大家都赶着上前交易,看到那么多人,那个收购的家伙,肯定没那么多钱让大伙都能兑换上,拼命向前挤啊挤,冲啊冲。

    “二毛子,你占老娘便宜,一个灵巧的瘦子从一个两百三十斤胖女人胸口挤过去。”

    “谁占你便宜,这么多人,把我挤过去的好不好,谁愿意占你便宜,你看你那么凶,而且那么肥,鼻孔粗大,鼻毛都出来了,男人鼻毛出来那是性感,你那是恶心。”

    “啊呀,二毛子,老娘不兑国库券了,老娘要把你剁了喂高水湖的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