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抱团温洲人!
    ,精彩小说免费!

    面对这样暴跳如雷的肌肉男,一般人肯定都是感到特紧张,瑟瑟发抖。

    而李均他没有发抖。

    他很淡定。

    要是自己慌了,就不妙了,很多人都是喜欢欺侮弱的,欺软怕硬的,所以不能被唬住了,没有气势也要把气势硬起来。

    拉起来,面对对方的横眉指责得稳住。

    因为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

    李均现在顶住了对方的气势,但是对方依旧没有变弱。

    看来自己这个外表还是太年轻了啊,都震慑不住人,想当年,自己板着一副面孔多少学生害怕自己的啊!

    “你必须给老子兑!”

    “瘦不拉几都兑了,怎么到我这里没有了,你手上是什么,那不就是钱吗?”

    此时肌肉男人工人后面的工人也是跟着很不爽了。

    “是啊,是啊!”

    “大家都饿着肚子排队了一个中午,居然说没钱兑了,不再兑了,你丫不早说,说自己没那么多,让他们去吃饭啊,现在饭也没有吃到,国库券也没兑换成功。”

    “你说现在怎么办?”

    这群人不是自己学生,这群人是有着彪悍身体素质水泵厂工人。

    他们又在闹了,这理亏了一点,装气势也装得不像啊,李均想着这拿着自己的包是跑啊还是跑啊。

    怪自己不说没那么钞票,怎么能怪自己,他们一个个掏了家底来兑换,我身上有钱也架不住那么多人,而且要是中途说了,那不得发生暴乱,大家挤着兑换,那就不是现在这几十个在闹了,而是几百个人在闹,人少闹总比人多闹好吧。

    这个肌肉男工人率先起义。

    一脸横肉,这让李均还真担心这家伙脑袋冲血,朝自己来一拳头。

    因为现在民事法律可还没完善,拳头可比讲道理要管用得多,这是一个开始有些无序的时代,因为改革,都是乱中来,最后从无序到有序的秩序。

    现在。

    不能这么闹下去,吃亏得得是自己了。

    闹得越大,自己吃亏得越大,自己现在收购完了,已经跟这些人也是没关系了,犯不着。

    李均是一名老师,还是对行为异常和躁动的人还是有一点安抚能力的。

    就想安抚篮球场上打架斗殴的两帮学生一样,却又不一样,对学生可以狠的,他们也对老师犯憷,但是这些人是成年人,还是比较蛮的工人们。

    “你们听我讲,你们的雷霆大怒,我是理解的,这样我回去之后,再过来给大家兑换,好不好?”

    “不好,现在就兑换!”

    “今天下午兑换成不!”

    “不成!”

    “现在。”

    哟呵,看来自己不能太温柔。

    一个个这是蛮不讲理,自己没钞票了,兑个球。

    自己未来是准备成为最有钱的商人,而商人是需要有强大的应变能力的,因为商人的竞争市场有时候是风平浪静,有时候是狂风恶浪,所以有的商人成功了,有的商人失败,这种应变能力是考验一个商人成事的关键地方之一。

    所以现在李均也想到了应变之法。

    这些人,你们别逼我出绝招。

    不过这时候一道天籁拯救李均于群情汹涌之中。

    工厂上班的预备铃声响起来了。

    水泵厂的工人骂骂咧咧的,要上班了,哭,还饿着肚子,国库券也没兑换成功。

    肌肉男拍着桌子:“哼,下午你必须过来,我的国库券必须兑掉。”

    “好好好,我下午来。”

    李均没必要逞口舌之勇,对我发狠,你……就等着被我放鸽子。

    这么腹黑一下。

    然后李均也就不在对那个莽汉工人生气了。

    ……

    回来小旅馆。

    李均退掉押金,然后直奔高水县汽车站买去金陵的汽车,然后他从金陵到沪海,再去将他收购的国库券卖掉。

    昨天在小旅馆睡了一个好觉,李均今天又在火车上度过。

    火车上是依旧是不敢睡觉的。

    身上钱多啊。

    这年代出来闯荡社会的,三教九流,在人流量大的地方都是扒手,现在绿皮火车是慢悠悠的,火车窗户也是可以打开的,这年代火车上抢劫,打劫完可以直接跳窗的。

    公安也抓不住,现在也没监控,火车票也没实名制,他们混上列车很容易。

    从金陵到沪海,这次遇到一个很倒霉的事情。

    不知道车厢里是谁还是几个人脱了鞋子,那个脚气的味道啊,真是将李均熏得欲死又欲仙的。

    不过为了挣钱,他感觉不苦。

    钱不是天上掉下来,哪怕自己有先知,那也是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跑出来的!

    上辈子,李均只是在纸面上理解温洲人的可怕,这辈子他开始有点真切地感受到温洲人和其他地方这时候的人为什么不一样了,其他地方的人现在都希望四平八稳,而温洲人现在可怕在于在追逐财富的利益驱动下敢闯敢干敢吃苦敢为天下先的精神还有吃苦还不叫吃苦。

    就像李均,收购国库券这是一条既遍地黄金又满布荆棘,既能一步天堂美梦成真又可能千金尽失满盘皆输。

    因为自己这么满世界的跑,万一遇到小偷扒手或者打劫成功自己了,他那一包的财富也就不属于自己了。

    突然。

    火车一阵骚动起来。

    一个温洲乘客旁边的乘客脱脚的味道真是太大了,温洲人说了一下,但是那个人却是打了他。

    这个人站起来对着车厢里大喊一声:“车上有温洲人吗?我被一个河川佬打了!”

    结果,这个车厢,包括李均十几个乘客都站了起来。

    所有人,朝着那个人过去。

    车厢里所有温洲人都跑过去,这给车厢里其他人感觉温洲人这个群体血液里释放的温暖能量。

    温洲人地域观念明显胜于其他地方。

    这也是温商的可怕之处,他们都是抱团。

    大多数温洲人,他们在任何城市,其实都不是一个人在孤军作战,而是通过乡情,商情,友情,商会等连接起来,团结起来,凝聚起来,不像是别的一些地方,同乡见不得同乡好,他们不拆台而补台,他们不互贬而互动,不拆伴而同行……无论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未来还是那样,造成了温洲人成为最富有的群体,人人是老板,所谓的温洲人,后世就不是一个孤立的一个人,也不特指哪个人,它是一个群体,一种现象,一道风景,更是吃苦,创业,实干,抱团的代名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