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况且况且况且!
    ,精彩小说免费!

    李均想了很多。

    一切都是因为对面争执的那对父子,特别是那个父亲,让他想起了自己那稀稀疏疏头发的父亲。

    他们在唾沫横飞。

    搞得他也跟着脑子思绪翻飞。

    ——

    父亲骂自己?

    自己手上全部是王炸,父亲到时候看到自己做出的成绩,他还骂得了自己?!

    李均对重生后的自己是拥有超然的自信,他想着只要自己一步步,好好的,那么未来就绝对是属于他的!

    这无需任何的怀疑!

    因为这是一个只要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的时代,何况他还知道哪些风口。

    这意味着,手上,全部是王炸,想不发财都难,想不成功都难。

    ……

    而且现在他不是年轻了,他是经历过岁月和沧桑的老狐狸,前一世,因为自己在性格成长阶段,性格未成熟阶段,更愿意听从父亲的,然后在很多重大事情的源头,都选择听他老人家的。

    但是一直走的不是自己的路,而是一条别人觉得你应该走的路。

    所以前世几十年都是顺风顺水,但是遭遇中年危机,父亲的逝去,儿子的大病,放贷,什么都压抑得喘气不过来,还让家人过得拮据,不好。

    这辈子肯定按照自己的想法而活,而不是父亲的安排。

    这辈子要会自己活一次。

    这辈子更要把亏欠他们的还上。

    至于别人再怎么说,管他的……

    然后用时间做出成就来狠狠打脸……

    火车哐当哐当在行驶。

    那对父子也不争执了,那个儿子扔下一句我会靠着科学养猪发家致富的,然后他们互相不搭理的睡觉。

    后世的亿万富翁们如今也和所有人一样身无分文,但是他们未来会成为富人,因为他们今天就开始有着强烈的致富**,从深层次来讲每个人都有成为富人的渴望,但又似乎觉得这离自己太远了,他们都会不知不觉地有这样的想法:“成为富翁,我怎么可能?”

    于是也就大都安于当前的现状,没有去考虑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但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故事很多次打脸告诉了我们敢于要那些平常人们看来不可能获取的东西,发挥自己独特的竞争优势,牢牢地把握住哪一点,成为有钱人成功者或许就不会远,因为决定两个差不多的人最终的就是那么一点勇气。

    成功的人大多相似,而不成功者却有各有各的原因。

    李均觉得那个年轻人会成功,为什么?

    因为他敢于活出自己,用勇气,敢于去抗争,这是后世很多人都不一定做得到的,改变,或者你不循规蹈矩,你会来自周围说之不尽的诋毁,责难和嘲讽,因为你想不同,你就经受得住那些。

    火车到了一站,那对父子下车了。

    李均坐到了窗户旁边,打开窗户呼吸一会,现在这绿皮火车没有空调,开起来后乘务员让关上窗户,所以车里那空气流通差,烟味,脚臭味,那个酸爽简直就是无法形容,现在停站了,连忙就打开窗户,就靠这窗口这点新鲜空气润口肺了。

    车上下去了人,又上来了人。

    到金陵还有坐很久,现在李均唯一的支柱是,到了金陵就好了,可以到时候睡一个好觉。

    火车再次开动了。

    无聊。

    李均想起了一个后世用“况且”造句的笑话。

    ——火车开起来了,况且况且况且。

    不由得自己憋不住噗嗤笑了。

    看得刚才上车的一些乘客直呼对面坐了一个傻子男人,无缘无故的笑,是不是傻!

    “啤酒饮料矿区水,有需要的旅客同志看一看,瞧一瞧。”列车售货员推着小车,这是他今晚的最后一趟了。

    “来两瓶烧酒。”

    不久之前两个上车的中年人,拿了两只烧鸡在火车上,买了酒之后,他们一遍吃烧鸡和喝酒。

    鸡肉香与酒香弥漫整个有些黑的车厢,他们喝到很晚。

    他们压低着声音说话,谈话中还有抑制不住的兴奋,李均很困,但是强撑着眼皮不睡,他断断续续地听出来,那两个中年人现在在乡村收购古董的生意,他们在黑暗里喝着酒谄笑着不识货的山村老妪,廉价地出让了祖传的宝物。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未来华夏是太平祥和,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主,古董那是百倍,千倍的涨价,现在这个年代买一百块的古董后世能卖到一千万,一个亿……

    这也是一个暴富的行业,不过李均唯一的遗憾是,他不太懂鉴别古董。

    若是要收购,他也只能乱买碰运气了。

    两人谈着话,喝着喝着也睡着了。

    只有李均在已经漆黑的车厢里眼睛散发出光芒。

    但是他现在也很想睡觉了,今天淋雨,让他感觉有些很是昏昏睡睡的。

    但是他不能睡,自己的那些钱,他要是不睁眼盯着,他就不踏实。

    突然,他感觉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黑暗的火车厢,出现了七八个鬼鬼祟祟的人,他们在……

    摸了不少人的衣服。

    李均在想着怎么让其他人知道,不然马上就有人要摸到自己这里了。

    绝不能让他们摸到自己这里来啊,自己包里可是有五万,五万的巨资!

    他正准备用脚弄醒自己对面的,用手肘碰自己旁边的乘客。

    他可不认为自己是超级大英雄,能一下子暴喝退那些人,喝斥得敌人胆颤心肝的那叫猛张飞,自己也不是猛张飞。

    这时候一个女乘客醒了,看到一个人在掏她同伴的包。

    看到这一副画面。

    她想都没有像就尖叫了起来:“你干什么!”

    李均心里对那个女人大喊牛b,自己都不敢,她就那么喊出来了。

    这下那八个人有三个人一下子都集中到了女人。

    不少人车厢内的乘客也是醒来。

    “你个臭女人,多管什么闲事!”

    “你是想找死是吗?”

    黑暗里一口反射着白光的刀顶在了那个女人身上。

    女人现在哆嗦啊,自己还有两个几岁的娃,今天要在这交代了吗?她后悔死了自己脑门冲血,怎么就喊出了声音来!

    威胁人的是外号龙哥的李结龙,他在他们那个地方争火车站地盘失败后,纠结了一批人,专门在火车上掏乘客的包,抢了不知道多少火车,就连杀人也干过。

    这个人严打的时候逃掉了,现在愈发地变成了嗜人的恶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