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乌合之众也可是铁甲洪流!
    李均想着反抗,但是这里几百人没有人在反抗。

    趋利避害或许是每个人的本能。

    华夏更是有句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

    所以,每当有老百姓的利益受到侵犯的时候,大家几乎都没有谁出头,因为大家都在等着别人出头,所以很多时候,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受损失,那样的结果大家反而都平衡了,而很多侵犯老百姓利益者,他们只要把那些敢于出头的带头者给摆平,一切就轻松多了。

    大文豪鲁迅也曾说过华夏人有三个劣根性,一是精神胜利法,二是卑怯的奴隶根性,三就是果然的狭隘,自私,保守,因循守旧,胆小怕事的心理特征。

    现在车厢里数百人就被七八个欺负着。

    “草,你个怂包熊样,带个眼镜学习好是吧,有个屁用,挣的钱还不是给老子花,钱给老子全部交出来。

    “我,我只是一个老师,我没什么钱的,你看我的兜里,没有钱的。”戴眼镜的知识分子却是紧紧地抓住裤兜。

    “草,抓着你的裤兜干嘛,当老子的话是放屁是吧!”

    “啪!”

    一个劫匪反手就是给那个戴金丝眼镜的男人一个巴掌。

    打得他眼镜都掉了。

    “妈的,给你脸你不要脸,非要老子动手。”

    被打的男人感觉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满脸的痛苦。

    “你打我,我长这么大都没被人打过,你打我,我跟你拼了。”

    “草,烂虾还想上大盘!”

    劫匪一脚又把男人踹翻,然后直接把他裤兜的钱全部拿走。

    一个劫匪也是离李均越来越近了。

    而另一处的一个男人和劫匪已经到了白刀刃相见的地方。

    男人紧紧护住他的包,那里面是他父亲治病的钱,是孩子上学的钱,是他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

    他宁愿被他们杀了,也不能失去这笔钱。

    那个男人可能是憨,也可能是有点傻,又或者那笔钱对他真的很是无比重要。

    他没有向劫匪屈服,所以劫匪怒了。

    他拳打脚踢。

    “给我拿出来你的包!”

    “今天你不拿出来也得拿出来。”

    那个男人也被激发起了凶性。

    自己的钱就要被抢走了,他心里头“轰”的一声,像火山爆发一样。

    桌上一个玻璃白酒瓶砰地砸到劫匪的脑袋上。

    劫匪万万没想到,他尽然被然后给一酒瓶砸懵了。

    酒瓶也给打破了。

    快到李均身边的劫匪,他见同伴居然被酒瓶给砸了。

    他挥着刀子要上去帮忙。

    然后李均自然是如释重负了。

    那个人拿着玻璃瓶碎片,手被玻璃碎片扎破了,红色的血看着格外的渗人。

    “你们别想抢走我的钱,抢我的钱,你们谁也别想,不然我杀了你们。”

    男人挥着玻璃碎片,他的眼睛迸发出野兽一样的光芒!

    而赶上来的人有的扶起那个现在还在晕的劫匪。

    这节火车车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因为出头鸟出来了,已经被劫匪抢去的人一脸的旁观着模样,他们麻木地看着有乘客对抗那七八个劫匪。

    一个劫匪带的不是水果刀是装潢刀,这是这个团伙的二号人物,他此时慢慢的推出装潢刀,那是一把崭新的装潢刀。

    因为火车上骤然的安静,那把刀发出的噶哒!噶哒!的声音。

    这让很多人感到害怕。

    世界是勇敢者的,李均觉得要是没有人再冒出头,那个人就要被那些劫匪伤了,在数百人的眼皮里下,流血事件一旦开了头,那也不是不会伤一个人,因为魔鬼已经出来,他们可不是只会刺伤一个人,他们的雄戾一旦激发更多的人遭殃。

    拿着装潢刀的人要用刀子扎对方了。

    但是因为对方拿着玻璃杯的碎片,他一时也没能立即上前去。

    “世界是勇敢者的。”这句话是发现新大陆的航海家哥伦布用一生的体验总结出来的。

    每个人都有未被发现的“新大陆”,这就是潜能。一般人一生只开发了自己潜能的14。有勇气去争取胜利的人,才有可能去发现自己的“新大陆”。

    他想做一回勇敢者,他要做一回出头鸟,不能让这些人为所欲为了。

    李均现在身边没有劫匪了,他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不然自己的一包钱就被那些人夺了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我能行的,上辈子胆子不大,这辈子我应该勇敢,鼓起胆子做从前不敢做的事情,这数百人,只要激发起几十个人敢于和歹徒搏斗,那么那些歹徒也不敢嚣张,他们也不敢这么肆无忌惮地在数百人面前横行。

    我能行的,李均很害怕,但是他告诉自己,心里鼓励着自己“我能行的”。

    人,只有当你做了你一直害怕做的事,你才会发现,自己的勇气会大增,真的很能行。

    温洲人胆大谨慎,所以在商业上所向睥睨,自己是温洲人,不能像是上辈子那样,上辈子他认为自己儿童,少年,青年时代最大的缺点就是胆小怕事,他觉得那是受保守,传统的家庭教育导向的,也就是那种要讲文明有礼貌,做事要规范严谨的教育教条束缚,所以这让后来同学聚会上大家都说他什么老实,本分,听话之类,他听着十分刺耳。

    有时候他倒是畸形地羡慕那些流氓恶霸,因为他们活得不窝囊,不压抑,但是随着自己深入地从事教育,胆小这种执念,其实就是那一口气,你要将那口气宣泄了出来,那你就勇敢了。

    “车厢里的同胞们,他们才七八个人,我们这里有数百的乘客,是男人的都拿起你身上的武器,你的皮带,你的茶杯,你挑包的扁担不然我们的钱财就要被抢光,甚至受伤被杀害,我们这么多人,不能坐以待毙,你们这样被抢的人心甘吗?”

    李均豁出去的大声说道。

    劫匪七八个人都去收拾那个出头的用玻璃碎片不让他们抢钱的男人。

    李均这后半截车厢就空了。

    李均一开口,那些刚才被抢的人,也是坐不住了。

    车厢里也不尽然是胆小鬼,有了出头的人,也有了云从的人,有人云从,然后乌合之众也变了一股铁甲雄狮,十几个男人操起能操起的家伙,有扁担,有把茶杯打碎,做武器

    然后更多的乌合之众嚷嚷,然后形成了一股力量朝着那些现在围聚在一起的匪徒。

    他们在愤怒的人前,他们感觉是那么的孤单力薄。

    他们七八个人,但是朝他们涌来的有十几个,然后是几十个,上百个暴怒的乘客!

    一群绵羊,他们七八个人自然可以收拾,但是一群发疯的野牛,他们这七八匹恶狼也要退避三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