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三万面值国库券!
    ..,

    美女爱慕英雄,自古有之。

    这个还是纯情年代,在男女之事上,有些小姑娘还是很羞涩的,虽然忍不住地打量他们看中的那个男人,心里无限期待着能发点什么事情。

    火车哐当哐当在小站听了一会,又继续开了起来。

    李均突然向往起未来的那个年代。

    那个扒手,小偷,抢劫犯变得很少的年代。

    这个年代因为钱很值钱,那些人随便不劳而获的钱都是别人要干活很久才能拿到了的,所以那些游手好闲的人不少做扒手和其他的犯罪。

    未来大额的钞票都是放在银行卡,甚至身上都不带钱,什么都是手机支付,而且法律,路口的监控,这些原因使得扒手,小偷,抢劫者们大大减少,比每个时代都要少得多。

    也不能用这么担心自己在火车上被扒,被打劫,因为人人有手机,随时都可以报警。

    李均对于火车其他乘客对他竖起大拇指这事情看得很淡,这夸又不能当饭,随着火车上短途的旅途结束,他们会再次成为陌生的路人而已。

    哐当哐当,人群先前亢奋的精气神消失,他们又将回归他们的生活,先前的群体分散成一个个独立的个体。

    哐当哐当,绿皮火车再次到达了金陵。

    “妈蛋,那个小王八羔子居然放了我鸽子!”高水县水泵厂一个肌肉男说道。

    “嘿嘿,你看你长得肌肉发达有个球用。”

    “你个瘦不拉几的,你不就是排队刚好我前面一个,你得瑟个什么。”

    这几天,水泵厂不少工人,甚至副厂长都在问那个收购国库券的人,还来不来。”

    朱队长很郁闷,他也不知道啊。

    当李均再次乘汽车到达高水县。

    一股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然后他再又去买了几包烟,虽然他不抽烟,而且他现在这个年轻抽烟,均爸闻到他身上的烟味道,非得劈死他不可。

    那个水泵厂让自己赚了两万多,李均可真是爱上了高水县,不仅是因为这是小王瑶的家乡,还让自己发财。

    此时王家村。

    “孩子她妈,你说,那个人真是人贩子吗,我怎么越捉摸那人越不像,他怎么给咱家女儿那么多钱?”

    “是啊,这些钱够我们种地两年多了。”

    水泵厂朱队长正在门卫室吧唧着烟。

    日子过得很是滋润,自从国库券兑换成钱之后,他都抽上了好烟。

    当李均那小年轻有出现的时候,朱队长眼睛眯成了缝。

    那家伙又来给厂子里工人送钱来了啊。

    一回生二回熟。

    而华夏熟人大多好办事,不过到后世,金钱成为相当时间主流价值观后,熟人也不顶用,是有钱了好说话,有钱了好办事,这也是李均要挣很多的钱的缘故,他不愿自己未来在钱的问题上再缩手缩脚。

    现在他到水泵厂来抢钱来了,水泵厂的人都是认为他又是来送钱来了。

    一切都朝着庸俗看齐,向钱看齐。

    “小犀兄弟,你真是的!我还以为你真走了呢,好多工人在我这闹腾和打听你的情况,对了,你这是去哪里了,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李均肯定不会和这个人说自己这是用国库券异地倒卖钱生钱去了。

    “朱队长,来来来抽烟,兄弟们这几包烟给你们。”

    李均将烟抛出去。

    众保安接住,对李均的好感又是增加了几分。

    那个保安队长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看着不大,外貌跟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却是那么的懂人事,而且手握巨资,感觉自己生了个白痴儿子似的,连人家的手指头都不如。

    面前的小年轻要是自己的儿子多好啊!

    要是李均知道这位朱队长正想着他要是自己儿子多好,他肯定要吐血,老朱,我做你儿子,我都可以做你老大哥的,上一世李均可是快五十了,他的灵魂只比这朱队只大不小。

    熟人熟事。

    一阵寒暄和交情到位,李均又从朱队长那里搞到了一张桌子和椅子,他又要在这水泵厂开干了。

    水泵厂的工人,有人发现那个收购国库券的小年轻又来了,有人中午不吃饭回家去拿国库券,准备下班再交易,这次不能再让那个小年轻给跑了。

    “奶奶个熊,你上次居然放老子鸽子,你不是说你下午给我兑的那天,你怎么跑了。”

    又是那个肌肉男。

    很凶的肌肉男。

    李均对他的无理,想解释上次自己没有钱再兑了,可是他并没有解释,只是淡淡的道:“你兑不兑,你不兑让后面人,不要在这……”

    “欸,我还不能说你了是吧?!”

    “我再给你三秒,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不兑换我不再给你兑换!三,二……”李均也不怂,特别是经历火车上的事件后,他感觉自己胆量大多了。

    在李均的气势下,肌肉男你强他就弱了。

    “别,老子兑,现在就兑……”

    肌肉男掏出了面值四百八的国库券。

    ……

    水泵厂的国库券,基本算是压榨完了。

    工人们没有前两次那样疯狂的排队,但是仍旧是有两百多人兑换了三万面值的国库券,花去李均一万八千多的现金。

    “骚花,骚花,你这一直在看着那个倒卖国库券的男人,你是不是对他有意思啊,不过那小年轻确实有钱,万元户呢,要不你倒追他……”

    “去你的,你才对他有意思。”

    “对吖,我确实对人家有意思,你不去追,那我去追了哦!”

    “小老板。”

    李均左右顾盼一下,然后发现没人。

    “你叫我吗?”

    “对呀,你不是倒卖国库券,你不就是个老板”扎者羊角辫的可爱姑娘说道。

    李均点头,姑娘说的的确对。

    他的思维刚才短路了一下,他还以为自己还是上一世的那个老师。

    “你喊我,你是有国库券兑换吗?”

    “我没有,只是我想跟你认识一下。”

    “认识我?”

    “对呀,曾经有一个看手相的算命先生,说我会遇到一个大富大贵的人,说我会旺夫,我觉得那个人是你。”

    好直白的姑娘。

    这搭讪的理由。

    什么认识,想约会吧。

    李均觉得挺强悍的……

    李均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女生的问题,这时候厂子还有好几个女孩也凑过来了,围上来要认识,李均看着这些女孩,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色。

    有人说,**十年代那几年是纯真年代的最后一程。

    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他有房有车有钱,而是因为那天下午,阳光很好,他穿了一件,白衬衫。

    然后经济建设,人们的口袋富了,但是价值观,包括爱情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走向庸俗。

    现在就开始了吗,这些人都看上自己很有钱了吗?

    就在他被美色包围不知所措的时候,骚花也来了。

    “我说,你们别凑上去了。”

    “为什么?”

    厂花霸气地说道:“他今天请我吃饭!”

    李均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啥时候请她吃饭了啊,上次她吃了自己,要真吃饭,那也该她回请啊!

    厂花的过来,让那些女孩一哄而散,因为她们在骚花面前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比不上她的漂亮,比不上她的身材,比不上她的气质……

    很多人想着自己本来还是很漂亮的,但是跟骚花一比,就自惭形秽了。

    众人走了。

    “喂。我啥时候请你吃饭了?”

    “谁稀罕要你请我吃饭,我刚才是给你解围,省得我们厂里的女牲口被你祸害!”然后厂花傲娇地挺着胸脯离开。

    “你这个女人……”

    又说帮自己解围,又说不让自己祸害他们厂的女孩,她到底是帮谁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