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腹黑!
    ,精彩小说免费!

    这时代温洲人遍地去做生意,碰到的概念还是蛮大的,十五万农民公销大军,几十万个体户小商品贩子。

    不像是后世,温洲人已经走到了财富的顶端,再碰见他们只能去房地产最火的地方,最具投机热点的地方,因为他们有大把的钱去炒作,比如西省的煤矿深井到疆省的戈壁滩,从俄罗斯到巴西原始森林,国内国外,他们纵横鲜有敌手!

    我们都知道温洲人很有钱,但是温洲的本地gdp却只能是前十,而不是前三,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钱分散到了整个华夏,整个世界,他们的gdp贡献都是贡献在华夏各地城市和全世界他们投资的地方,而不是温洲本地。

    每一次最热点的地方,都不会少了温洲派的身影。

    “哪里有钱赚,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

    在几十年后,温洲的名头没有2000年的时候那黄金二十年响亮。

    那是因为他们已经足够富有了,老一辈们干了几代人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有的人在四五十岁就开始退休了,坐在家里吃着十几套房子,几十套房子,收租金就可以月薪十几万了,百万了。

    因为他们的房子遍及北上广深,随便一套房就是普通人几代人奋斗一辈子才能得到的!

    他们在躺着睡大觉挣大钱。

    不过现在他们却都是在风餐露宿,全国到处做小买卖,开家庭作坊积累原始资金,进行原始资本积累阶段。

    当原始资本积累成功后,他们开始广泛寻找商机,那是2001年,温洲人打响进军房地产市场的第一枪,温洲2000亿资金涌入房市,温洲炒房团诞生,2000年的2000亿可不是后世的2000亿,那时候房价首都的均价还是两三千,后世涨到八万,要是换算出来,那是相当于八万亿!

    接着是能源一战,全国能源紧张,煤炭价格飞涨,温洲资本狂入煤矿,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煤矿被温洲人收购……一对温洲夫妇投资油井,老公劳累过度而亡,老婆仍坚持钻探……

    此时,汽车上。

    当那个年轻的人温洲人问自己做什么生意的时候,李均也直说了,倒卖国库券,他们两人听了点头,却是没有当回事。

    在他们眼里,国库券的倒卖其实不如他们卖皮带,这是为什么,因为他们像大多数人一样没有关注到那条国家开放国库券交易,部分城市可以交易,他们压根不知道,他们就是知道,有些人,他们也就一看而过,不知道里面的门道和蕴含的巨大商机。

    看不懂。

    因为信息闭塞,他们不知道国库券每个城市的交易会差那么多,尤其是在沪海,信息的不流通,眼界的局限,哪怕财富的机会在世人他们的眼前,他们也像是看不到一样。

    只有相当嗅觉的人才能体会到这个国库券异地套现的发财机会,这也就是为什么不是人人都是杨百万的缘故。

    另外国库券也是要相当一笔资金的,这是李均高利贷的缘故。

    不是所有人有那个胆量。

    虽然国库券的利润是巨大的,就是高利贷也划算。

    只要看懂,然后敢于做,那就是抢钱!

    所以他在说自己是倒卖国库券生意的时候,他只是说了这个事,没有说具体的操作,以及是多暴利。

    老乡,他六百万老乡,要是人人告诉,他还发个鬼的财。

    而且温洲人传递信息非常的快。

    所以李均只是不轻不痒地说了下,最后也没有点破。

    发财还是闷声发财的好。

    自己一个人通过这种蚂蚁搬家啊的方式,快点成为“李百万”才是。

    跟老乡以后共同合作,炒动全国,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先自己落袋为安比较好。

    汽车在颠簸之中。

    中年温洲人问道“小老乡你叫什么?”

    “伯伯,我叫李均,你们怎么称呼?”李均给二人礼貌地抽了两根烟。

    “我叫王上皇,这是我侄子王盘盘,你喊我钱老哥就好,我们都是生意人,不用称呼我伯伯的。”中年男人拿过烟笑了笑道。

    “嗯,好。”

    “你好,我是王盘盘,请多指教。”

    王盘盘在车上站起来一手接过烟,一只手和李均握手。

    李均伸出手,心里还在想着那个中年温洲人的名字王上皇,心想,那人爸妈脸皮是多厚,给他儿子起的名字真是霸气,王上皇,怎么不叫玉皇大帝。

    汽车上。

    王上皇见多识广,走的地方多,笑话趣闻信守拈来,说他走南闯北的事情更是让他那个侄子听得是流出一抹崇拜与骄傲。

    说话之间,时间也是过得很快,当他快走到了目的地,李均两位老乡告别,各种前往自己的目的地。

    李均是打车去的南钢,中年男人知道南钢,因为他先前去过,说离金陵汽车站不远,大概十里路左右。

    但是李均发现自己坐车半个小时还没到南钢?!

    是那个温洲人记错了,还是……李均觉得他遇到一个宰客的黑心司机了。

    真是太坏了。

    “师父,我听人家讲,南钢公司不是太远吧。”

    司机心里咯噔一下,但是他还是脸不臊地道:“你听谁说的,南钢离汽车站,我跟你说远着,你看我开了那么久,不过现在马上要到了。”

    司机本来还想绕上一会得,现在他也就算了,直接将李均不一会就送的了金陵大国企南钢。

    见到司机在自己提醒之后,没再继续宰自己,李均放弃了追责,自己对于南钢不熟,只知道,并没有去过,李均现在是一个人,又身带数万资金,不太想惹不必要的麻烦,那个人就是宰了自己,自己也就多付几块钱是了。

    这些黑车,黑司机,特别宰外地人,就是后世也没有完全杜绝光。

    为了几块钱,再遇到第二次伤害,大多不太划算,这也是黑车屡禁不止的缘故,黑车黑司机,危及乘客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作为城市管理的顽疾,只能是有关职能部门采取积极措施,查出黑车,还消费者一个公道。

    忍了。

    不过李均却是赚了,那个司机,自己拿五十块的大钞票给他找钱,他把一张20元看成了2元,找回李均60元,也就是说李均做一趟车赚了10块。

    若是那个人守规矩载客做事,李均一定会第一时间将钱还给人家的,现在嘛,傻子才给他!

    “谁让你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