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收买吴仁义!
    ,精彩小说免费!

    李均信任一句话叫做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打通关系开路费。

    靠的是什么,靠的钱。

    钱这东西这时候比什么都好用,李均手上兜里要是没有点钱,那个陆地明也不会帮自己引荐,不会鸟自己。

    钱是硬通货,钱是硬道理。

    先前李均只是短暂地和陆地明接触,就分析出他的一些性格,好色,又有点流性,爱便宜,喜欢钱,张口不怕大……抓住其性格,就能搞定他。

    所以他出了一笔这个年代可谓是不菲的收买费。

    拿到钱之后,陆地明在南钢厂里面的小卖部里转悠。

    面前是万宝路,健牌,骆驼,总督,摩尔,黑猫牌的香烟。

    想到前几天,黄家驹在港片电视里为万宝路代言,陆地明锁定了这款烟。

    这万宝路是重口味香烟,电视里骑着大马的黄家驹,穿着西部牛仔,他抽着烟浑身散发出粗犷,豪迈,英雄气概,是一个非常具有男子汉气概的香烟。

    有男人味道的烟。

    不过就是很贵。

    买了一条万宝路烟。

    在上班的时候。

    吴主管分配完生产任务,他在办公室里看着报纸喝着茶,准备悠哉游哉又一天。

    这时候,陆地明来到他的办公室。

    吴仁义抬起头,诧异道“小陆,你不上班,你怎么跑过来了?”

    “嘿嘿,主管,这边看您老人家每天坐办公室幸苦,我给您孝敬孝敬一下,给您几包好烟。”

    看到万宝路香烟,吴仁义眼前一亮。

    因为这年代这万宝路烟可是最时髦的而且也是最贵的,要50元一条!

    这是这小子小半月的工资。

    这家伙无功不起利,这定然是有求于自己啊!

    果然。

    “我不是有个远房表弟嘛,他做点生意,想啊,认识认识您呗!”陆地明说道

    “投机倒把分子啊!”

    陆地明谄媚一笑“吴主管,你这还是没改革呀,那是做生意不是儿?”

    “小陆啊,虽说投机倒把我不耻,不过他们也让我佩服和心动,他们捞钱的速度比我们在国企拿死工资强多了,但是我们也不能妄自菲薄,我们是铁饭碗,是金饭碗,我们的厂子是国家的,我们的工作比他们稳定多了。”

    “那是是是,要不我老头子不会把我死往厂子里整,对了,中午,我远房表弟请您吃饭的事情,您答应不?”

    “看在你小陆的面子上,我就去见见那个投机倒把分子,而且这几天食堂里的饭菜我确实吃腻了,开开荤去。”

    说着,那位吴仁义就把陆地明孝敬的香烟收近了他的布袋子里。

    这位吴仁义嘴里说着别人投机倒把,但是手里并不拒绝糖衣炮弹。

    这就是这个时代,口里天天嚷着“社”,但是却羡慕着资本主义的墙头草。

    等中午到来的时候,陆地明没有让自己失望,他出现在红薯摊前,还有一个比他更獐头鼠脑,可是说是有点尖脸瘊腮。

    “李均啊,这是我们吴主管,我给你引见一下。”陆地明十分热情道。

    “吴主管,这就是我那远房表弟李均。”

    看到李均的模样,吴仁义真没想到这样一个年轻得不行的人就跑出来做生意,不应该是在学校好好念书考大学,然后被分配到他们这些国企厂的吗,现在做生意的大都可是泥腿子,没什么文化的人。

    “吴主管,你好,久仰大名。”

    李均这马屁拍得虽然好听,但是吴仁义心里很是吐糟,什么久仰大名,现在自己只是一个小小主管,像南钢厂有几百号,早就想让厂长给自己安排,可是他老是拖着说要等等,说自己刚给自己儿子升职了,其他人慢慢来。

    搞得他只能现在在一个小小主管部门,天天办公室喝茶看报纸。

    “年轻人你好。”

    喧唠了一会。

    几人来到了厂外一个较为大一些的饭馆子里。

    众人坐下,那个吴仁义对那个陆地明的远房表弟真是有些刮目相看了,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你会发现这个年轻人跟别的年轻人不一样,笃定,沉稳,大气,眼神里更像是一片深海。

    他只是一眼就看出这个年轻人的不简单。

    进入馆子里后。

    陆地明对着李均使出了一个眼神,他嘴角还露出一丝微笑。

    李均会意,那意思是说他先来打点。

    他的那四百块打点得好,现在陆地明很是尽职尽责。

    别看他獐头鼠脑的,他倒也是特别会做人。

    他知道这个吴仁义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酒,喜欢什么口味的……他叭叭地跟餐馆老板说着。

    又是烟,又是好吃好喝的招待。

    吴仁义还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

    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要是来多点多好啊,那么他天天就可以大吃大喝。

    他不知道后世还真是这样。

    以致华夏高层最后都动怒,后世严禁这些行为。

    席间。

    吴仁义问道:“李均小同志,小陆跟我说你是做生意的,你是做什么生意的?”

    “吴主管,我是做点国库券生意,咱们国家现在不是穷,我们国企厂工人伟大,为国家分担债券任务,但是债券又不能当作钱用,很多人想把国库券换成钱,所以我就做这个国库券的生意。”

    “做国库券啊,小同志,这玩意可是很耗钱的,投入的本钱很大吧。”

    “也还好,现在投入了一些,我现在寻找国企厂合作,看到我们南钢厂这么大,就托陆大哥帮我打听打听,陆大哥跟我介绍了您。”

    “小同志,你也算找对了人,别看我现在在厂子里职位不是很高,但是没有人敢得罪我的,而且我能厂长说上话,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李均假装不知道,这个吴仁义,初次见面,李均看出他是一个虚荣的人。

    所以,尽量装傻,来捧,商人是讲究圆滑灵活的,见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这样才会好办事。

    “因为厂长是我的亲戚!”

    吴仁义说得很骄傲,很自傲,颇有些像是某人说我爸是李钢之类似的。

    背景何尝不是资源,何尝不是骄傲的资本,值得吹嘘的本钱。

    “吴主管,你这要是帮我牵线上了厂子,您就是我的大贵人!”

    李均不断地敬酒,这根线要是搭好了,那这就是一个发财窝。

    因为高水县七八百的国企厂,他都能收购七八万的国库券,这六千人的大场,一个人就是兑一百元的国库券,那就是六十万,足够自己倒腾很多次了,所以说这是一个发财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