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

    ,

    一千块啊!

    真是做生意的人,小小年纪就财大气粗的。

    虽然羡慕对方有些钱,但是吴仁义心里对其还有鄙视的,这些个体户,万一政策又回到了从前,这些代表资本主义路线的人,又将是首当其冲成为阶级敌人的。

    在社会主义搞私有制就是毒虫猛兽。

    “李均同志放心吧,我今天下午就给你去问,晚上在这地方,我给你回音”。

    “那就麻烦吴主管了。”

    李均谢谢道。

    “不麻烦。”

    两人离开餐馆。

    李均挥手再见那个吴仁义。

    然后往相反的方向准备回到旅馆。

    李均路过一个油条大饼摊点,想着先前陪酒,都没有吃好,李均来到爱民油条大饼店铺前面。

    大饼里一个姑娘亲热地招呼道“同志,你要点什么?”

    李均看着里面好几个二十七八的姑娘,身材苗条,面容清秀,脑后扎着一根粗粗的长辫,李均觉得很让人联想起“待你长发及腰”那样的诗句来。

    目光回到面前的姑娘面前“女同志,给我来两根油条。”

    李均拿走了油条,心里想着同志这个词,再过几年就基本消失在百姓的口头禅里面了。

    亲爱的某某同志,也是这个时代的一种记忆怀旧的东西吧。

    吴仁义去厂长办公室找陈厂子,可陈厂长不在。

    但是在路上碰到了车间主任,也就是陈厂长的儿子。

    “表舅。”

    陈小桥喊着吴仁义,带着痞样的笑。

    “哟,这不是我的外甥车间主任,对了,你爸呢?!”

    “我爸去原料部了。”

    “好。”

    吴仁义也没再搭理他那个二流子表外甥。

    南钢厂。

    有这样一句话。

    “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

    这样一句话如今是南钢厂的二流子青年嘴巴里天天念叨的,特别是父亲骂儿子不上进的时候,他们都用这句话给怼回去。

    因为这句话里面有一个故事。

    故事的主角正是厂长儿子陈小桥。

    这个**十年代,经济发展缓慢,大部分厂子都是国企,而民营企业也在博弈之中拔地而起,且效益要比国企好,连年亏损的国企开始了时代的改革,以前没有实权的厂长,开始拥有绝对的实权管理工厂,这些国企厂长现在可都是相当于一种官,有着极大的各种权利。

    这个实权厂长的这个儿子陈小桥,他本事没学到什么。但是特别会玩,好吃好玩出入舞厅,很时髦。

    俨然是一个玩乐走在时代前面的人。

    这是一个怎样娱乐水平的时代。

    这个年代虽然有电影但是绝大多数是露天电影,放映员只要找一片大点的空地,立两个木杆子,再把幕布挂在木杠子上,就可以放电影,这般娱乐缺乏的年代,另一种电子游戏厅新兴地兴起,昏暗的灯光,烟雾缭绕的房间……尽管硬件条件极其恶劣,可是对于那时候的人们来说,那些非常豪华,厂长的儿子陈小桥最喜欢光顾这个地方。

    有一天,他在游戏厅玩了很长世间,回家的时候被三个男人暴打一顿,命根子还被踢了一脚,结果第二天厂子里面就传出,这个二代在下班的途中,发现十几个小流氓在调戏女员工,这货赤手空拳就和对方十几人搏斗,奈何对方人数过多,那些流氓虽说被他的气势吓跑;了,可是他也身负重伤,在医院养了很长一段时间,因此让他找个没有考取大学的人,去厂子里面当主任。

    国企厂长实权制之后,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这也是后世,大量国企迅速破产的缘故,也是民营企业后来能后来居上的原因。

    陈小桥这个不学无术的人也能当上数千人大场的车间主任。

    陈小桥当上主任之后,白天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纸,晚上就带着他下面的不少工人出入游戏厅和舞厅,那一次揍他的三个人后来遇到了,他让工人们也揍了回去。

    这是一个喜欢招摇的二流子厂二代。

    时常带着南钢厂一部分吊儿郎当的工人瞎晃悠,得过且过。

    吴仁义虽然喜欢钱,但是他至少还有一个作为国企工人的觉悟,他认为一个真正的工人应当都一份工厂责任感,有一份良知,搞垮了厂子那就是搞砸了自己的饭碗。

    所以吴仁义不太喜欢那个占着位置却是无所事事的外甥,主要有几个方面,首先是陈厂长为了让儿子上位,说不再让厂子说闲话,相当时间已经没有提拔他们亲戚们了,第二就是这个外甥天天人五人六的,带着几个工人厂子四处溜达,那里是车间主任,明明是车间外巡逻队长,不务正业,第三……

    如果讨厌一个人,讨厌他的理由,随随便便都是能写出十条八条的。

    问到了陈厂长去的地方,吴仁义也就没再搭理那个破落户表外甥,因为他嫉妒啊,怎么厂长是他亲戚,不是他爸。

    南钢厂原料部。

    “老郑,那个热轧机成套设备我们需要从国外引进,不然我们还是继续这样浪费原料,看来我们得早点购进新设备投产,不然我们就要落伍。”

    “陈厂长,可是那要一大笔资金的,这个上面能同意吗?”

    “上面不同意,他们又想要我们厂子实现现代化生产,又不想出钱,那有这么好的事情?”

    老郑道“陈厂长,现在国家经济情况不好,我们的工资一半都是发的国库券,国家打的欠条,我觉得现在上马新设备估计有困难,需要等过上两年,国家的经济状况好转了,我们才能上马新设备。”

    “老郑,你说的是,但是我们厂新热轧机上马刻不容缓,现在工厂生产的效率这么低,各种成本浪费那么大,利润越来越稀薄,等国家经济好转,那我们厂子还在不在运转,现在那些工人,他们觉得这是铁饭碗,但是我感觉时代在变了,若是我们真的不行了,国家会让我们破产……”

    陈厂长的担忧,在随后一两年成为了现实,华夏破产法公布……未来十年无数国营厂破产,灰飞烟灭,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曾经的铁饭碗,不再是铁饭碗,数千万相继下岗。

    “陈厂长在这里吗?”

    吴仁义在原料部办公室外面大声地喊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