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交锋厂二代!
    第二天,独占大权的陈厂长召开了南钢厂全体干部大会。

    在会议,他粉饰了他儿子作为车间主任任期间做出了诸多贡献。

    陈小桥同志在厂里勤学苦干,练了一身本领。如今我厂正在走下坡路,需要有担当的年轻人挑起厂子的担子。

    随即。

    宣布儿子成为副厂长。

    许多人敢怒不敢言,不少有志青年此时愤怒不已,但是现在国企改革委厂长制,厂长的话是行政命令。

    造成这个年代无数有志国企青年下海,因为他们在厂子里那些黑手挡住看不到希望,国企培养了他们,他们十分感谢。

    这些人的下海,改革开放也将会成这些创业者们,他们在国企学到的东西,为他们后来事业的发展注入了成功的基因。

    这些青年现在还是小人物,微不足道的小工人,但是未来华夏正是这群小人物将华夏变成一个巨大的试验场,将一个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瓦解,他们让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度,以一种新的不可逆转的姿态向商业社会转轨。

    这些青年是联想大佬柳传志,康佳大佬陈伟荣,创维大佬黄宏生,tcl大佬李东生,蒙牛大佬牛根生,万达大佬王健林,哇哈哈宗庆后……

    无数在国企抑郁不得志的青年。

    他们纷纷走出来。

    他们走出来是需要勇气的。

    因为国企企业现在还是一个可怕大庞然大物,很多大型国有工厂几乎具备一切的社会功能,“除了火葬场,什么都有”。

    一个工作岗位是很珍贵的,是可以“世袭”的,父亲在退休之后可以马指定一个自己的子女顶替,企业对于一个家庭来说,重要得像“一个更大的家庭”。

    简单拿其一个人的例子来说。

    当年的宗庆后是恳请在一间区校办工厂班的母亲提前退休,她把这个岗位让给了儿子,后者骑着三轮车到各个学校的门口卖练习簿和铅笔,筹足了一点钱后他创办了娃哈哈儿童保健厂,现在它已是国最大的饮料公司。

    他们这些走出企业自主创业的老国企人正是乘着改革开放的东方,实现了他们自己更大的梦想,这些企业家在改革开放之实现了展现自我的机会,成为逆袭的企业家,正是那个飞速时代发展的缩影。

    此时南钢厂干部大会。

    宣布完对于自己儿子陈小桥的任命。

    接着陈厂长宣布自己将去外国考察机器。

    “为什么我要去国外?”

    “同志们,我们的生产效率跟不了!”

    “同志们你们又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是因为我们南钢厂很多机器落伍了,使用的机械设备都是三十年前的机器设备,甚至一百多年英国制造的蒸汽式轧钢机竟然还在使用。”

    “所以,我必须走出去引进新设备啊,厂子六七千号人,我们生产的钢材却是不如有些企业一千号生产的数量,而且质量还不如。”

    “所以这次考察引进机械设备的任务刻不容缓。”

    “所以我这次很匆忙地提拔陈小桥同志担任副厂长一职,因为我出差时间可能较长,在我不在的时间,一切都需要人负责,我让陈小桥同志好好历练一番,召开这次南钢厂干部大会,是希望各个部门部长,主管,组长,班长要好好配合陈小桥同志的工作,我在此也希望陈小桥同志把握住这种历练的机会。”

    安排完厂二代陈小桥接手南钢厂一切事务的宣布之后。

    陈桥伟将儿子叫到了办公室,嘱咐他管理工厂要注意的各个问题,一把手的教,接着最后说到他最近在和一个商人合作收购国库券的事情,让陈小桥要拿提成点,不要只是拿一个大红包。”

    “不要被对方的一个红包给糊弄了。”

    他叮嘱儿子道“小桥,你联系那个商人,只要找你表舅吴仁义行了。”

    ……

    下午,吴仁义带着厂二代陈小桥来了。

    厂二代的形象,李均很是诧异,这兄弟穿得够潮流,马夹皮鞋,头发梳得贼亮。

    那个厂二代也是很诧异,对方虽然西装革履,但是对方外貌他年轻好多……他居然能找到父亲谈成生意。

    “你是那个投机倒把分子,怎么我还要小?!”

    陈小桥有些不服气,他觉得自己这么年轻是副厂长,很厉害了,但是现在一个他更小的看去有模有样的商人,所以他带着有点不礼貌地口气说道。

    而且他和这个时代的许多人一样,瞧不起那些做生意的人,瞧不起路边那些摆摊的人。

    甚至他认为那些到民营工厂班都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那些开一个小铺子做一点小生意,那些人都是不入流的“个体户”,也是一个“没有组织的人”,他们都是不受保护的体制外的流浪汉。

    这是他们国企工人在华夏计划经济年代几十年养成的高高在的傲性。

    那个吴仁义赶紧拦住这个口无遮拦的厂二代陈小桥,真是不会说话。

    “小李同志,见谅,陈厂子的儿子年纪还小,不太会说话。”

    “表舅,什么鬼,他年轻看去我还小,好不好,而且我现在是副厂长了,我怎么不会说话了,我说的只是实际而已,现在大环境是这样子,又不是我这样说,我们是国企的人,跟他做生意,这是给他不得了的面子”

    李均一笑:“是啊,这位同志说得也不错,说得很直,现在我们这些到处跑的也是你们眼里的投机倒把分子确实是没有社会地位啊,不过,我相信不久我们的地位很高,人人将为歌颂我们这样商人,因为我们才能让这个国家的市场更加的流通起来,只有我们才能搞活这个国家的经济建设。”

    “你这个嘴我还没毛的家伙,你口气真是好大啊,你个私营破落户想干翻我们国企,这是蛇吞象啊,嘿嘿,不过我喜欢……我喜欢资本主义那一套物质生活,喝喝酒啊舞厅里跳跳舞啊游戏厅里打打游戏啊我觉得那样的生活才是生活,天天在厂里这种机器那种机器,什么钢的真是无聊死了。”

    “以后我还要当厂长,想想都觉得很无趣。”

    吴仁义在一边恨不得掐死这个厂二代,人人羡慕的那个破落户他居然……真是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