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全厂动员!
    

    摸着这时代十一万现金的包包,哪怕李均经历过后世的大风大浪,他都还是激动不已,要不是周围有人,他的双手都会有一些颤颤发抖,他抑制自己内心躁动的情绪。

    控制住双手,然后走出银行。

    这些钱都是时代机遇所产生的钱。

    钱,最根本的属性是流动,但是,老百姓把钱借给国家,换来的国库券,这却不能流通,又不能交易,这钱就死了,这经济就死了,地下交易市场的出现,这让财政部意识到国库券也应该流通起来,这才能搞活市场经济,于是开始七个试点城市,一个月之后开放更多的试点城市。

    现在李均还有半个月的暴利时间,再过半个多月,金陵城也开放国库券交易,原先试点的七个城市变成六十四个城市,再想在大国企厂六七折买卖国库券那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很闭塞的乡下农村那倒是还有可能。

    但是那是极度分散的,很难收集,而且量还不是很多。

    到时候更多的城市开放,国库券迅速飙升到**折了,根本没有现在的暴利。

    所以在接下来剩下的半个多月,他要好好搬运搬运那个南钢厂的国库券。

    机会稍纵即逝。

    这是赚政策的钱。

    这是赚信息的钱。

    重生之后他马不停蹄地从温洲收购国库券卖到沪海,从金陵收购国库券卖到沪海,这都是异地倒卖,相当于蚂蚁搬家,从两万起家,到如今的十一万,这是一种复利的暴利。

    恐怖的赚钱速度正是应了那句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现在是他站在风口,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在火车上,他虽然一刻都不能睡觉,眼袋大大,眼圈黑黑的,但是他心里十分的高兴:“自己身价突破十万元,这个时代,自己也是一个小富翁了啊!”

    金陵南金南钢厂。

    厂二代陈小桥,如今的副厂长,第一次搞到一年多工资的外快,他现在干劲特大。

    感觉拉风的摩托车不久就要到手了……

    之前吴仁义主管部门下的工人将国库券交给吴仁义后,吴仁义登记在册,现在他在厂区给他部门下属员工分钱。

    “金松球同志,你给我的国库券是四百九十面值,给你294元。”

    “谢谢吴主管。”

    “李家兵同志,你给我的国库券是五百面值,给你300元。”

    “好,谢谢吴主管。”

    “王建业同志,你给我的国库券是六百三十面值,给你378元。”

    “谢谢主管。”

    “朱爱党同志,你给我的国库券是六百八十面值,给你408元。”

    ……

    “你们谁还爱兑换国库券,还可以把国库券给我,这段时间,我都可以给你们兑换。”

    有人问道:“吴主管,那价格还是这个六折的价格吗?”

    “当然还是六折价格,黑市是五折多的价格,你们也是知道的,现在副厂长和一位商人谈拢了六折的价格,这是为大家谋福利,大家要珍惜这次兑换的机会。”吴仁义笑着说道。

    分配完之后。

    吴仁义接受了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的通知。

    这个通知吴仁义自然是知道说什么。

    大抵就是说副厂长今天会动员整个南钢厂的干部,全厂需要兑换的国库券的先交给班长,班长交给组长,组长交给主管,主管上交给各部长,各部长最后将国库券上交到副厂长那里。

    有多少国库券,按照六折的价格就兑换多少钱。

    关于南钢厂动员收购国库券的通知开始下发到各部长,各部长发给了各主管,各主管发给了各组长,各班长。

    陈小桥今天不仅发了通知,还专门为此召开了他的第一次代理厂长干部会议。

    南钢厂食堂兼大型会议室。

    “同志们好,我是副厂长陈小桥,如今由我代理厂长之职,我深感责任重大,除管理工厂之外,我现在也在积极为各位同志谋福利。”

    陈小年一改自己二流子的做派,穿上制服,十分人模人样,板着面孔说话。

    那副模样,吴仁义看了都想笑,那小子还挺能装腔作势的啊。

    只听他继续在锵锵有力地说道“这几年,我们国家在基础建设上面缺少资金,便发行了国库券,实际上就是借条,我们国家现在穷啊,没办法,我们工人同志也穷,但是我们还是为国家做出了贡献,我们国有企业一部分工资是用国库券来派发的,但是国库券三年到五年才能兑换,还不能流通,所以其价值就大打折扣不说,国家穷,我们也穷,我们需要吃喝拉撒,所以根本等不到到期日,很多人会到黑市私底下交易,本来黑市是不允许的,但是大家需要钱还得私底下交易,所以对这样的黑市。也就是地下交易,政府也是默许态度,但是那个价格五折,太低了,我这边为大家找到一个国库券倒卖公司,现在他们收购的价格是六折,各位干部同志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各个部门的工人,六折收购国库券,由各班长收购记录在册,交给组长,组长交给主管,主管交给各部长……

    大家踊跃出售,无论多少统统都是按照六折收购。

    低下有干部议论。

    “不错啊,六折。”

    “是啊,六折,六折比黑市划算,这又是厂里组织,也靠谱,我要换,那些国库券又不能买东西,我要换成钱,早点落袋为安。”

    “我也是。”

    ……

    此时。

    魔都沪海。

    随着火车的轰鸣声响起,他再次迈向他的财富之海。

    异地倒卖国库券,他来回地坐火车,奔走,他很累,但是他不知疲倦,一切为了以后可以活得坦荡,自由……而不被即将到来的金钱是万能的社会价值观所束缚,他要做华夏的财富盛筵的主人,而不是上辈子那样成为金钱的奴隶,累死累活地兼职那么多,还挣不到多少钱。

    现在他也已经适应火车上的毒气了。

    各种脚臭味道,放屁,方便面,烤鸡……这种绿皮火车的环境,坐了这么久了,他学会了与其抱怨,不如适应,不过还是不敢犯一点的迷糊,丝毫还是不敢睡觉,担心遇到扒手之类的。

    此时金陵南钢厂陈小桥的动员工作依旧在热火如荼之中。

    工人们干部们个个热情高涨,一个个说早就想要把那些国库券给兑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