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拉风的春兰虎豹!
    ,精彩小说免费!

    当李均坐了一夜火车,又是天亮时分才到金陵火车站。

    这一次打车去南钢厂,倒是没有遇到黑心司机,很快就将他载到了。

    南钢厂子经过昨天的动员,今天就有不少工人带了不少国库券到工厂。

    有人要用国库券改善伙食,他们要让发育的孩子吃上肉。

    有人要用国库券换钱给自己的女朋友做身漂亮的衣裳。

    有人想用国库券给家里买台黑白电视机或者冰箱。

    ……

    反正是要将自己手中的国库券出手。

    后世的人们估计很难理解工人们手里想要钱,而不是国库券那种国家债券的心情,不过真要是类比,就是相当于有人觉得股票是不靠谱的那种感觉。

    交给班长,班长记录名字和数额,将国库券再交给车间组长,组长给主管,主管给部长……层层上递,小半上午就已经是收购了二十几万的国库券,还有很多不断地送来。

    国企虽然现在做事情效率底下,但是工人有关自己钱的事情,还是很积极的。

    李均到了南钢厂门口,通过保安那里通知了吴仁义,再次在那家国营饭店,李均和厂二代见面了。

    一边吃饭,一边交易。

    这一次交易了十七万五千多面值的国库券,李均给了厂二代三千多块提成,再次给了吴仁义那个跑腿的五百块。

    那个吴仁义高兴的不行,就这么两天他也赚了一千五,这是他一年的工资啊!~

    接着李均坐下午的火车再次往返沪海。

    来回的折腾,李均都没得什么时间睡觉,现在困得要死,但是他不敢睡觉,他的钱越来越多了,虽然身体备受折磨,但是他的精神在赚钱的刺激下还是很亢奋。

    跑南钢厂第二次交易了17.5万面值,拿到沪海魔都,这一次沪海魔都一家交易的国库券的营业点,标出的国库券价格已经涨到了110元了。

    李均的套现的资金一下子达到了十九万之多!

    李均在魔都沪海接着是一刻也没有耽误,又是买车票到了金陵。

    在火车上依旧是不敢睡觉。

    第二天再次来到金陵南钢厂交易,十九万的现金让国库券的交易达到了三十万面值,这一次厂二代更是分到了六千多的提成!

    几次提成!

    这才几天,他就入账超过万元了。

    有钱了,厂二代现在连破烂国企工厂也不管了,除了大家售卖国库券的事情要积极,他让工人们在工作上按部就班,而他则是直接是跑到摩托车公司看魔托车去了。

    此时,李均蚂蚁搬家过不停,差点累摊。

    三十万国库券再次搬到沪海魔都之后,他又再次套现了三十三万元。

    钱越来越多,换得的国库券面值越来越多,体积越来越大。

    那个包又得换了,得改用行李箱了,因为那些国库券面值大小不一,非常的占用体积。

    李均买了一个结实的行李箱,然后脱掉自己的西装了,一行李箱的钱,这要是被盯上就亏大了,所以他现在换了一身农民工的衣服。

    这年代谁也不可能猜到一行李箱都是现金钞票。

    当然他也不敢掉以轻心,眼珠子就没在行李箱附近挪开过。

    金陵春兰虎豹摩托车店。

    陈小桥在选购摩托车。

    这年代男人做梦都想拥有一辆摩托车,这摩托车也是这年代的奢侈品,售价在万元以上,一般人是根本无法承受得起的。

    陈小桥之所以选择春兰虎豹摩托车,因为这个摩托车那个春兰集团在央视一套黄金节目时段大规模地打过广告,所以这款他熟知一些。

    春兰虎,春兰豹摩托车,虎兄豹弟,这两款车采用了双缸四冲程发动机,前碟后鼓制动,中置式后减震,不论从前面看还是从后面看,以及左右看,都给人一种独特的美感。

    特别是这公司在广告上做得特别的爷们和酷劲:一个男人骑上这春兰虎豹摩托车,骑上去就像是骑在一匹黑色的骏马上,正如那个广告词语所描叙的那样,骑虎驱豹,威风禀禀!

    现在搞了那么一大笔外快,还有源源不断的外快,陈小桥决定先让自己骑虎驱豹,威风禀禀起来。

    买辆春兰虎豹摩托车,可是他渴望了很久的事情!只是他父亲现在还不敢动国企的资产,不然随便挪点就可以了,但是那个父亲说那个国企资产那个红线是不能碰。

    既然不能碰,自己这是做生意自己赚的,靠自己的地位投机倒把,赚差价的自己这钱干净,别人也找不到什么闲话,组织也调查不出父亲的财产问题来。

    他之前一起玩的大院朋友,不少人已经骑着金城铃木的摩托车了,他们骑着那摩托车是非常有面子,这一次他陈小桥要更有面子了。

    因为春兰虎豹要比金城铃木配置高,价格也更好,他可以一下压制他们了。

    报自己一直没有摩托车之仇。

    陈小桥在店里看上了一个蓝颜色的春兰虎车。

    这个新车给他奇特的感觉,就是看着它,他就想骑上去掌控它的感觉。

    这个霸气的摩托车就仿佛是他见一面就勾起天雷地火的“情人”!

    “同志,你要买车吗?”

    “是的。”

    看着陈小桥十分欣赏地看着蓝色的春兰虎车。

    售车的女同志热情地说道:“同志,你眼光真好,我们这种款式的春兰虎车是非常受欢迎,不仅质量过硬,而且你看着造型,这是世面上绝对最新颖的造型,笛簧阀进气,cdi点火的两冲程发动机,质量绝对可靠,同志你要是会骑,可以直接试车感受一下。”

    陈小桥在大院里骑过别人的摩托车,自然是会骑。

    当即他就是试摩托车起来。

    “开关,踩响,松离合器,洋溢着金属质感的排气声“砰砰砰砰砰”,像是动听的音乐,让厂二代为之神魂颠倒。

    “这虎车,我要了!”

    南钢厂,一阵拉风的声音响起。

    十分震撼人心。

    有人买摩托车了,还开进了厂子里。

    这年代谁要是拥有摩托车,这是对于其他人而言是具有相当冲击力的事情。

    “那是……那是厂长儿子,如今的副厂长!”

    “他买摩托车了。”

    后世男人大多也爱车,喜欢开着好车到处兜风拉风,这年代也一样,而且这年代的兜风真是叫兜风,骑着摩托车,那个脸吹得的兜兜了起来。

    现在陈小桥不仅不觉得难受,相反觉得非常酷,得劲!

    摩托车在厂子里呼啸骑了一圈,陈小桥又骑到了厂外的马路上。

    迎面一个农民工,然后看着很熟悉,那不是跟自己合作生意的李吗?

    他怎么穿成那模样,他踩了刹车,“滋”地一声,潇洒地停在了李均的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