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巨资之掩人耳目!
    ,精彩小说免费!

    厂二代本来想玩点小漂移的,但是新车他还没有找到那个节奏感,没完成,只能“滋”地停下车。

    看着李均那农民工模样的打扮。

    真是的像啥模样啊,大背心,破裤子。

    他跟自己厂子可是做了几十万生意的人啊!

    他是大公司的职员啊!

    怎么穿成一个这样的模样。

    刚才骑在车上差点认不出,要不是对方给自己赚了这辆摩托车的钱,对李均的面孔深深印刻在他的脑海,不然他真以为自己刚才瞎眼看错人了。

    “李均同志,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模样。”

    李均虽然穿着得不太好,但是他的面孔依旧是那么年轻且坚毅,此时他目光炯炯,嘴角微微上翘着。

    “呵呵,原来是年轻有为的陈副厂长啊,我正准备找你。”

    然后李均把目光放在了那辆高大上的摩托车上。

    啧啧,这么一辆崭新的摩托车啊。

    这人才跟自己做了几笔,有点小钱而已,就这么享受,他的这种做法有点不对李均的胃口。

    这个世界有人有钱了就是各种享受,而有的人则是拿着钱去折腾,去做生意,去钱挣钱,温洲人大多数是后者,而大多数地方的人则是及时行乐。

    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感觉。

    也不是说所有的温洲人是前者,也不是所有的其他地方的人都是后者,这样说只是其中一大部分的比例来说,而温洲大部分人一直这样努力到后世2010年,几十年后他们温洲人的传说才告一段,因为其他地方的互联网大佬,地产大佬,物流快递在时代的变迁下,逐渐地出头,他们成为新的财富名词。

    而温洲人也因为泥腿子出身,大多企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企业,传统的家族管理模式又制约了企业的发展,所以倒是没有诞生特别级别的超级富豪马云,马化腾,王健林之类的。

    不过,温洲人仍旧是最为富有的群体之一,不少先富起来的温洲人在全国大城市都有好几十套房,有人甚至上百套房子,那些未来可都是硬通货啊,比真钱白银还管用,钱还贬值,房子压根就是一直升值甚至是飙值。

    因为温洲人拥有大量财富,大量生意,所以温洲人经常被被拿来跟犹太人相提并论,因为两者在经商方面都有一样的共同点,比如追求财富、勤劳节俭、敢于冒险、自立自强、精明能干。

    温洲一直都是自然资源不足,迫使温洲人走出去,乃至漂洋过海,这一点和丧失家园漂泊世界各地的犹太人也有相似之处。

    温洲人和其他地方人有不一样的还在于他们当得了老板,睡得了地板,用一句话来描绘这个时代的温洲人,再艰苦的条件,再不能忍受的环境,再怎么下不面子去做的事情,温洲人都会去做。

    李均现在被整得跟乞丐一般,此时他对着那辆摩托车啧啧称奇。

    不是因为他觉得这年代的摩托车霸气或者多贵,而是后世禁摩令之后,他很多年都没在城市的街道上看到过摩托车了,所以他对这个摩托车咋舌,这也算是一种怀旧吧。

    “嘿嘿,李同志你好好瞧我这霸气的摩托车,我新买的!”陈小桥炫耀道。

    “确实好。”

    李均浅笑着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后世的好车实在是见太多了,何况只是一辆摩托车。

    “对了,你到底干嘛穿成这副破破烂烂模样”厂二代问道。

    为什么?拿着一箱子的钱,李均现在都不敢再穿得西装革履了,不然自己的行李箱被人盯上的几率那会很大,自己这么破破烂烂,行李箱也被自己伪装得很脏,这样就保险多了。

    对着面前的生意伙伴,李均也不隐瞒“我这不是又带了公司的钱来你们厂子交易吗,我一个人带着这么钱,招人眼睛,一切为了安全,所以我穿成这样的打扮。”

    “好吧,很聪明,不过我绝对不敢你这样做,你身上的衣服裤子,真是太太脏了,你不嫌弃啊?”

    “只要有安全保障,这不算什么。”李均回复道。

    “那好吧,你们公司现在的一批给你批下来了吗?”陈小桥问道。

    他现在十分关心李均这一次次是准备收购厂子多少国库券。

    因为收购的越多,他的提成就越多。

    这些时日。

    经过第一批南钢厂的七万国库券,还有第二批十七万国库券,到第三批的三十万面值国库券,这已经是李均第四批在南钢厂倒买国库券了。

    对方期待的眼神。

    李均先卖了一个关子“这一次,其实也并没有多多少。”

    没有多少,厂二代有点微微失望。

    接着他又听到李均说“我从公司带来的收购现金足够收购五十五万国库券。”

    有一种噗血的感觉。

    五十万!五十万面值啊!

    陈小桥听得十分大喜,这按照国库券自己六折从厂子里手,六二折转手卖给他,那自己的利润提成这一次将能单次破万,这又是一辆摩托车的钱!

    这挣钱什么时候这么好挣了!

    自己去外面溜达买了一辆摩托车,现在又有一辆摩托车的钱要送过来了。

    这种挣钱的感觉……

    陈小桥有点迫不及待地道“李同志,你去老地方那家饭店等我,我现在去厂里让人将五十五万国库券拿过来。”

    “我们厂子六千多位工人,这些年发了不少国库券,可得有几百万的数目,你们公司尽管收。”

    “好。”

    厂二代再次轰隆着大油门,骑着摩托车招摇一般再次骑进南钢厂。

    ……

    国营饭店小包厢里。

    吴仁义和陈小桥点着钞票。

    三十万多的票子塞满了一个大包。

    而李均则也是把五十五万国库券,把李均的行李箱是塞得满满的。

    然后外层还套上一个尼龙袋子。

    因为套袋子,吴仁义和陈小桥先行离开,李均这一次也给了无仁义一个一千五的红包,还有一万多给陈小桥。

    他们二人赚到了钱,自然是说他们来请客饭钱。

    两人交易完,他们出来饭馆前台准备结账,这时候吴仁义的部门下的陆地明今日也和小女友在吃饭,也过来结账。

    “主管,你也在这吃饭。”陆地明打招呼道。

    然后,他还看到了一个大人物,那是厂长儿子,也是如今厂子的主事人副厂长。

    “陈副厂长。”

    陈小桥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然后淡淡地说了一句:“表舅,既然这位是你的下属,就让你下属给我们买单吧,我们先走。”

    陈小桥考虑到刚才李均给他们的钱也全部放在包里了,一部分是工人兑换国库券的钱,还有提成和红包的钱,那么打开包,周围有那么多人,拿出钱到时候怕不安全。

    被副厂长喊着要求买单,这陆地明真是有点懵逼了,什么情况,自己只是喊了一声主管和副厂长,怎么就是自己买单了呢。

    啊啊啊~

    领导说了,虽然不想买,但是那也不得不买啊,一个是自己的上级,一个是厂子里的新兴大佬。

    认栽了。

    瞧瞧他们都是点得最好的菜,有点要被宰哭的感觉。

    得了,上次赚的那笔外快,几百块一点都是没有剩下了。

    他发誓下次要是看到厂里的领导,绝壁地绕道走啊,绝不能主动上前去打招呼。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李均这时候也拉好行李箱,拖着行李箱出来。

    这一行李箱的国库券,得有好五十斤重了。

    他感觉自己像是提着钱箱子的孤胆英雄,他现在的使命是保护好自己的箱子。

    走出包厢。

    付完款,陆地明心里是骂骂咧咧地,然后他猛然又看到一个认识的人。

    “我去!”

    “你怎么混成这副鸟样了,你不是说找我们厂长做生意的那个人吗?这才几天不见,你怎么穿得这么破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