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哐当”声是财富的奏响乐!
    ,精彩小说免费!

    “你这是投机倒把做生意失败了吧,真可怜。”陆地明摇着头不胜唏嘘。

    前段时间这家伙在自己面前西装革履的,现在这般穷酸模样,还真是新时代里日新月异地变化啊……

    他又想到刚才莫名其妙地出血,看到面前这人这样,还是自己的国企铁饭碗靠谱,陆地明感觉心里找到一点平衡感了。

    对于陆地明的各种同情,李均只是笑笑,现在和他没有什么过多必要的解释。

    而他女友过来,看见一个那样破烂的人,拉着陆地明不要接近他。

    “脏死了那人,你怎么还跟那种人讲话。”

    “那是个穷鬼。”

    陆地明和女人走了。

    他走之前还对李均点了点头。

    李均只是是继续笑笑,然后看着他们离开。

    “自己这个小子小几十万的富翁居然被人可怜了!然后还被一个女人嫌弃了,真是……”

    不过被歧视嘲笑也很正常,这说明这时代很多人以经济来判定一个人的时代真的来临了。

    改革开放就是以坚持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本身是正确的。

    以经济为中心,实施过程之中确有不少人全然以经济利益为唯一目的,这就偏离了共同富裕的伟大目标,大家只管着自己口袋越来越鼓。

    没有鼓的,穿得破烂的,开不起豪车的,就会被有的人所歧视。

    社会上似乎只存在两种人似的,穷人和富人。

    虽然用金钱观衡量一个人的成功和失败,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会成为未来华夏相当时间内的主流价值观。

    全社会普遍都形成了以赚钱为个人的终极目的,在那一**金钱浪潮下,不断出现挑战整个社会道德底线的事情,乡村的传统伦理不断丧失,老无所养、两性关系混乱;城市里则是公共道德缺失,黑心商贩唯利是图。

    伪劣商品几乎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就连去菜市场买大米,都需要鉴别是否是用工业硫磺打扮的腐烂陈米;为了让孩子吃点放心的奶粉,人们要不远千里去港岛抢购;香肠和小笼包曝光的肉馅制作过程触目惊心,制假售假的问题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是华夏的经济毒瘤。

    其次是各种形式的诈骗层出不穷。电话、邮件、qq聊天等各种渠道的诈骗满天飞,甚至接到朋友有急事相求的信息,都要核实一下对方的真实身份。

    各种新诈骗手段的新闻,花样翻新,技术手段越来越高明,甚至防不胜防。更可恶的是利用人们的同情心和社会群体之间互助的美德进行诈骗,以致于未来在医院门口遇到急求帮助的人,大家已不敢出手相助,摔倒的老人更是不敢扶起来。

    无数的工厂冒着滚滚浓烟,无数的企业毒污水排进河流,原本清澈的河水不见了,原本甘甜可口的地下水无人敢饮用了……

    连酱油、醋都可能是用各种化学品勾兑,胶囊都可能是用废旧皮鞋炮制出来。

    在升学、就职、经商等领域中潜规则的盛行。

    每个人只能依凭自己无法掌握的、具有随机性的关系因素,去不公平地竞争社会资源,这样导致一些领域呈现弱肉强食的丛林状态。

    上升通道被各种“关系资源”所掌控,出身底层的人很难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才华获得上升的机会,导致底层的民众看不到上升的希望,进而滋生出绝望情绪。既然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仍起作用,则不可避免地出现暴力化的倾向,导致未未来社会相当一段时间内“戾气”很重。

    导致一些民众心理状态“变狠”,时常看到一些民众通过激烈的手段泄愤。

    比如表现最为明显的两个名词就是“仇官、仇富”。

    那将是一个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时代,有钱就有了九千的可能。

    李均是经历那时代的人,那时候经济爆炸无序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社会阶级基本定型,普通人再怎么努力拼一辈子,所能达到的成就上限其实是有限的,如果不遇贵人,难逢良机,基本不可能鲤鱼化龙。

    这也是就是李均现在争分夺秒地拽取财富的原因,他要在这个即将经济爆炸无序疯狂时代站在制高点,冲击未来人人向往的富豪阶层。

    一个立志成为富翁,甚至首富的人,怎么会被那点歧视干扰其心呢!

    所以他只是淡淡地不以回应。

    他现在装得穷人,脏,是因为未来他要成为体面的富人。

    “同志慢走。”

    李均回头,是这家国营饭店的女服务员姑娘,那个经常给自己包厢服务的那个女孩。

    那姑娘似乎走出那个被男朋友家长歧视的阴影了。

    不再是眉毛皱头,而是挂着明朗的笑。

    “谢谢。”李均回之一笑,自己穿成这样,那女孩还过来跟自己打招呼,看来那是一个很善良的女同志。

    告别之后,李均他拖着几十斤套着尼龙袋子的箱子前往火车站。

    蚂蚁搬家,搬的国库券愈发的大了起来。

    下一趟估计自己还得另外拿箱子或者袋子,因为越到后面,那是越多,像所有挣钱的行业一样,开始的时候难赚,到后面就是很容易……

    这一次,李均上火车之后,发现,火车的人超级多,这难道是因为明天是周六的缘故。

    绿皮火车上人这么多,多到几乎挪不开步子,但是列车售货员那“傻逼”推着那么大的售货车还推来推去卖东西,

    “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火腿肠,来一来,动一动,让一让,你让一让!”

    售货员让拥挤的过道人群,纷纷小声地骂着傻b,这么多人还推来推去,搞得他们很难受地挪步让车。

    这一次李均也没有买到坐票,他也成为了这火车上过道上的人之一。

    人挤人,他牢牢地手里拿着箱子,这里面是五十多万的国库券,会兑到60万钞票的!

    六十万,对于上辈子的他而言,那也绝对不是一笔小钱,除了把父亲房子卖掉给父亲治病那年一次性看到过那么多钱,就再也没有看到那么多过。

    重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自己从无到有,在毫无根基的情况下,赚了六十万!

    不到一个月六十万!

    这种赚钱效率在他上辈子是根本不敢想象的!

    这给李均带来的,绝对不仅仅是六十万钱这么简单,而是一种基于先知优势的强大自信心。

    让道售货员之后,李均抱着行李箱,坐在冰凉火车地面上,听着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那好像是财富的奏响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