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崩牙驹!
    ,精彩小说免费!

    那一箱子国库券的“风情”那是让漂亮银行女职员震惊得嘴巴里能塞鹅蛋。

    画面回到李均进入银行的时候。

    排队。

    然后排了很久的队,他把国库券行李箱紧紧拿着。

    轮到他了,漂亮女职员看见他很不高兴,那这个人怎么那么呆头呆脑的,他没看见别人都是上一个兑换,下一个立马准备好国库券吗?这个人他不提前准备好国库券,真是耽误时间。

    所以她颇有些不善地口气质问李均“你那么年纪轻轻,而且西装革履的,一副人模人样,但是你怎么那么呆头呆脑,还有,你拿个行李箱来银行干嘛?真是受不了你这样的人。”

    “你兑不兑,快点。”

    李均不知道那个女人是青春期刚过呢,还是更年期提前到来,那么急躁毛躁。

    快就快。

    “刷!”

    李均直接把一箱子国库券放在受理桌上。

    “我有一箱子国库券!”

    打开之后。

    直接把那姑娘傻眼了。

    “你怎么那么多国库券,这么多,我搞不定,我找我们经理来。”

    先前还十分傲娇的女职员再跟李均说话都是有些结结巴巴的。

    一个穿着光鲜很亮的中年人把李均请进了里面。

    因为数额太大,就是他们也要忙活一阵。

    给李均好茶奉上,这也相当于后市银行贵宾室的服务待遇了。

    一共是五十五万多的国库券。

    兑换了六十万人民币。这人民币要比国库券要轻很多,因为国库券不少是5块的,十块的,简直没把李均给累死。

    金陵市。

    厂二代陈小桥周六周末很潇洒,跟以前大院的那几位小伙伴终于硬气了。

    他有摩托车了。

    他还买了一只进口手边。

    有钱了。

    各种得瑟。

    好烟可劲地给以前大院的人抽。

    电子游戏厅请客自然也是不在话下。

    他玩得很嗨。

    周六就跟人飙车了,一踩油门到底的感觉,对于他才是最刺激的事情似的。

    飙车完。

    得劲。

    一个搞进出口贸易的大院外号叫崩牙驹的人神秘兮兮地对着陈小道道:“桥哥,想不想玩更刺激的?”

    陈小桥拍着他的摩托车道:“还有玩意比我骑摩托车要更刺激的?”

    “当然,要不,桥哥去见识见识。”

    崩牙驹拍着胸脯道。

    崩牙驹表面是搞进出口贸易生意,其实他还是一家底下赌场的股东之一,他知道陈小桥成为了副厂长,最近还赚了钱,他像是一个吸血鬼一样盯上了陈小桥。

    崩牙驹早年因为跟人打架不小心弄烂了一只门牙,又因为名字带了一个驹,所以被人瘧称”崩牙驹”,这家伙面也不善,一看就不是好人的模样,加上那颗崩掉的门牙,更加不像是好人了。

    在这狐朋狗友的引诱下,陈小桥被带入了一个神秘的街道……

    这里是赌博一条街,由蔡大头照着的,蔡大头是这里的头目,很是威风,他曾经坐过牢,刑满之后依旧是好吃懒做,刑满之后,他想多挣点钱弥补在牢里耽误的时光,现在什么改革开放,各行各业都有人开始做,他瞄准了开设牌九聚众赌博的场子。

    他觉得这行肯定来钱,很多人都有赌性,所以有“拼搏”一词,赌性也是一种血腥,所以越是血腥汉子就是越是敢拼搏,但是大多数会把这个赌性用错地方,用到不劳而获,用到贪心不足上,这一贪一懒,就会让人迷失心窍,总觉得天上能掉馅饼,晕乎乎地陷进去,还欲罢不能。

    华夏赌博一直都不合法,但是华夏绝对是世界上最好赌博的群体之一,特别是在九十年代末两千年的时候因为家庭赌博的更是不计其数,农村的女人喝农药的比比皆是。

    “赌场啊!”

    这是陈小桥第一次来,这地方比电子游戏厅还要更烟雾缭绕。

    不过他似乎很喜欢这种味道。

    牌九桌上。

    崩牙驹道“让我桥哥来。”

    “我桥哥现在可是副厂长,他可是有摩托车的人,你们谁敢跟我们桥哥玩大的?”

    “玩多大?”

    “桥哥你说?”崩牙驹讨好着陈小桥说道。

    不过就像所有人的第一次一样,虽然胆子无法无天的陈小桥,第一次初涉赌博的时候,还是战战兢兢地,放不开手脚,抹不下脸皮。

    他现在资产可以说是过好几万了。

    “那一百。”

    牌九桌上的人哈哈大笑。

    “一百?这叫大的?”

    他们玩的最小的才是一百。

    陈小桥不爽了,自己居然被人鄙视了,嘲笑小气了。

    看了崩牙驹刚才也鄙视自己的眼神,陈小桥怒道“要玩大的吗,多大才是大,那就玩一一千一局!”

    刚才那些笑着的人,一下子笑不出来,笑声都憋回了肚子。

    他们所以笑,是对方玩大点,比如三百啊,四百啊,但是对方居然一下子提到了一千元一局!

    见所有人不做声了。

    陈小桥问道:“一千还是太小了吗?”

    “呃。不小,不小。”

    这一千元一局就是一个普通人一年的工资,省吃俭用纯攒下来的那种。

    这时候却是轮到刚才那些人有点忐忑了,这一局一千,这玩得又有点太大了,有点要心跳加速的感觉。

    不过赌徒就喜欢这种感觉。

    “赌啊,谁怕谁,来!”其他人起哄,特别是崩牙驹最起劲。

    都说第一把玩牌的人运气特别好,陈小桥开局就通杀了三局,赚了几千块。

    这才十几分钟过去,他感觉好刺激的感觉。

    他想着还要赢还要赢。

    赌博是什么?赌博是极端自私自利的表现,赌徒的心理无非也是希望他们输得一干二净,希望别人输得连裤子都没得穿,然后钱统统都到他手里来。

    陈小桥的运气似乎在开局三把里面用完了。

    他接下来的手气很不好。

    他大口地吧唧着烟,这乌烟瘴气的牌桌让他想把他刚才赢得几千块,还有自己输掉的几千块,都统统再想赢回来。

    这一夜,这些赌博的人,废寝忘食,赌到没人想回家睡觉,赌到越赌越兴奋刺激的感觉。

    ……

    就这样赌博了两天,陈小桥赌得身体变差,脸都变黑,他输了,输光了,不仅把从李均那里赚来的现金输完了,还抵押了自己的摩托车。

    他现在渴盼李均快点来,找他收购国库券,这样他又能有资金了,他要报仇,他要赎回他的摩托车,还想要翻本。

    李均在魔都沪海交易完之后,拿着六十万现金,确切地说是六十万零五千的下现金。

    再次前往金陵南钢铁厂。

    他仿佛看到了百万国库券已经在向他招手,然后他就要成为百万富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