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先下手为强!
    ,精彩小说免费!

    在外奔波快一个月了,学校就要放月假,李均准备做完这最后一笔国库券就会温洲,他不太想让家人知道自己现在做生意的事情,这事还得隐瞒着,到时候自己回去还会再次做回乖乖学生,因为他父亲的性子极其偏执,李均需要时间,他父亲也需要时间估计才能接受现在变化很大的李均。

    其二,国库券第一批去七个试点城市公布后,在一个月后,华夏相继有64个城市都会开放国库券交易,这时候国库券可就没有百分之四五十的暴利了,这金陵南钢厂肯定不能再来了,自己肯定会被扒皮。

    虽然各地开始陆续开放国库券交易,不过各地仍旧有差价,还是有可观的利润可赚。

    这一次把国库券从一个城市,卖到另一个城市,这种蚂蚁搬家异地交易,从收购到完全卖出,短期产生的暴利,让李均比书里更加体会到了复利的恐怖。

    从2万高利贷本钱到如今的百万,这是翻了五十倍,要不是手里真有那么多钱,李均觉得自己不会相信,说出去更没有人信。

    现在倒卖国库券之所以获利这么大利润,就是这个开放的国库券政策,他知道,而很多人不知道,所以他赚钱了,别人不知道,以后知道了,李均倒卖国库券的事情就会成为一个励志故事。

    像如今正在华夏四处收购的杨百万一样。

    这个年代有一百万身价,相当于后世几千万或者上亿了吧。

    李均想着自己现在也真是一个富翁了!

    坐上了去金陵的火车,这一次依旧是那么好运气,买到了卧铺票。

    难道越来越有钱了,然后运气也那么好,前几次都没有买到卧铺吖?

    很多人为了省钱,不愿意买卧铺,宁愿买站票,现在李均口袋里有了,火车卧铺票自然没必要省。

    卧铺火车,李均是上铺,然后他旁边有几个乘客,一个中年男人,带着眼镜,很有钱的样子,一个姑娘大概是大学生的模样,还有一个做生意的年轻贩子,还有带着黄金项链的阿姨……然后还有空铺。

    火车哐当着前进。

    这时候车厢里的扩音器想了起来:“请各位乘客同志注意,卧铺的车票还有几张,有意购买的同志赶快去买!”

    不一会儿空铺来人了,一个穿着皮革衣服,中分发型,颇有些二流子模样。

    这人拿着一个大包。

    把包放好之后,他一个塑料袋里拿出很多零食和饮料,放在窄窄的桌面上。

    他大着嗓门友善地招呼道:“大家来吃,来喝,不要客气!”

    霎时,甜的,酸的,咸的,辣的味道,充斥在周围的床铺。

    “来,大家喝点饮料,我买得多。”

    这个“来历不明”的二流子,这么热情,这么……让李均生出警惕之心。

    他想到这个年代这些年层出不穷的火车偷窃案与抢劫案来。

    那些人先是乐呵呵地跟你聊天,然后探出点东西,后面则是变脸成狰狞模样,让你交出口袋里的所有……

    李均看到这么一个人在自己面前,也有点躺得不安,因为自己的袋子里面可是百万呢!

    “同志,来喝点东西。”

    那个人敲了敲铁床杆。

    “谢谢,真不用。”

    “同志,喝点,没关系的啦!”

    那个人将饮料直接扔到了李均的通铺上。

    其他人也在那个人的好意下接受了饮料,李均现在怎么会喝陌生人的东西,这个套路在后世很过时的,先跟你近乎,给你饮料里下点东西……经过后世各种网络讯息的洗礼,李均的警惕性很高。

    其他床铺的乘客接受了那个人的饮料,零食,拿人手短地和那个人聊天着,吃着零食喝着饮料,李均则是一言不发,也不吃也不喝……

    对于那个人送上来的东西,放到了脚边……

    那个人见了眼神很是不好。

    他现在和其他人已经是热络一片了。

    “那个同志,真是不懂礼貌,你们说是不是?我们有缘分在同一个车厢,聊聊天怎么了,你们看他还闷头在通铺上。”

    “是啊,真不像话。”

    有人喝了一口饮料,说道“也许那小伙子性格内向吧,不愿意跟人说话吧。”

    “那个人太合群了,在社会上也肯定混不好。”

    ……

    这些人刺耳地说着李均,李均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是总这么缩头也不是事情。

    那个人那把套路在后世都是过时的,既然被自己遇见了,李均本来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他干他的,到时候自己管好自己就行,但是现在对方惹到了他,他不做点什么,还真当他那么怂。

    他更深入地想到。

    假如到时候,那个人亮出爪子,拿着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威胁自己交出钱……

    李均想得背脊寒毛竖起。

    李均觉得要做点什么了,他从床铺下来,拿着自己的装钱的袋子走了,至于行李箱没动,那里面是衣服,没什么重要的。

    见李均离开

    众人议论纷纷。

    “那个人肯定刚才听到我们说话了。”

    “那个人肯定有孤僻症,大家不要管他,大家来吃,大家来喝……”

    ……

    李均在车厢里问了乘务员,乘警室在那节车厢,然后……

    那个人怎么骂自己,然后李均就准备怎么坑了他,而且要以防万一,先下手为强。

    “他身上带着刀,在饮料里下了迷药,他……”

    李均对着乘警说的很是有模有样,虽然李均没有看到对方带刀,没亲眼看到对方在饮料里放迷药,但是后世看到过哪方面的新闻报道。

    其实李均不能完全肯定那个人就是,但是那个人给他的感觉就是。

    如果对方不是,但是对方言语对自己不逊,李均其实最大的想法是想借乘警的手教训一下。

    对于举报扒手抢劫的举报。

    火车里的两个乘警高度重视,然后汇集了几个男乘务员。

    大军杀至。

    ……

    当李均再次返回通铺的时候,那个人被乘警带走了,从他的包里果然发现了水果刀子,各种作案的工具,包里还有很多别人的东西,都是他扒的……

    那人果然真是。

    李均在火车上小小地人民除害,不过那些床铺的人却是不知道的,他们现在很是心有余悸,一个个现在还十分担心,他们都喝了那饮料,半夜昏迷了,会不会再有一拨扒手来。

    可是沉沉的睡意,还有迷药的作用,他们睡得死死的。

    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他们赶紧检查自己的包包,万幸,什么都没有损失。

    李均又是一夜没合眼。

    想着这是自己最后一波在金陵淘金国库券,李均没有第一时间去南钢厂去找人直接交易,因为他发现这次他百万现金至少会有160万面值的国库券,上次九十万大大小小的面值国库券装了整整一袋子,一行李箱,现在多出那么多,他根本一次拿不了那么多,所以他可能需要两趟。

    那就需要再买箱子和尼龙袋子,袋子不好拿,还是买箱子,可是箱子再装七十万面值的又是装不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