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他怎么没被震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均先前听到有人算计自己,那是转身就跑。

    除了跑的时候心有些心狂跳过不停,但是现在基本恢复了镇定状态。

    思绪回到眼前。

    现在他已经从金陵已经坐火车到了沪海,安全了,终于安全了。

    “那个狗娘养的,让他还赚了自己五六万了!”

    李均从来不喷人,这是他作为大学教师的素质,但是他这一次是没忍出骂娘。

    亏得自己还想请那个厂二代,吴仁义吃一顿大的感谢,但是对方居然算计!

    真是识人不识心。

    李均告诉自己:“以后做事情要更加的谨慎,不能全然依仗先知,而且还要小心这个变革时道德人心。”

    在沪海,李均买回温州的船票第一天没有买到。

    因为从沪海转船回温洲的人实在太多了。

    这个年代敢为先得温洲人快把沪海的轮船窗口快挤爆了。

    好吧,现在想早点回去,还不行,只能先得在沪海住宿一晚上。

    看着窗外这些还不是十分高大的房子。

    李均在心里想着。

    沪海的房子必须买,未来还有很多年是低洼点,但是也不急于这一时,所以李均暂时也没有买。

    到时候跟温洲炒房大军一起来,同样也是暴利。

    不过,他今天本来真是想早点回温州的,这些时日惊心动魄数次危机,他觉得回到家里才有安全感。

    学校里快要放月假了,自己也借此回家看看年轻的爸妈,他更希望自己这次能带父亲去体检,早点找出病症源头,防微杜渐,还要绝不能让父亲新什么气功了,这一世再让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老路,那他就是一步步看着自己的老子去死,那他不是畜生吗?

    父亲老来得自己这个儿子,他也是很不容易,虽然他思想保守,极其顽固,这没有办法,这是他那个时代造成的。

    每次想到自己那个执拗的老头子,李均都感觉很头痛,不知道去如何说服他,任何人都有属于他的时代,由于两代人时代背景不同,两代人之间在心理上自然有很大的差异,他那个老头子上辈子就是让自己念书,啥都不让自己参与,造成他除了读书,不但没有人老成精,反而啥方面都很木讷,这辈子他肯定不能让父亲给圈死了。

    现实之中,李均也知道有不少人和他一样的苦恼,很多强势的父亲未酬之志寄托在子女身上,但是年轻人活动范围和生活领域不断扩大,知识增长、想象丰富、家庭肯定是难以满足其需要。

    有时候同辈人的相互影响逐步超过父母的管教。

    因为他们开始坚持自己的理想和判断是非的标准,形成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往往并不符合父母的期待,不是父亲所要求,

    比如在求学、就业、交友、生活中的发型、服饰等各方面都不愿受父母干预而独立行事。

    太强烈的干涉和过分的要求在这个时代,在未来时代都有,不仅是引起子女的忿懑而导致家庭不和,甚至酿成悲剧

    这辈子要父亲怎么清醒地认识这种现实状况并妥善处理,要尊重自己的人格,这一直是李均所思考的问题。

    那场父子之战定会相当激烈啊,要知道上辈子父亲撒手归天的时候才明白。

    这辈子可等不到归天的时候才能让他明白啊。

    要做不孝子不听话那就不听话吧,自己反正知道老头子心里的那小九九,顽固的坚守。

    在魔都沪海,第一天没有买到票,李均接着第二天买。

    嗯,终于买到了,不过不是当天的票。

    回温洲的人太多了。

    可见这条航线是多么的繁忙,温洲出来的人是有多少,不过历史不会亏待这群早期敢闯敢干的人的,他们收获的是财富的丰厚果实。

    因为这是一个摆摊都会发家致富的年代呀!

    因为这是投机倒把,别的地方的人都不敢干,但是温洲冒着杀头的危险也要干。

    沪海的邮轮上。

    李均买到的不是之前的统舱票,而是硬席的船票。

    统舱十分狭窄,遭罪人,李均坐的那一回感觉是窒息的感觉。

    但是这硬席票的舱位果然舒服多了。

    人没有统舱的三分之一,座位椅子都是带着坐垫的。

    很多人舍不得买这硬席票,那可是贵好几倍,就像是很多农民工在外打工,大包小包,为了省一点钱,宁愿都不愿意买卧铺。

    那种心情李均十分理解。

    这个舱位的人,感觉一个个穿得是人模人样的老板模样,西装革履。

    李均几个身边座位的人似乎是熟识。

    一个脸晒得漆黑的中年人首先开口道“哈哈,王老板这次赚了不少。”

    那个被喊着王老板的人,则是反问道“看你那样子,还真是赚了不少,哈哈!”

    “我也不多,不多,我就赚了三千!”

    “你居然赚了三千,你个日了老狗的,你这是出去一趟就赚了那些国企工人两年的工资呀!”

    “那你你赚了多少?”

    “我也就一般一般,两千多块。”

    “那也不错,你赚了国企工人一年多的钱,哈哈!”

    这时候两个人的目光移向一旁的三十年纪左右的人,他嘴角有一个大痣,痣上还有一根毛。

    “周老板,你这不做声地模样,你这次没搞到点吗?没事,下次加油啊,我们有生意到时候也带着你做。”

    “呵呵,我也不是没有搞到一点,我赚了这个数”周老板很是云淡风轻地无所谓道。

    同时,李均看到那个姓周的老板,竖起了一根手指。

    另外两个人憋住笑“一千啊,一千也可以的啦。”

    但是周老板却是摇头。

    两人这次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周老板你怎么运气那么背啊,出来一趟生意才赚钱一百块,够路费,旅馆费,吃饭的钱不。

    “哼,那么两个一会笑得腰掉大牙!”

    “我告诉你们,我赚了一万块!”

    两人先前笑的人,听完之后,真是要掉牙齿了,牙齿要落到肚子的感觉,他们咕囔着咽口水。

    用着十分震惊的口吻说道“你居然赚了一万!”

    “你真……”

    “你,你,你怎么那么厉害。”

    两人都是脸色大变,有些语无伦次。

    但是这个周老板没有看二人,而是因为他发现他身边的年轻人,在自己说完挣了一万块之后居然没什么动静,小家伙不应该也是很震惊的吗?

    你看好多人都在震惊啊。

    “他就怎么没震惊呢?”

    “你们两个真没出息,我赚了一万块你们震惊得语无伦次,你看这个小年轻人都觉得不惊讶。”

    王老板和另外一个人把目光投向李均,一个拿着大行李箱坐着的年轻人。

    面不变,色不现的样子。

    “是啊,他怎么那么淡定,这年代万元啊,万元户还被很多人羡慕呢,他不会是觉得自己箱子是装了一箱子钱,所以一万块一点也不以为然吧?!”

    两人觉得自己想多了。

    怎么冒出那样的想法,是不是被老周出去一趟挣两万给刺激疯了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