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数钱数到手抽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对那些温洲老乡的打量。

    李均只是笑笑。

    他没有加入他们的话题,介绍自己是做什么,干什么……话说必然露馅,在那些人精面前,他还是要收着一点。

    另外这也是性格使然,就像前世同事大家一起去聚会,他总喜欢坐在没人看到的角落,别人漠视他,也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他就安安静静地在角落里感受生活,作为一个旁观者,观察者,很自在的生活。

    这辈子要改变上辈子那种缺憾的性格,他肯定要拓展各种人脉才行,不过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现在他已经改变了很多,但是还做不到那种见什么人都能唠的境地。

    邮轮经过白天加上一夜航行,次日上午十一点民主号邮轮在温洲的码头停了下来。

    回到家乡,又是那熟悉的味道。

    李均前世也是不太喜欢满世界跑的,和绝大多数温洲人是决然相反的。

    对于外界未知的东西,他向来是自带恐惧之心的,那是他上一辈子的性格使然,他的性格在他父亲的压迫下做什么事情向来都是缩手缩脚,不敢冒险,更不说去打破一些社会规则了。

    这一次冒险赚了百万巨资,这让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勇敢去做让自己害怕的事情,害怕终将灭亡。

    还有两天学校才放月假,李均坐上了出租车,直接打车到了离苍南高中附近他租房的地方。

    首先,他要洗澡。

    其次,他要睡觉!

    一扫这些时日奔波的劳累。

    他还准备到时候去学校一下,问问同学老师布置的作业啥的,到时候回家也做一些,好让家人不抓住什么把柄。

    洗澡。

    睡觉。

    睡得很沉,很香,很踏实,直到第二天上午醒来,阳光打进房间。

    李均起床。

    “自己那么多钱,是不是要买保险柜了,还是存进银行存折里?”

    在餐馆吃饭完。

    李均顺手在路边报亭买了报纸。

    这年代没有手机可以上网,个人也还没有电脑上网,只能通过黑白电视机,还有这报纸了解国家大事了。

    浏览着手里的《解放日报》。

    李均看到一个角落里豁然写着,第二批国库券开放的64城市,温洲也是其中之一,也就是温洲可以自由买卖国库券了。

    这对于很多人而言是好事,但是对于李均而言,近乎一倍的暴利国库券,结束了。

    这才一个月的时间,50%的暴利就没了,这机会还真是转瞬即逝。

    他的眼皮狠狠跳了一下。

    他折返又买了一些报纸,他要核实一下,一块钱他买了最新的《人们日报》,《光明日报》,《经济日报》……每一页用最快的速度扫过经济板块设计国库券的信息提取出来。

    消息证实了。

    64个城市已经准备开放了,李均知道接下来除了很偏远的地方消息不行,国库券再也不会是五六折那样的低价了。

    国库券的价值将徒然上涨到九折以上之多。

    64个城市开放国库券,这国库券价值倍增,但是按照国家的公告,执行不得低于面值,但是一直都是经济实力最强的魔都沪海执行得最好,杨百万也是这时候开始倒腾异地国库券,他的发财不是和自己一样是彻底的抄底,他是赚百分之一二十的差价,比如金陵银行收购价值是九二折,那么他就收购到沪海1.1折卖出去,他就是靠这个差价成为百万的。

    这时代城市各个大银行,他们其实也是极度缺钱的,他们银行有着大量的国库券,但是之前一直不能交易,银行为了吸收存款,冒着违规的风险,把国家法定存款利率上调10%,还是闹了钱荒,最主要之前一直是被强制摊派买了国库券,虽说国家已经允许公民自由兑换,但是银行间却是依然被禁止的。

    既然涨价了,他们又缺钱,金库里那一大堆国库券,他们自然愿意卖给那些收购商人。

    最主要的一点也是这个时代不同城市的银行是完全没有联网的,每个城市的国库券价格更是价格像个秘密一样,知道价差的人少,知道价差,又敢于异地交易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来银行交易的生意人,银行的主管还都把他们当大爷。

    沪海魔都的杨老板赋闲在家,他前些日子关注到了《解放日报》,看到中央开放了沪海,合淝等七个城市的国库券转让业务试点,他就狠狠地跳了一下,现在这个时代,银行信息没有联网,既然开放国库券,自由交易,那意味着这国库券的价格会不一样,有差价,就能套利,敏锐的市场嗅觉,这让杨老板意识到这可能会让他”发财“。

    他就拖自己去合淝的弟弟打听一下,在开放国库券试点城市合淝,他们银行买卖价为96-98元,而自己所在的沪海魔都那时候是100-103元,之间有5元的差价以上可赚,于是杨老板拿出全部积蓄,又找亲戚朋友抵押房子,一共凑了10万元,坐火车到合淝,他在合淝银行吃进了10万元国库券,然后倒卖给魔都沪海的银行,前后三天获利6000元,这是国企工人好几年的工资,天呐!

    他肾上腺激素快速分泌,在随后的一个星期,他不断地跑,跑了几次,如今资金也到了15万!净赚了5万!

    现在64个城市开通,杨老板折腾的城市更多了,现在沪海的国库券都涨到了1.1折以上,其他地方还是九几折,这是几个利润点。

    只要他这么一直倒腾下去,这个后世以投机资本市场闻名的杨老板,他觉得一年之后他一定可以通过这种蚂蚁搬家式成为“百万富翁”!

    杨老板随着钱越来越多,每一次往返都是上万利润进账,他每次到家,就是和老婆头对着头输钱,杨老板有癖好,不喜欢大钞,每次让银行给他十元面值的人民币,银行也乐意,那个100元大钞发行没几年,他们10元钞那肯定是更多。

    而杨老板每次拿回家的那些钱,10元面值的,这时代也没有点钞机,他就和老婆就哗啦啦地数钱,每次都是数钱数到手抽筋。

    随着钱越赚越多,这利润太大了点,以至于他的神经高度刺激,每次回家需要吃4颗安眠药才能睡两个小时,钱的力量太大了!

    什么赚钱啊压根就是抢钱!

    这场国库券改革的洪流就这么来了,这个闸口放开,抓住了这个机遇的人,就会趁势暴富,这就是变革的时代,一个报纸新闻,一个电视新闻国家颁布了什么政策,就会造就一批莫名其妙地就富裕起来的人,这也后世很多温洲人天天看新闻联播,然后从中找到了无数的投机机会。

    这就是一个这样的时代,就是那么特殊,看看报纸就会让你找到机会致富。

    李均作为后世人,很是清晰这场变革,在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阶段,很多事情,就是现在这么的“特殊”,一大堆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先富起来的人”,但是李均更知道就是这一批“先富裕起来的人”,随着市场经济越来越成熟,投机倒把的那一套不适应用,慢慢开始淘汰,他们也泯然众人矣,不过就算他们泯然众人矣,但是日子也过得潇洒,早期发家致富,低价买的许多房子都升值到了天际,他们靠着房租就能潇洒活着。

    此刻李均看着报纸走到了苍南高中门口,他将那些一元报纸扔进了门口的垃圾桶,进入校园,他是一个学生的身份,现在还不是以一个商人的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