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疯狂抬会!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走进校园之后,到处都是闹哄哄的声音。

    这是下课时间,走廊上不少学生在追逐着打闹。

    “你知道吗?我以后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然后我做了一个梦就发现自己富比王候了。”十七岁的赵涛涌对着李三海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曾经这句话他也对铁杆李均说过。

    李均当时就问他:“你喜欢做什么事情?”

    “我喜欢的事情是说几句话,然后无数的人一夜之间给我打钱。”

    此时李三海,那个长得比女生还好看的男生,用后世的话来,漂亮的男生,小鲜肉,他此刻也反问道,你说说喜欢的事情是做梦呢,还是怎么的?

    赵涛涌::“……”

    “不是那个意思啊?那你喜欢做什么啊?”李三海眨巴着好看的眼睛。

    这在后世,这种漂亮的男生那是要电晕一大片00后的小“菇凉”。

    赵涛涌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道“你知道抬会不?”

    虽然这事情被大人严厉禁止谈论,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赵涛涌以为李三海不知道,本来想卖弄,但是对方说道“知道啊,前几年不是死人了,那时候我们念初中,爸妈说那东西是恶魔。”

    李三海的话,赵涛涌立即反击“那是他们抬回这模式搞得太低级了,只要高级点,就可以逃出来的。”

    “他们那么傻10,以为能不劳而获,还能逃出来?”

    “他们那里傻10了,他们那么牛叉好不好,那时候他们搞了上亿呢,那玩意就是钱生钱,比辛辛苦苦办小作坊,办家庭工厂,摆地摊可强多了,有人也逃出来了好不好,你不能一棒子打死啊,聪明的都提前逃出来了!”

    什么是抬会?

    1978改革的口号提出来。

    温洲生意之风就蔚然而起。

    他们敢闯敢干了很多人。

    但是想做大生意就要大资金,资金那里来,银行贷款不到,因为当时国内明确的政策是国内银行不得给四人企业放款。

    也不让民间办钱庄,做生意资金短缺一直是痛点

    为了发展经济,让人民生活好一点,温洲当地政府为了支持当地企业发展,也就睁一眼闭闭一只眼。

    于是就有了地下金融组织——抬会。

    在1985年前后的温州,以这种抬会方式进行流通的民间资金单个抬会已超过了3亿元,成为当地私人企业发展最重要的资金动力。

    温洲是民营企业,私人企业早期发展最快最多的地方,温洲家庭作坊生产的产品卖到全华夏,生产就要先资金设备原材料投入,当时几乎所有的业主都从“抬会”中借贷或出贷过资金。

    后续工厂要发展,仍是要去借钱,银行不能贷款,但是他们从地下渠道也就是抬会,最多一次可以借到1000万。

    而抬会它的运作方式是参与协会的每人出一笔钱,然后形成互助会,用钱的人可以在会里高息借,当时这种互助会一个抬会规模就能超过3个亿,很多工厂到哪里拆解资金。

    一开始这种互助是在亲戚乡里形成,倒也辨识风险和信用,但是后来做大了,特色是遭遇意外的事情,就会出现风险。1986年温洲那年经济很热,资金拆贷很疯狂,抬会为了维持资金,需要不断的吸引会员加入。如果后面没有足够的会员加入了,那么这个游戏也就结束了。

    当时这个金融游戏在地下多火,多可笑,是后世人们无法想象的,倒是可以跟传销做类比,每个会员交1.16万,然后抬会会主第二个月给他返钱9000,一直连返12个月,也就是10.8元,第十三个月,会员再付3000,连续付88个月,总计26.4万,而会主继续每月返9000,如此滚循环滚动,一个会期为100个月。

    一个开杂货店的女人开始算计了,从这个规则看,第一年的风险最大,会把1.16万元变成10.8万元。

    杂货店的女人干了。

    她最风光的时候,一个月可净收入120万元,这比李均投机倒把一个月还挣得多,而当年温洲仅一县那样的抬会会主有1000多个,大的抬会发展了一万多人就能年收入2000万。

    当年会主将会员的钱收进来,先在两个墙头放着,不出几个小时,两头的钱就能连在一起,一上午正面墙堆满了,到了晚上一间房子已经全部堆满了钱,脚都插不进去。

    当时赵涛涌他们村有一个人做会主,发生这副数不胜数钱的画面深深地印刻在赵涛涌的脑海里,他永远也无法忘记。

    当时温洲乡镇参与户数达70万人卷入其中,会费高达几十亿。

    1986年的温洲问候语不是你吃饭了吗?

    而是你集资了没?

    1987年冬天,失去理智,极度病态的抬会体系,顿时发生集体性地瞬间雪崩,会主卷款跑路,成千上万的讨债者发疯地冲向会主的家,一幕幕不堪目睹的悲剧上演。

    那个三十八岁的杂货店女人死了,死的时候都没有留下一张照片。

    那时候多疯狂,有讨债者拿着炸药包去找会主要钱,有会主被讨债者抓到,吊在树上酷刑拷打,最后把人活活折磨死,有人要跑路的会主家人交代会主的下落,愤怒的人们用竹签刺入“人质”的手指间,要他们交代会主的下落,一个阴暗的仓库里,一个在抬会捞了十几万的人被严刑拷打,最后被愤怒的人放蛇活活咬死,会主的亲人被五花大绑收进摧残……

    那一年,温洲一地鸡毛,63人自杀,200人潜逃,1000人被非法关押。十万温洲家庭破产。

    此时李均进入教室,其他人玩闹,还没发现他进来,李均自然首先跟昔日铁杆打招呼,发现他在跟李三海讨论“抬会”。

    这让他有些心里一紧。

    那家伙真是的,在高中就想非法集资那玩意。

    男怕入错行,女排嫁错郎,这对于赵涛涌而言就是如此,在高中的时候他就对抬会这种东西感兴趣,他觉得钱生钱的东西他非常有兴趣,可是这是一个非法集资的行业啊,后来赵涛涌长大之后,就真的是做这行,最后集资被通缉,生死未知。

    听人说,他是死了。

    怎么死的。

    死在那里,却是没有人知道。

    这一世,李均不会让这个高中的铁杆再走这条死路。

    “咦,李均你来学校了,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赵涛涌瞪大眼珠子看着道。

    李三海也是一脸的懵逼。

    现在的李均短发,那个寸头长了一点,但是头发还是很短,这没啥,关键是李均现在好黑,这才多长时间,黑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