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胆子真是忒大!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场虚惊之后,李均到达合淝车站。

    下了火车,他紧紧地提着自己的全部身价。

    这钱箱是他从出站台楼梯拿下来的,还挺沉的,早上没吃饭,感觉88年的小腰还有点承受不住。

    皖省合淝。

    省会城市。

    商朝称为虎方,西周称夷虎。

    自秦朝建制,后废分封,立郡县,属九江郡。

    东晋南北朝时代,合淝成为争斗的重要战场,著名的淝水之战就是此地。

    在古代合淝的战略地位是江南唇齿,淮右襟喉,还有“江南之首,中原之喉”之称,历为江淮地区行政军事首府。

    合淝的银行不像是沪海大城市的银行,那些银行有钱,合淝的银行在这个年代虽然是省会也是属于三流城市,后世也堪才挤入二流城市,这个年代自然是穷得不行,合淝的银行缺钱缺到什么程度呢?

    为了吸收存款,都走上了违规风险之路,把国家法定存款利率都上调了10%来缓解银行的钱荒问题。

    可是最为要命的是还被强制买了国库券,几年之后才可以兑换,虽说国家现在允许公民自由兑换国库券,但是银行之间却是不能交易,面对着新开放的国家政策,银行长们是一筹莫展。

    合淝城西,某分行行长看着躺在银行金库里的那一堆国库券是愁眉苦脸,开放交易,不仅是没人来买国库券,民众还纷纷来卖。

    这下怎么玩下去?

    这家合淝银行行长和副行长,每天都开会,讨论如何解决钱荒的问题。

    民众经常来兑换国库券,可是他们根本没钱啊。

    看着银行通告和报纸上的《华夏人民银行行长发表讲话,经国务院批准我国境内公民可以自由买卖国库券》,以及《财政部:开放国库券转入市场试点实施方案》。

    这两个东西没有错,他们解决了国库券的痛点,因为钱,最根本的属性是具有流通性,但是老百姓把钱借给国家,换来国库券,又不准交易,这钱就死了。现在开放市场,说明这国库券要活了,能流通,他就不再是死的,这个政策没毛病。

    但是问题是他们银行没有钱来周转。

    他们愁得要命,愁得都睡不着觉。

    当李均来到银行柜台询问这里国库券买进价格时候。

    正好走出来一个副行长,这人不是卖,居然是买,是买!

    买国库券的,对方虽然年纪看上去有点小,但是西装革履,看起来似乎有实力的模样,特别是那一个大箱子,那个大箱子……

    “同志,我是银行的副行长,你要购买国库券是吧,你跟我来,到办公室去谈。”

    李均欣喜,看来这银行跟温洲银行一样,这么客气的对自己,专门请到办公室,那就是说这家银行也是缺钱的!

    副行长是个三十左右的少妇,五官很是清秀,披肩长发一丝不苟的挽成发髻,穿着得体的职业装。

    来到行长办公室。

    副行长向行长说了一下。

    “这个小同志是来收购国库券的。”

    “刷!”

    那个银行行长屁股像是装了弹簧一般弹起。

    接着那个秃顶银行行长热情地走过来接待李均,这个银行行长脚步微坡,体重超标,带着一脸和气笑容,似乎很是一个讨喜的秃头胖子。

    “同志,你好你好。”

    “请坐,请坐。”

    接着那个女副行长更像是服务员一般,泡茶倒水。

    两人对他客气的待遇,简直没边了,要知道后世的银行行长那都是大爷,都需要人去请客巴结的,那里像他们这样一副尽力要去讨好别人的态度。

    后世银行行长正常年份合法收入那都是一年几十万上百万,当然不同银行不同地域不同级别也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你拿沪海的和某些不发达的身份的比,肯定不合适,无法一概而论。

    有些银行行长,遇到好年份一年拿几百万的也有,遇到差的年份一年拿不到30万的也有,一般说其中百分之四十的人能拿到,百分之六十的人看支行效益,以及有没有事故。

    那是合法收入,要是讨论银行行长的灰色收入那就没边了,一笔非阳光贴息就能拿到1%一个点左右的提成,那一笔20个亿的非阳光贴息,那一笔提成就是2000万。

    还有支行每年都有上头划拨的费用,行长有决策权怎么分配,心狠一点的不给大家分自己留着也是一笔几十万的收入,这种他们职员还没有地说理去。

    当然这里所说的行长不是那些小营业网点的行长,他们对外也称是行长,其实也就是一个大业务员,不在上面的薪资范围内。

    可是不管是大银行,还是以后的营业网点,后世银行都很有钱,那里像现在。

    不发达城市的银行行长,日子都不好过,开银行都没底气,只有沪海,首都,深市那些走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大城市,百姓钱多,银行自然也就钱多。

    “小老板,我是李贵,这家银行的行长,小老板你贵姓?”秃头胖子行长十分地热情地和李均交谈着。

    “我也姓李。”

    “哈哈,小李老板居然是本家,小李老板,我们副行长刚说你收购大量国库券,不知道你到底收购多少呀?”

    既然不是在柜台大厅里交易,李均也不用担心在大厅里那样交易引发骚动。

    “你这有多少,我收购多少”李均很是自信,在胖秃头行长那里却是很狂妄一般地说道。

    “你……”

    瞧得胖秃头行长的质疑。

    李均道:“不用怀疑我的实力,这箱子里都是现金。”

    “啊!”

    正副行长都吓到了。

    这小老板还真是……

    一个人拿着这么多钱收购国库券,这胆子真是忒大了。

    “那个,那个老板,我们银行有两三百万面值的国库券。”

    “你们银行量是足够了,接下来我们开始贪谈价格了,你们的价格是多少,贵了我可不买”李均带着若有若无地笑意道。

    本来他们要说九三折卖,可是现在看到李均那个量那么大。

    这些投机倒把分子,没有利润可不会做。

    秃头胖子行长一本正经,有些严肃地道“我们也就赚一点,九一折卖给你,我知道你们投机,可是再少我们也真不能卖了,我们银行在是遇到流通资金问题,不然我肯定要卖九四折以上。”

    听了那句话,李均嘴角只是微微扯了扯,自己投机吗,确实是,不过他认为自己不是投机分子,而是搬运工,搞活市场经济,搞活国库券市场,把死的东西变成活的东西。

    现在国库券的行情都上涨到了九折以上,对方说的也不多,于是成交。

    李均用一百二十多万现金以九一折的价格在合淝市购买了一百四十万面值的国库券。

    沪海若是1.1折,这一趟能赚三十万,虽然利润直线降低不能像以前那样翻滚着倍的赚,但是李均还是在几天里赚着别人这个时代可能需要花费一辈子时间才能赚到的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