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宁为鸡头!
    

    李均虽然从报纸里,本里以及后世的电视里认识面前这个管大鳄,但是他还是假装不知道这个人。

    他拿着管大鳄的名片翻了翻,还假装喃喃自语地说道:“万国证券的总经理。”

    这个年代,像面前管大鳄这么干的人都十分了不起!

    搞金融,开证券公司,这是面前这个人对华夏证券市场的贡献,因为这个万国证券公司,是他留学将国外证券理念,战略,文化带到华夏来,在这个年代是冲击旧的体制的。

    若是没有邓公的亲自批准试点,他做出这样资本主义世界的证券东西,那是要杀头,是要坐牢的。

    万幸,他的万言打动了那位为华夏寻找出路的老人。

    因为管大鳄的开创性行为,这也让他成为了载入改革开放历史的金融人物。

    虽然后世他在犯错,更是付出了十七年坐牢的代价,但是他在改革开放金融创新史上那一浓墨重彩的一笔仍是不可磨灭的。

    要知道,在未来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华夏上交所的建设,其交易规则,设备,交易员的培训,几乎都是万国证券一手操办,他最早开始在国内推动和实施无纸化交易,而且华夏b股的推出,都是以管大鳄为首的人在房间里枯坐想出来的,当时的监管部门基本都是将万国证券提出的建议写入监管条例。

    你说这牛不牛!

    李均翻看完名片,然后抬起头问道:“您是万国证券的总经理?”

    “对,我是万国证券的总经理,我见小同志将国库券玩的这么大,所以对小同志很是敢兴趣。”

    “你怎么……”

    “呵呵,我怎么知道的是吧,刚才你交易的时候,我恰好在行长办公室外面,他是我朋友,你那箱子的国库券我也是很震惊啊。”

    李均笑笑,原来是这样子。

    看见李均那淡定沉稳的样子,管大鳄越发地对李均高看了。

    好家伙,自己这么打听他,他居然没有别人那样立即色变的感觉,没以为自己对他不怀好意,这么淡定,国库券做得还那么大,真是一个可塑之才。

    李均当然不会认为面前的大鳄会对自己的上百万感兴趣,对面的人可是此次国库券机遇之中淘金上亿的人。

    “请问管总经理有什么事情吗?”李均笑着问道。

    “呵呵,小伙子,我建立的证券公司,可是沪海,是华夏的第一家,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公司,我觉得你是个人才,你小小年纪就知道从政策之中发现金融国库券的商机,敢于倒卖国库券,我们公司正需要你这样大胆年轻的金融人才。”

    管大鳄不仅是华夏第一个崛起的金融大鳄,也是第一个对国内证券有认识的真正金融家,他充分意识到,他此次上亿国库券的抄底,只能算是万国证券的启动资金,当年他万言,他没有因为上亿的抄底而忘记,他写道,要想与国际大券商并肩,傲然同济,必须更多地雇佣那些更加聪明,能够将市场视为一门严谨的科学的交易员,而不是一群庸人来进行交易。

    为此,他后世也确实是那样做的,他身价上亿,走南走北到各大学进行大量的演讲,罗经济金融人才,并邀请美林,高盛等国际投行人士给大学老师和学生讲课,以燃起他们对证券的热情,其中不少老师加入万国证券,那些老师又带动他们学生加入,巨无霸万国后来的中层管理,都是沪海顶级大学的老师和学生,占比是90%以上,那些人通晓财经知识,并且能够很好地学习国际投资理念,相比后面其他证券公司雇佣的员工大多是中专毕业生,凭借万国的专业精神,万国在九十年代迎来它的盛世辉煌。

    “万国证券,证券王国!”

    万国证券风头无俩,气吞山河,一度可怕地持有华夏国内上市公司70%的a股交易量和几乎全部的b股交易量!

    李均心里想道,这家伙难道真是看上自己了?

    不过得到金融市场大鳄的青睐,李均没有一丝心动的感觉,和管大鳄“建立”华夏金融市场的秩序和规则,赚钱五六年,叱咤五六年,那又如何?

    温洲商人向来是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与其跟在别人屁股后面,不如自己闯出一片天,哪怕只是一小点,那也是自己闯出来的,何况李均凭借先知,以后绝对能闯出一番更大的天。

    “呵呵,管经理,谢谢你的欣赏,您看我现在交易都那么多了,我是不差钱的。”

    “小伙子,你还年轻,现在是一个混沌初开的时代,你若是跟了我,华夏金融史上必有你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不是钱的问题,这可是留名青史的机会。”

    不得不说管大鳄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钱赚到了他还图谋甚大,他的话语对一般的人肯定很有蛊惑力,后世管大鳄也的确是如此,找了很多人才,万国证券成为华夏巨无霸,甚至证券会的监管层很多建议都是采纳管大鳄的很多建议。

    “管经理志气大,小子何德何能,我只是一个高中生,我还需要读。”

    “什么,你居然只是一个高中生?!”

    管大鳄真无语了,看起来颇是成熟的年轻人,目光深邃,眉宇间有着难以掩盖的智慧,他居然只是一个高中生。

    一个高中学生,居然有这样的魄力,居然有这样的眼光,敢于异地倒腾国库券,这个给他相当大的冲击。

    李均依旧是淡淡的笑意,说道“正是”。

    他感觉面前的李均真是一个妖孽,一个不能用年龄来衡量的年轻人。

    管大鳄心里遗憾地想道“不能为我所用真是可惜啊!”

    此时李均心里想道:“不去万国,是因为自己不愿意为凤尾,现在使劲折腾百万的国库券,在他看来那这也是为自己折腾赚钱,他对万国的金融帝国并不感兴趣,而且那个帝国在七八年后,在管大鳄手里,因为人的贪欲吧,最终还是崩溃了,所以他李均更不会去了。”

    在沪海,对于管大鳄说你大学毕业来万国证券找我之类的云云,李均点头,他觉得认识管大鳄这种人物还是可以的,未来几年是华夏金融股票爆发的时代,有他可以有不少的路子,不过三二七国债期货,李均想着是万万不能参与的,那一次参与获利的人可大都是没有好下场,十分诡异玄乎。

    管大鳄坐牢十七年,魏冬跳楼身亡、袁宝景四兄弟三人死刑一人死缓、周阵毅锒铛入狱16年、刘汗兄弟被判极刑。

    三二七,于华夏金融而言就是一个魔咒,诅咒!

    于李均而言,自然是不太想去招惹那个麻烦的,哪怕后面和管大鳄有交际,也会与他保持适当的距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