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火爆的温洲渡!
    三二七国债交易只要避开最后八分钟,其实一个很好的发大财机会,不过于李均而言,知道那些人的结局,自然不愿意去趟那个浑水。

    和管大鳄聊天了一会金融领域的未来发展,专业与之对话,这让管大鳄打从心里十分赞赏李均,虽然对方年纪小,但是对于金融的认知有着丰富而有深度的共同点,他给管大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年轻人真是不简单,可惜可惜,还不能为我所用,他还那么年轻,以后还有机会,希望他毕业到时候真的可以来找自己,他需要那样对金融行业充满睿智,敢于冒险且富有远见卓识的年轻人。

    时代的未来是属于他们的。

    在银行,李均和管大鳄客气地告别,对于那个求才若渴的枭雄,李均说实话很佩服他,万国证券王国,曾经的辉煌可是浓墨重彩地在华夏金融领域留下重重的一笔,当他拥有无数人才,走上最辉煌的巅峰之后,人呐,就自大了,敢和国家对抗,最后的砸单太疯狂了,注定枭雄最终还是枭雄的结局。

    现在他求才若渴,但是他网罗了华夏所有金融人才的时候,就是骄傲自大了,枭雄的本质会暴露得一览无余。

    在沪海,李均将此次赚的现在是分在两个行李箱,他现在的资金已经累计是154余万!

    走出银行,沪海街头,这年代街上的汽车很少,大多是公车,但是有不少的摩托车和许许多多的自行车,摩托车是先富起来的富豪就像是后世开保时捷,小康家庭骑“永久”自行车就像开奔驰一样倍儿有面,而拥有一辆“凤凰”自行车的感觉完全不亚于后世有一辆宝马感觉似的。

    “车来车往”

    很多**十年代出生孩子的爸妈,他们的爱情就是在自行车上萌芽。

    李均知道再过几年,摩托车会更多了,到时候街上也有私家小汽车跑了,再到后世,大街上全部是汽车,摩托车走出了大城市,被电动车取代,自行车也变成了共享自行车,不是属于个人,而是属于某个公司的了。

    那是一个商业为王的时代,商人的影响胜过任何一个时代,若是你成为大老板,你就是站在食物链的顶层,享受各种社会资源,你就会成为一小搓人,打开报纸,是他们的消息,打开电视是他们的消息,打开手机新闻是他们的消息,打开朋友圈是他们的消息,因为无数人对他们说过的话进行分享,视为圣经……人们正是在议论着他们,羡慕着他们,仿佛整个世界就是为他们准备的,他们能够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在路边很不容易滴招手了一辆沪海出租车。

    李均踏上了返乡温洲。

    这钱越来越多了,人也更加的谨慎了,他需要保证自己的人身,财产绝对安全才行。

    自己要是万一像上次那样真因为疲劳,而再打了一个瞌睡,损失一百多万,那不得哭死。

    搞定铲煤工,这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而不是挣钱,不能有个万一。

    篱笆靠桩人靠帮,关老爷还得靠周仓。

    把那位拉上船,一根扁担就能对付七八个拿着砍刀的人,李均对他的战力很有信心,足够可以保护自己。

    至于像杨百万那样高调开工资请公安当保镖,李均还不想那么高调。

    不过对于铲煤工的信任都是来自后世的报纸和他的见义勇为,李均自然也要对他进行一些调查,他的家庭,还有让很多人知道自己和他在一起,以免铲煤工抵挡不住糖衣炮弹的诱惑,到时候来个嗜主,李均要是那样死翘翘了,那不得哭死在奈何桥。

    所以,此次回去一切的重心是考察那个铲煤工,一个昔日国家的功勋军人,若是为他所用,以后他也就能更加放开胆子,甩干膀子大干了!

    出租车到达沪海码头。

    李均排了五个小时买到了票,他买完之后,今天的票就全部卖完了。

    他一手托着一个钱箱,没票了,人山人海的人开撤了。

    突然,一个人冲过来说:“现在轮船票卖完了,到我家旅馆里住一夜,明天我带你来买!”

    说话之间,李均还来不及开口,那个人就抢走了自己的行李箱,一个装着七十多万人民币的一个行李箱,他抢走了行李箱之后,就往人群里挤。

    从那个人的口气,李均听出了温洲腔。

    他赶紧拿着另一个钱箱追上去,边跑边用温洲话说道:“喂,朋友,快把箱子还给我,我买到了今天的轮船票,我有票的,不用……”

    那个人听到李均说温洲话,这才停下来把箱子还给了李均。

    李均拿回行李后,心里想道“这绝壁的要赶紧拉那个史大入伙,这不知道是李均几次惊吓了,前几次,他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但是这一次,越发地让他不敢再”任性“了。”

    这一次李均买到的船票是硬席,但是因为海上起了风暴,船体不停地摇晃,身边不远处有人吐了三次,在那种呕吐的恶心气味里,经过二十小时,通过轮船的窗户能望见安澜码头。

    统舱的人跑到甲板上欢呼。

    “到啦,到啦!回家啦,老婆孩子热炕头,在外闯荡,回来家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啦!”

    无数人的人在甲板和走廊上人声鼎沸。

    硬席舱里有人说道“人真多,这船幸亏是到了,肯定是超载了,幸亏中途没出状况啊。”

    硬席舱有上了年纪的人说道“现在还叫人多,我跟你讲,早个十年,那一个船上的人才叫多,那时候我们温洲人就开始顶着风险在外面讨生活,做生意,那时候温洲还没现在这么多轮船,很多人要通过关系或者由船员才能带上船,那时候才叫严重的超载,船上的甲板啊,走廊,舱位里,甚至厕所里啊都是挤满了人,解手你只有憋着。”

    旁边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人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时候我刚开始出去闯荡,那时候售票员还与不法分子内外勾结,任意出售船票,中饱私囊。客运秩序一时异常混乱,乘客超载没能被及时制止,还引起沪海海运局的强烈不满。有一次,先后抵港的“长河”号等4艘客轮拒绝载客,驶离码头,停泊在江心屿附近的江面上。我记得这在那时还成了温洲的一大新闻哩,许多人还纷纷赶到江边观唏嘘说道:“四艘大轮船罢工一齐停在江面上,这样的事真的没见过,到现在我也没再次见过!”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