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泼皮!
    “这轮船生意啊,你看这么火爆,我做生意发达了,我就整船,整轮渡公司,这生意我觉得以后还是值得做”其中一个走商说道。

    两人的谈论,李均在一旁听着,他们现在认为温洲轮船如此火爆,也想上去找一杯羹,在李均眼里,那无疑是飞蛾扑火,找死的行为。

    别看现在温洲渡如此之辉煌,今年的客运是九十多万人,后面还会到达百万人,这温沪航线是全国最繁忙的海上黄金线,但是这个行业未来会每况愈下,首先是1990年温洲商人集体建机场,一部分人改乘飞机外出,这对温沪航线其实冲击也不那么大,但是到1998年6月,金温铁路开通,许多乘客改乘火车,温沪航线客流量将会急剧下滑,只剩下8万人,同年8月31日,温沪航线最后一班客轮离港后停开。

    随着温洲航线的“末代客轮”伴随几声无奈的汽笛,慢慢地离港远去……一个轮渡温洲的时代结束。

    一条繁忙了整整几十年的海上黄金航线落下了帷幕。

    时代向前,天堑的大山挡不住伸进大山遮挡住的温洲。

    水路即将萧条和没落,再次买船,搞船公司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从轮船下来到达安澜码头的土地上,李均又回到了故乡的土地上。

    回到出租房住宿屋之内,李均把两个钱箱藏在床底。

    锁了门。

    饿了,吃饭时间也到了,他想先吃点饭,然后再回来睡一觉,明天准备开始着手调查一下那个铲煤工的史大,和他约定的事情也越来越近了。

    现在李均赚钱了,自然伙食也不能吃差了,而且现在正是长身体的事情,前世上学太苦逼,在学校吃的是咸菜,造成身高不够,这辈子他要吃多吃好一些,努力增加自己的海拔,好歹自己已经是富帅了,富得已经有百万,帅,自信的男人就帅,他现在对自己的未来是充满着信心,现在那个高自然也要争取一下。

    饭馆里。

    李均享受着大餐。

    他的口味倾向于鲜美,清淡。

    温洲人不少人很能吃,李均也很能吃。

    温洲鱼丸,温洲糯米饭,温洲鸭子,鸡油菜芯,烹大虾……

    好不丰盛。

    “哟,我瞧着那么眼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小李均你啊!”

    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李均看着来人,是一个蘑菇头。

    八十年华夏是一个逐渐开放的年底,国外的一些文化开始大量涌进华夏,年轻人最先受到国外文化的冲击,而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发型。

    一个好的发型能够造就一个帅哥,当然一个奇葩的发型也能毁掉一个帅哥。

    喊着李均的是熟人,还是一个后世老死不相往来的熟人那种。

    他是李均的堂兄,是太爷爷的曾孙,他的爷爷和李均的爷爷是兄弟。

    本是同根生,可惜一直都是相煎何太急。

    事情要从爷爷辈那里说起,当年太爷爷生了爷爷和大爷爷。

    李均的爷爷只生了父亲一个儿子,其他都是女儿,而大爷爷则是七个儿子。

    当年太爷爷分家的时候,兄弟是各一半,但是后来大爷爷那么多儿子,他要给其他儿子找地,找菜园,不够怎么办?那就是抢李均爷爷家的,夺李均爷爷家的,什么东西都抢走,什么东西都夺走,李均爷爷受气啊,那时候他们来抢,李均爸爸一个,他们是兄弟七个,那也抢不过……

    后来爷爷就让李均爸爸用功读书,后来他爸爸考取了中专,成为了中学教师,再也不用在乡下被他们欺负了。

    “呵呵,李洪哥是你啊。”

    这李洪是大爷爷的第四个儿子生的小儿子。

    “你小子,够可以的,一个人能吃得这么丰盛,这一桌得几十块了,看着我直流口水,但是也直心痛。”

    一天吃饭几十块,在后世那是随随便便一天的事情,但是这个时代那真是不得了,一个月工资一百块,一般人那里敢那么奢侈地吃。

    “呵呵,李洪哥,好巧啊,要不一起吃点。”

    “好,我看你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我也就是添双筷子。”

    李洪笑着不害臊地道,此时他心里却是在很震惊,这李均好像很不一样了,这还只是那个只知道死念书的那个堂弟吗,是那个跟他父亲一样一根筋的那小子了吗?

    祭祖,过年的时候没见他这么开朗活泼,气质沉稳,更重要的是他现在很有钱的样子。

    “他老子发达啦,可是他老子只是个穷教书匠啊?!他老妈,更不说了,皮革厂工人。”

    百思不得其解,百思不得其解。

    看这小子现在气度不凡的样子,完全是大变样,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小子怎么那大的变化。

    对于这个堂哥,李均不痛不痒着,他自个接着继续吃,他对大爷爷那一大家子人都没什么好感。

    这或许是受李均奶奶的影响的缘故,小时候奶奶总说他们欺负自己家的事情,那时候,奶奶恨死他们一大波人了,那时候看她生的是好几个女儿,最后末头才生了一个儿子李均爸,那些年她可是尽受欺负,菜园,天地,他们总是抢自己家的,打不过,她泼大粪,跟他们拼了,可是她被他们用砍材刀背击倒……

    “李均,你怎么花钱大手大脚的,你那里那么多钱,你不还是一个学生吗,对了,你怎么不在学校上课,你怎么在外面?”

    自己已经让对方坐下来吃了,还那么多废话,每个问题,李均都不太想回答。

    可是他现在要回答,这堂哥的尿性指不定到处乱囔囔,他就是一个泼皮,不过后世这泼皮跟着温洲炒房大军,当年套**炒房,这泼皮倒也还是发家致富了,有三四套房子,然后更加瞧不起李均家了。

    每次祭祖,每次老家乡下过年的事情,啧啧,那个嘴脸,鼻孔都翘到天上去了。

    “学校的伙食太差了,我出来加点餐,我这不是为了加餐,所以逃课了吗,所以跑出来了,嘿嘿。”

    李均说的自己都不信,那个泼皮李洪自然也是不信,但是对方没有回答,他也就不在继续追问,而是饕餮地吃起来。

    不过他心里琢磨这李均到底是干啥了,怎么那么有钱,一个人吃这样的大餐,还有他不是好好学生吗,怎么还逃课,看他现在的发型,看他那晒黑的皮肤,他心头一万只草原野马在奔腾,李均那小子,他好像有点捉摸不透。

    他有一种直觉,李均花的钱不是他爸妈的。

    那么,那小子是不是找到什么来钱的路子?

    可是他才高一,怎么就找到了来钱的路子?

    他一边吃着,一边眼睛笑眯眯地对李均上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