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可做包煤矿的急先锋!
    

    “我一定会很快就还给你的。”

    史二眼神明显有些躲闪但是还是粗红着脖子说道。

    他做出保证的时候,眼神有些慌乱,这让对方看到了。

    史二感觉很丢面子。

    他发誓愿一般地说道:“若是不给你,我犹如这棵柿子树。”

    说着史二逵一脚踹断了一颗碗口粗的柿子树。

    “我……”

    李均惊呆了,一脚踹断一颗树,虽然树不粗大,但是那也是活树,碗口粗总是有的,就那么踹断,这史二逵的力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脑中瞬间出戏,那个花和尚倒把垂杨柳,篮球大鲨鱼奥尼尔灌倒篮球框拉倒篮球架的情景,不得不逼得美利坚国nba重新设计篮球架。

    都是那样的感觉。

    震撼。

    十分震撼。

    这哥们力气真够可以。

    ……

    对于现在身价三百万的李均而言,五百块自然是小事。

    李均觉得这人鲁莽,好赌,但是很是真性情,血性,后世曾为哥哥复仇数十人,今天又看见他力气惊人,对于给五百块这种“小”钱,还能买人情,也就准备再次给了。

    “呵呵,史二哥你真是好力气,五百块嘛,我再次给你又无妨。”

    见对方给自己钱,史二逵当即就是大喜得不行。

    “你真是我的及时雨啊,兄弟你等着,我马上去翻盘,马上赢钱就回来跟你兄弟你一块喝酒,你就跟我老娘说我去买酒去了啊。”

    李均:“……”

    还去……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不过人无完人,他的那种性格在某些特定的条件和环境下不见得尽然都是坏的。

    这是李均第二次给史二逵钱了。

    李均感觉自己上一世那么谨慎,那么抠的一个人,没想到这么慷慨,虽然说自己现在有些钱。

    难道真是因为自己有钱了?

    这也不尽然,李均觉得他这是在收人心,自从他第一眼见到史二,他就看中了他的豪气,还有昔日他为他大哥报仇的兄弟情谊,所以他见面就掏出了五百块让他去赌钱。

    这是为他拉拢这个史二做准备。

    未来他要包天,包地,胆大包天地包田(油田),包地(煤矿)……就比如包煤矿,那可都是需要一群狠人才能抢到资源的,这个史二逵的勇武,他看在眼里,倒时绝对是一个可以不错的“打手”级人物。

    当年西山的煤老板后世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财富新贵已经是交替掉了,但是当年他们是多么的有钱,买了多少房子,他们自己也说不清,那完全是一场西山煤老板们的暴富时代。

    西山省是能源大省,遍地是黄金,全国首屈一指的煤炭资源全面拉动省域经济突飞猛进的同时,也滋生了不计其数的个体私营企业老板,他们富甲一方,掌握着富可敌国的资源和财富。

    改革开放之后身价过亿的煤老板频频出现,有背着现金外出一次性购买若干辆豪车的煤炭大亨,有在国家心脏黄金地段一次性购买若干套房产的煤炭大王,有提着现金进京横扫黄金市场的煤炭大妈……

    若说魔都沪海的房子是温洲人炒起来的,那么首都的房子和煤老板们有脱不开的干系,买房阔气,除了全款外,能多买就多买,房产大佬潘石头曾这说他有6000名客户,煤老板占一层,那些煤老板出手阔绰,能买一层就不买一套,能买一栋就不买一层。

    那些煤老板当年个个都成为了暴发户,但是他们知识都并不是太高,刚买完豪宅就可能会进包子铺吃饭,还有动不动就是几百人的火拼,十亿嫁女。

    李均要想包煤矿,不错过那场财富的饕餮盛宴,那么需要一群敢打敢冲,斗狠斗勇的人才能保护他未来的利益。

    而且未来他要尽快尽早布局,后世温洲人也是大军杀至煤矿这块,后来更是占据了西山省境内60%的中小煤矿(包括地方国有煤矿和乡镇煤矿)已经被温洲人承包经营,投资额度从几十亿到数百亿千亿。

    他们控制的煤矿年产量占全国煤炭年产量的1/20。

    不过很多温洲人在煤炭去产能的时候没有脱手出去,不少亏得放血,但是这辈子李均肯定不存在那样子的问题,他只会赚,在国家调控之前脱手。

    他只会在煤炭去产能前上来一场饕餮盛宴之食。

    这史二感觉很合适帮自己去“抢”煤矿,他虽然不像是他大哥那么霸气威武,他长得其实也是十分的凶狠,有着黑熊一般的粗肉,铁牛似遍体顽皮,交加一字赤黄眉,双眼赤丝乱系,刚才他怒吼踹断柿子树的时候,头发立起如铁刷,狰狞好似狻猊,双眼如铃,有一种不可冒犯的杀气。

    光是那副模样就能看出这家伙绝对不好惹,也绝对不能惹得那种。

    当史二从李均手里拿过钱,史大娘被咔嚓的声音惊动走了出来,看到二小子居然把他老子在世的时候种植的一颗柿子树给踹断了。

    “你个天杀的,院子里的柿子树怎么招惹你了,你居然折断它!”

    史大娘拿着扫帚就出来收拾史二,史二一溜烟的跑:“老娘啊,我去买酒去了,你们到时候吃饭也不用等我啦!”

    “你个天杀的赌鬼,酒鬼,你怎么就那么混,一点不像你的哥哥。”

    史二已经跑得没影了。

    史大娘一脸的苦涩:“让你看笑话了,小李。”

    “史婶子,没笑话,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不是?”

    史大回来了。

    吃饭的时候史二还是没回来。

    史大娘一点没等他的意思。

    这史家兄弟两个人的性子真是差得太多了,一个感觉是无数优点的化身,一个感觉是无数缺点的化身,一个性格沉稳,做事踏实,一个性格急躁,毛毛躁躁……不过他们都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杀气,让胆小的人心颤而不敢靠近,真不知道这兄弟二人的父亲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一号人物,有这样的强大基因。

    这搁在古代就是生了两个武将,一个是元帅人物,一个可做急先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