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武林广场焚鞋事件!
    ..,

    在史大家里吃完饭之后,史二都没有回来,对于史二,李均现在给他的评价是一个桀骜不训的人。

    吃完饭感谢史大娘的热情款待。

    李均再次嘱咐史大好好休息几天,暖其这些天跟自己舟车劳顿的心,人心会因为一句话而温暖感动而忠诚,也会因为一句话而芥蒂仇恨绝交,会说话说好话这也是商人必要的情商。

    李均回到了校外出租屋。

    虽然这时代是落后的黑白电视机,但是有娱乐总比没娱乐的要好。

    他打开房东家的古董级黑白电视机,虽然现在它很新,但在李均眼里它真是老古董了。

    中央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接下来是为您播放大型地理人文纪录片《话说长江》

    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发源qh唐古拉山各拉丹冬雪山沱沱河,全长6211.31千米,流经11个省、市、自治区,注入东海。它源远流长,与黄河一起成为中华民族的摇篮,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

    主题曲响起。

    你从雪山走来,春潮是你的风采;

    你向东海奔去,惊涛是你的气概;

    你从远古走来,巨浪荡涤着尘埃;

    你向未来奔去,涛声回荡在天外

    ……

    这是八十年代,一个群潮涌起的年代,东方巨龙已经苏醒,长江也罢,华夏也罢都在朝着未来奔去,那里不再为肚子饿发愁,华夏取消数千年的农业税,那里大楼林立,那里手机,汽车,高科技无所不在,也进入一个没有钱万万不能,有了钱就有了很多可能性的时代……

    这天晚上李均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没有再去学校,而是直接回了家。

    夜晚。

    李均的大舅来了。

    李均的大舅王平凡,名字平凡,但是他那一生很是不平凡,像所有折腾的温洲人一样,从未停止过,只不过他没有很多温洲人一样折腾得很成功,但是不能否认他折腾有闯劲的一生。

    如同所有温洲人一样,他一个劲地扑腾着他的生意,不扑腾不行啊,穷。

    改革开放前,那是天天饿着肚子长大,温洲“三少一差”,自然资源少,人均耕地不到半亩,没有机场,没有铁路,只有一条通沪海恶水路和一条路况很差的104国道与外界相接。

    温洲人被称为“可怜的温洲人”。

    改革开放的概念提出来以后,很多温洲人开始看到曙光,老百姓把脸皮撕下来放在家里,人到外面去做生意,干部把乌纱帽放在办公室里,人到下面领着老百姓去办厂子。

    他们整个群体比其他地方的群体更大胆地在这场变革里积极发展,快速壮大。

    一句谚语在温洲流传。

    “太阳每天总是哪一个,温洲故事每天都是崭新的。”

    白手起家,吃苦耐劳,坚韧不拔,不断进取,不断发展,不断提高,在逆境之中勤奋好学,刻苦顽强,不怕脏,不怕累,不达目的不认输,龙门能跳,狗洞能钻,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善于变通、能大能小、能屈能伸,精明、能干,敢于创业、开拓,适应环境的能力很强,“不想进国企打工,只想做老板”、“如同永不泄气的皮球”。

    泥腿子温洲人自下而上地进行变革。

    1982年,温洲出现创业小**,当地个体工商企业超过10万户,约占全国总数的十分之一,可是它才数百万人的城市,当时30万经销员也就是销售员奔波于各地,成为让国营企业头疼不已的“蝗虫大军。”

    这群蝗虫大军是由农民组成的,出外谋生的可怜温洲人,大舅当年就是其中之一,走男闯北让他见识了不少。

    八十年代末。

    现在经过几年的发展,温洲在追逐财富的路上,发现造假可以更赚钱,不少家庭工厂开始制造假冒产品,现在温洲在外界有不少人在骂“可恨的温洲人”。

    “均子放假啦。”

    “是,大舅。”

    “均子,你怎么晒成了猴精了,你不是坐在教室的……”

    “大舅,我这好好学习,也得好好锻炼身体不是,有句话叫做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我这课间运动运动就晒黑了。”

    “呵呵,你小子这觉悟真高,哈哈!”

    “大舅,我给你泡茶。”

    “你这家伙真是长大了,这么懂事。”

    ……

    “姐,姐夫,我要做生意,我要办厂。”

    “你好好地工人不当,你要去冒那个危险干什么,你没看到报纸上看到全国人民天天骂我们办厂的温洲人是可恨的吗?”李国立劝着大舅不要做。

    李国立拿着的那份报纸是原商业部胡部长的女儿在一家商场买了一双新皮鞋,穿了一天后,鞋底就脱胶,成了名副其实的“一日鞋”,女儿的不满让主管商业的父亲非常生气,此后,新华社记者报道了这件事,从此,商业系统的打假活得由此拉开序幕。

    天杭市一群人愤怒地将5000双温洲鞋在武林广场焚烧,那一把火让八十年代末温洲鞋一下子变成了假冒伪劣产品的代名词。

    这就是八十年代著名的武林广场事件!

    “温洲的鞋子嘛,样子蛮好看,跳舞跳几场就坏了。”

    “下雨天穿温洲鞋走路,人在走,鞋底不走了。”

    “姐夫,那些都是片面的,我们温洲鞋子便宜,几块一双的鞋子,一年穿坏也就几十块钱和一双鞋几十块穿一年的差不多,他们还多穿了三种款式呢!”

    “这么说,你办厂是要造假了?”

    “姐夫你不能那么说,假的当真的卖,那就是售假,假的若是只作假的,那就另当别论。我对伪劣商品的定义是,低质低价,高质高价,都不算伪劣商品,比如说,旅馆的拖鞋不要求质量太好,能穿个几天就好,价格超低,也不叫伪劣商品,只有把低劣的卖成高质的价钱,以次充好,才是伪劣商品。“

    “你这说的荒缪!”

    ……

    李国立很讨厌他们那些商人的投机倒把,反正话三句就不投机,他们就闹翻了,李国立直接回到了房间。

    “不怕被当作资本主义的尾巴割掉,你就去做,到时候不知道怎么死的,我们这个国家是姓社,不是姓资,一个个都想当资本家,哼!”

    “姐夫怎么那么顽固,怎么就……”

    “行了,平凡,我不听你和你姐夫说的那些大道理,你这是到我们家干啥来了。”

    “姐,是这样的,你看姐夫不是都说现在温洲假冒皮鞋泛滥,我要创业做真皮鞋,我现在缺乏启动资金,我找姐夫和姐姐借钱一些。”

    “借钱?!”

    这就是他来的目的。

    “你要做事业,我们家没钱,可是也会支援你一些,姐夫不同意,我做主也给你凑两千块。”

    “啊,才两千块,姐,两千块都不够零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