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继续跑腿发财!
    ..,

    夜晚。

    “吱”。

    感觉有人推房门。

    李均菊花一紧像模像样地做习题。

    “国立,你看儿子很用功,他一定会考进大学的,你看他做题目都忘我了,面红耳赤额头上都沁出汗水。”

    其实那是李均因为热,洗了把脸冷水脸,都没有擦。

    “出汗就对了,学习一事,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考大学,他就应该更加的用功。”

    ……

    “月假”结束,李均又再次由父母眼里的乖乖学生变成了一个这年代胆识大的投机倒把分子。

    离开家。

    背着书包并不是返校,而是直接进了他的秘密小屋。

    因为重生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李均并不能做到和管大鳄那样从黑市里低价收购到了大量国库券,现在只用等着行情一直涨,而李均他只能一直蚂蚁搬家,不断跑腿,异地不停地倒卖来发财。

    要知道在公布沪海成为开放国库券交易七个试点城市之一,他已经带人不仅收购了沪海市面上一半的国库券,还从全国250个大中小城市和偏远农村,低价抄底国库券,他的国库券如今价值至少得有几个亿以上。

    相比于管大鳄那样的资本大鳄,李均赚的的钱就是零头也没有。

    不过三百万在一般人眼里那却是很多很多了。

    赚钱,赚钱,这让他很是热血沸腾。

    “我还要赚更多的钱,因为后世可是一个钞票超级贬值的时代,现在三百万很多,多得别人看了发疯,敢杀了你然后抢你,但是后世三百万在大城市好的位置都买不到好一点的房子,在沪海魔都,你只能去郊区买房子。

    所以他现在要挣很多的钱,然后进行各种投资来钱生钱,

    因为钱这个东西未来社会是生活的基础,也是无数人虚荣的物品,花花世界花花钱币,无人男人为之铤而走险,无数女人为钱迷醉堕落。

    李均带着史大各处银行收购。

    银行的人每次都把李均当作大爷,这是为什么呢?

    很多城市因为国库券开放交易,银行发生挤兑。

    大家都在疯狂的抛国库券。

    那么多年居民积累下来的国库券可是有一定分量的。

    要知道华夏从八十年代初期就开始发国库券,很多人当年是因为爱国购买国库券,因为这国库券发现的时候是打着“国家向老百姓借钱搞建设”的宣传口号,因为1979年到1980年,华夏的财政赤字高达298亿元,是华夏成了新国家以来历史上的最高纪录,为了弥补国库空虚,发型国债。

    从八一年到八七年,国库券年均发行规模是59.5亿元,华夏通过这种国家信用发行国债,集中了社会资金,有力地支持了经济建设,

    但是最初国家规定,国库券不得当作货币流通,不得自由买卖,很多人把国库券便宜地买了,尤其是年轻人,把国库券三四折,五折的价格贱卖,不愿意黑市贱卖的人现在终于等到了国家开发交易,缺钱的他们纷纷涌向银行挤兑。

    温洲一个普通家庭,丈夫祝思建是木材工业研究所食堂大师傅,老婆韩蓉是一家国营饭馆里服务员。

    从81年第一次国库券领回家,老婆韩蓉就觉得十分可气。

    老公当时扣了15元把一张国库券领了回家,

    那时候15元可是老公半个月的工资。

    她责怪老公,家里孩子要买奶粉,本来钱就少,家里不是太宽裕,能不买吗?

    祝思建对老婆说那是上面派发的。

    第二天她也发了工资,但是也扣了15元,他这才对不跟丈夫闹了,那真是上面的任务,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其实当时国家是有“百姓自愿量力,不要求强行摊派”,但是很多单位都是有分配任务。

    夫妻两人每月扣30元工资买国库券,生活更加紧张了,

    有一年还连扣了8个月,家里小孩要奶粉钱,家里要交交水电费,日个过得紧巴巴,而且手上没有闲钱,谁都不敢生病,眼看着家里的国库券越积越多,但是不能用,老婆韩蓉因为没钱抹过泪,经常因为这事情和老公吵架。

    两夫妻前些日子在黑市兑换了两百国库券过日子,救了急。

    现在大街上好多收购国库券的,不过价格还是很低,比以前却是高多了八折以上都是,可是他们不再卖给他们,他们知道银行现在都是九折以上收购。

    “再也不买给那些票贩子们,把国库券卖银行去。”

    温洲的银行的收购价格现在很高,不少人在温洲也发现了投机的机会,就是银行卖给他们的高,到沪海去那还是有很大的赚头的。

    金陵,不少人在捶自己了。

    “当初,我就怎么全部把国库券卖给那小子了,六折,你大爷的,这才几天,国库券现在都九折了,那个该死的,我损失了百分之三十的钱,那个小子,别让我再看见他,不然我打断他的腿!”

    沪海。

    走在全国人民前面的魔都市民他们不将国库券叫国库券,大家都改叫国债,现在它不想是以前那样被沪海的很多人当成是累赘,反而在沪海成为了一种时髦的投资理财产品,不少人主动到银行里购买,有些老年人还通宵在银行里排队。

    未来金融大城的人们他们的金融意识在这个时代就超前,难怪沪海的很多人早期都能靠原始股,买卖股票起家,他们接受金融新事物的能力很强,他们这个群体在金融领域一直都是有魄力又有头脑的”吃螃蟹者“。

    李均在温洲银行购买了国库券三百万,这一次在温洲收购没有像上一次那么悲催,花了三天才收购完,这一次第一天就收购完成了,因为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开放国库券的消息,银行里可以承兑国库券,还是九折以上,他们纷纷抛出自己的国库券。

    现在国库券在温洲银行收购的价格是九三折,银行跟投机商人也不是大爷和孙子的关系了,现在银行也有钱了,温洲的投机商很多,如果那些投机商人给少了,银行还不卖了,买盒卖的博弈开始发生变化。

    李均在温洲用了九六折才能收购银行的国库券。

    不过这个价格,银行满意,也就把大量的国库券卖给了他。

    李均手里295万现金出手,购买了307万面值的国库券。

    赚钱虽然很过瘾,但是赚钱这条路跑腿还是走得很艰辛的。

    李均带着史大一人提着一个大箱子,一个小箱子,四个箱子前往沪海。

    脚步一下都没有停歇过,

    不过坐在轮船上脚倒是歇了。

    史大是闷棍,李均也闷,两人在轮船上坐了一夜,居然一句话都没有聊。

    李均是累得不想说,史大是人形机器人,他做自己保镖以来,都是你问一句他答一句。

    路途真是寂寞。

    不过沪海到了之后,李均仿佛又是打了鸡血,情绪极其高涨,因为他的国库券由会变成哗哗哗的钞票。

    沪海银行今日国库券的行情是一百面值国库券是116元。

    李均的国库券兑换成了356万现金。

    “三百五十六万了啊!”

    走出银行。

    阳光是那么明媚,其实很是暴晒。

    接下来干嘛去,因为356万现金刺激得李均有点小短路。

    看到正在银行马路边玩逗蚂蚁的史大,蚂蚁正在搬家,李均这才明了接下来干嘛去。

    “继续跑断腿挣国库券的钱去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