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在第一桶金上睡了一觉!
    ..,

    史大逵见小老板那一脚踢得那么狠,他有那么一瞬间也是失神了,那个小老板看起来一脸无害的样子,时常说话笑眯眯的,但是发起狠来,真也是让人顾忌。

    史大道:“老板,我们报警。”

    “报警?算了。”

    李均只是淡淡地回答道。

    听老板的意思,史大遂再次陷入沉默不再说话。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那群人打懵了。

    李均和史大也立即撤出了杨州。

    至于史大说的报警,李均没有做,事情越闹越大,不仅浪费他发财的时间,还有可能将他带入更大的危险。

    曾经有人说这年代局子里某些人也是黑得要死,而事实也是那般。

    那些局子里的人肯定第一得盘查你那些钱的来源。

    而这种异地倒卖国库券现在还没有没被官方公告允许,这是属于投机倒把行为。

    说不定他们来个冤假错案,把你的钱给吞了。

    因为这年代的冤家错案二三十年后拿出来翻供的不少,然后索赔几百万,但是那么多钱有什么用,最好的年华已经逝去,一个个变成了老头或者是老太。

    拿着那些钱,孤独终老,一辈子算是全毁了,父母的送终都做不到,也没有子嗣留下。

    有钱能买到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甚至是五十岁,人生最好的年华吗?

    答案是不能。

    有的人更惨,比如聂某斌,十**岁的生命被草率地执行死刑,二十年后才被改判无罪,坟头都长参天大树了。

    那年代证据意识没有后世严谨,不仅是缺乏现代化侦探手段,而且没有监控,没有眼睛的角落发生些搞你的事情,谁知道呢?

    而未来,无数监控,无数眼睛,还有严谨的司法,坏人虽然有,但是草菅人命,肯定是相对而言少之要少,而且强调证据意识,这才使得很多年前,甚至二三十年前的冤家错案才得以昭雪。

    对于对自己产生歹意的厂二代。

    那一脚踢得够狠。

    李均觉得自己也算是报仇了。

    “呵呵,报警?”

    “这年代喊的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口号好听而已”

    还是那句老话:趋利避害。

    李均可很是有点,不太相信这个人心因为改革而被动荡的年代。

    要是遇到穿到制服的人渣,那他可就要被吃得只剩下骨头渣了。

    后世这个年代走来吃亏的人经常会说,要不是某些黑了心的坏人纵容,争夺石矿,煤矿,沙场……也不会是那些斗狠赢了的人控制了,那些人成功地转型成沙场老板,煤矿老板,石矿老板,坐在资源堆上天天数着钱,利益一环套一环,让其他人再也一点插入不进,没猫腻,狗都不信。

    ……

    时间过得很快。

    第一桶金做国库券生意,也慢慢充满了激烈的竞争。

    倒腾的投机商人无数。

    整个国库券的行情被炒起来了,利润的空间越发地小了。

    这个如今捞到第一桶金的“事业”,也算李均他自己第一次做生意吧。

    上一世,李均固守自己的教师事业编制,只是想想创业而已,这一世,他倒腾起了国库卷,作为一个学生,他是没有钱的。

    这如同所有创业的人一样。

    创业的时候都是没钱的,不过事实也是如此,有钱就不叫创业了,叫投资了,当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怎么白手起家,从零开始,往往第一桶金是最难的,同时还需要一颗坚持不懈的心,无论遇到多少艰难险阻,都不要轻易地放弃,坚定的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这是创业的毒鸡汤。

    那个毒鸡汤下,李均这辈子是幸运的,有着先知作为依仗的他,敢于富贵险中求,敢于借贷高利贷,虽然一路上有不少人牛鬼蛇神挡道,但是他还是想当顺利的。

    因为。

    相比于其他人捡垃圾,卖鞋子,起早贪黑漫长的第一桶金无疑他们是走了很多弯路。

    而且。

    就是想想前几年很多温洲人发财赚得第一桶金都是从别人不耻的事情开始,李均真的幸运多了。

    当初那些温洲人他们穷疯了,穷怕了,穷出鬼了,不愿意继续守着那三亩田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下辈子,子孙下下辈子还是吃苦受穷的命,砍头不可怕,穷得饿的叮当响,才是可怕,所以他们进城做着各种别人不耻的事情首先赚钱生活费,再不断的寻找商机,然后他们所到之处,在那个什么都是刚开始的年代,处处皆是商机。

    如今很多城市还在谈资谈社的问题,而温洲城里现在人人都在做生意,五湖四海的做生意,他们由八十年代初期的偷偷摸摸到现在是胆子越干越大,不少人都发财了。

    那叫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李均这一次重生算是赶上了温洲这场八十年代末的潮流,撑死胆大的干,不停地折腾倒卖国库券。

    上辈子他被固守事业编的父亲所耽误,老子说什么就什么,那些昔日小伙伴当年胆子大的,飘扬过海做生意的,不少都发了大财,基本实现财富自由,而他却因为亲人的一场大病就陷入破产的境地,他感觉上辈子算真是白活了,这一世,他要从此海阔天空任鸟飞,搏死搏活也要搏出个甲鱼翻天。

    如今倒卖国库券,从小包到大包,到行李箱,到麻袋,到几个行李箱,几个大麻袋转眼之间就过去大半年了。

    ……

    李均还请了三个农民工,麻袋挑着国库券进入银行进行交易。

    李均和史大一路严密地监视着,以防他们打开箱子,打开麻袋。

    ……

    又是一个月过去。

    国库券的利润越来越稀释了,沪海国库券行情开始了波动,不再是一直坚挺,一直都在涨,而是有时候还会比上一次的价格要低。

    暴利开始结束,现在再有人购买国库券也只是在吃利息了。

    对于先前买了国库券的事情有人后悔,有人也不后悔,那些人之前收走了他们的国库券,那时候国库券在他们那里也没什么样,那些投机商人收走了,也是救了他们的急,因为那就是生活,需要把钱搭在日子里。

    由于对整个国库券政策完全的把控,李均很好地控制自己交易国库券的节奏。

    再交易国库券,钱还是能赚到,但是李均不愿意再去赚那么一点了。

    索性就停止了异地倒卖。

    现在的李均在出租房里,坐在钱堆上,数钱。

    他发财了!

    他把行李箱,麻袋全部打开了。

    全是钱,全是钱,很多很多的钱,足有690万元。

    心砰砰在跳。

    以后自己再也不是那些女人眼里的小气男人了,再也不说别人有钱就了不起吗?因为自己有钱了。

    如今。

    不说让别人知道自己有这么多钱然后眼睛红,现在的李均自己眼睛都红了。

    他把钱都放在房间的地板上,然后摆成了一张床,然后躺在钱堆上睡了一觉,一觉醒来浑身发麻。

    但是看着这些钱。

    他看到了他未来更为广阔的钱途!

    多大的人了,自己还这么财迷心窍,居然在钱堆上睡着了。

    不过,自己现在才是十七岁的身体。

    “年轻真是好啊,瞧,刚才身体那么麻居然一下就全部好了。”

    “来到这一世,第一桶金是拿到了,那么从今天开始,这一世的未来与众不同”李均对着地上的一堆钱说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