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缝合怪上门!
    

    点券成金,“投机倒把”赚这么多钱,这是李均以前从不敢想的。

    之所以称呼为“投机倒把”。

    这是因为关于商业行为的官方定调,还在九二年邓公南巡之后,在深市说道,经济发展过程中,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彻底摆脱封闭,开眼看世界。

    现在李均想着自己有钱,还得藏着掖着,不能四处申张着。

    这一切要等一个叫做邓公的老人发话。

    邓公是一个伟大的人,之所以伟大,在于他敢于改革,运动刚过去,这种改革不亚于又一场革命,年迈的他敢于我以我血荐轩辕,成为破局者。

    华夏的经济在计划经济体制模式下,同一单位干活不干活工作都是一样,大大降低了人的积极性,经济就像是一潭死水,造成华夏极度的穷困潦倒,穷则思辨,华夏必须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虽然现在大潮已经被正式展开,华夏经济也被部分激活,但是一切都是出于石头摸河的阶段,还有几年,官方才会定调改革的步子还有更大一些。

    那时,巨龙才开始正式腾飞!

    现在,先富起来,太有钱,还是一个自带原罪的名词,所以有钱了不能太伸张,也得收着点。

    第一桶金690万,李均准备存进温洲银行五百万。

    温洲银行的利率还是蛮高的,一般银行的利率这年代是5.4%,但是温洲作为自发建立温洲模式自发地,这让央行也批准了温洲金融改革作为试点城市,银行储蓄利率可以上浮7个百分点,年利率可以达到12.4%.

    也就是说李均存进去500万,利息一年都有60万,吃利息都可以吃一辈子了,不过李均知道这是因为银行缺钱,所以利率这么高,后世都降到3%,如果钱多,最多是5%。

    银行的女营业员甜甜地对着他笑道:“同志,你办理什么业务。”

    “存钱。”

    “存多少?”

    “五百万。”

    女受理员吓一跳!

    “同志,我带你去我们的vip贵宾通道。”

    存进五百万到银行后,李均将另外一百九十万,一百万他继续藏在了出租房的床底,还有九十万,他准备搬到家里去,这么想着,他也开始实施了。

    搬了一部分到家里。

    忙忙碌碌大半年,一晃眼高利贷的半年还款利息时间到了,他向来做事情细致,但是百密一疏,这么大的事情因为忙倒是给疏忽了一些。

    将一些钱搬到了家里。

    他父母都不在家。

    他去外面小馆子里吃饭。

    现在是暑假时间。

    他的母亲还在皮革厂上班,而李均的父亲暑假到省城去继续教育去了,他是一个文学爱好者,还是省城诗协的成员,这年代诗歌是很火的。

    在温洲城轰轰烈烈的商业行为的时候,老头子坚守着他的内心,你可以嘲笑一个皇帝的富有,但你不能嘲笑一个诗人的贫穷。

    父亲那些人是坚守文化的一群人,他们正感觉温洲的文化正在被消失,所有人的人都朝着资本主义腐化,成天想着赚钱,发财,人人都掉进了钱眼子里去了。

    温洲城的变化,也是未来华夏的变化,经济和科技发展太快的时候,文化就会相对没落,因为大家都在追求直接的质提升,等到一段时间后,文化又会兴盛,经济出问题,科技有点停滞了,文化会重新让大家思考更多生命的意义所在,文化和经济是相互交替影响,就像是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也是华夏在改革开放之后,很多口袋有了,官方开始大力打造文化项目,那些年的暴发户嘴脸太让人面目可憎了,精神贫瘠不说,带坏诸多社会风气。

    李爸一直是在文化领域坚守的人,热爱传统文学,相信中医,后来对气功也着迷。

    不过,明年之后,父亲就不再参加诗协的事情了,因为他心灵受到了撞击,诗歌坛上几个顶端的诗人相继离开这个世界了,比如1989年海子山海关卧轨自杀,身边带着四本:《新旧约全》、梭罗的《瓦尔登湖》、海雅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说选》。

    诗歌文化在经济浪潮之下,不能当饭吃,文艺青年不再是时代的骄子,会挣钱发财敢不要脸一家一家搞推销的泥腿子,拿着刀子的莽汉,胆大包天无法无天的粗陋汉子会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海子和那个纯真年代就那么消失了,海子有一首诗面朝大海,这样写道: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可是海景房一般人在后世是买不起了,四五百万呐!

    温洲一家高利贷公司。

    “那个借贷两万的年轻人回来了。”

    “哦,呵呵,半年到期了,第一笔利息他现在已经是晚付了一个月,现在利上加利,我们去找他还钱吧。”

    这里的还钱不是说不还本金,而是没有按时还利息,高利贷是只要能交利息一般就不会催债。

    “不主动还钱的人很多,你们知道高利贷怎么收回钱吗?高利贷收回钱不是依靠借贷人的信用,而是放贷人的暴力。”

    “老高”对着一个新来的员工说道。

    “可是要是那些人真还不上呢?”新人问道。

    “还不上,那好啊,如果对方是男人,就让他的父母,女人,朋友帮他换,父母可以抵押房子,女朋友可以让她进入来钱快的风俗行业,朋友就那么卖命了,但是如果他有一个有积蓄的朋友,那就让他死皮赖脸的赖上他,如果这些还不够,那就让他去乞讨,随便一个路人,向路人下跪乞讨求他借给钱,直到他凑够钱为止。”

    “那不是太没尊严了吗?”

    “虽然听起来很惨,但是他们能用尊严换来钱,这不是很好吗?”

    “那如果他们欠的实在是太多了,还不上那么大的款子怎么办?”

    “那就比较糟糕了呀,如果他欠款真的已经大道完全还不起的这种状况,那就只能让他用“命”来还钱了。”

    知道那个李均的客户回家过。

    “老高”带着缝合怪,还有那些手下来敲门了。

    “老高”的高利贷公司新来的员工,老高看他长相看上去很斯文,做事情也还是放不开,于是吩咐他去敲门,让他练胆子。

    “你去敲门。”

    年轻人轻轻嗒嗒嗒地敲门,礼貌地问道:“请问有人在家吗?”

    这么客气?

    之前跟他讲的东西都是废话吗?

    对于借贷者没有按时还息,这是违反了他们的规矩,违反了,就要遭受原始丛里的暴力报复!

    “得暴力收款啊,这时候还讲客气?”

    “我们可是别人眼里的王八蛋啊,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老高”一脸的古怪,而此时旁边的缝合怪一把推开那个新来的年轻人,把李均家的门当作拳击沙包砰砰地地打。

    “那个李均,我知道你在家,你赶紧出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