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太震撼了!
    

    对于老高的找上门,李均或许是因为有钱了小瞧了他们。

    没想到他们像是一群疯子直接找上门来。

    半年没有及时还款,还主要是因为不停地异地倒卖国库券,耽误了这还高利贷利息的时间,刚着家没多久就被老高们找上门。

    当他的钱交在老高的手里,他感觉到家里的门开了,一定是老妈回来了。

    然后站起身来挡住……

    可是李妈眼睛犀利,她看到了那几摞票子,她心里是咯噔一下,儿子,怎么拿那么多钱。那有几摞钞票。

    而且,儿子正在把钱给那些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她在外人面前勉强地保持镇定。

    家里的这些外人,实在有些……

    除了两个人(带着金丝眼镜的老高和那个新人)面目和善一些,其他的人莫不是凶神恶煞之徒。

    最可怕的是一个人,脸上有一道从右眼角途径鼻梁一直到左腮的刀疤,整个像是一张衣服连烂了的脸,长得青面獠牙似的,这人面部那么明显,他就是缝合怪了。

    李妈目光扫过缝合怪,还扫向一个粗脖子的光头,还有好几个描龙画凤的人,一看他们全都不是善茬,这是一群什么样子的人啊!

    “呵呵,李均同志我们的事情办完了,那么我们就走了,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老高对着李均妈微笑点头了一下,带着人离开了。

    李均的妈妈虽然是皮革厂工人,小学文化水平,但是李妈妈却是一个很贤惠的女人,上一世是那样,这一世依旧是。

    那些人走后,李妈妈将门准备关上,发现不少邻里正在观望。

    她心里“咯噔”不停。

    李均现在有很多事情想问一直都是十分听话的儿子。

    她发现自己对自家的儿子看不透了,自从儿子剃寸头,皮肤晒黑,儿子整个就换了一个人似的。

    因为过于对儿子的信任,所以放松了警惕。

    现在儿子居然和那些不三不四描龙画凤的人来往。

    他的父亲李爸可是对儿子抱着很大的期望,一直培养李均,使得他的成绩都是年级佼佼者,拿奖状是拿到手软。

    外面那些邻居看到儿子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要是被孩子他爸知道了,他爸一直期望儿子上进考大学,对于外面那些让孩子早早辍学经商的人,他很是看不起,最讨厌那样子,他希望儿子上进读,但是儿子,今天拿了那么多钱给人,这儿子是做了什么,那么多钱。

    她语重轻长地看着李均说道:“儿子,你是要考大学的,你知道吗?”

    “妈,我知道。”

    他父亲在上一世就是那样从小就灌输着他,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干燕大上清大,研硕博……一直给他灌输着读人的理念,

    李爸因为运动错过了很多念的时光,十分遗憾当年没有去念大学。

    “你知道,那么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要让你爸知道了,你这样不务正业,招惹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这会让你爸很失望的。你跟妈好好说说,那些人是干什么的?”

    这刚好被老妈逮住了,李均再怎么圆下去,也不好圆了。

    本想说是那些人是我的朋友。

    但是这话吞回肚子里去了。

    “妈,那些人其实只是我的债主,放高利贷的人。”

    “啊!儿子,你……你借高利贷那玩意干哈啊!”

    “妈,其实是这样,我借高利贷做了笔国库券的生意,您儿子现在发财了,以后你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李妈没有关心儿子挣了多少钱,而是感觉如临大敌。

    在李家,在李爸的家长制下,整个家庭是重视文化,重视知识,李爸一直都将家里打造成一个香门第,十分在意自己的名声。

    他在角色上有着自己的定位,面对剧烈的社会转型和温洲市蓬勃的资本市场经济,他一直都是坚守斋而不是面对市侩的市场,八十年代里,有两种知识分子,一种是面对外部环境如何变化,一部分是仍然不为所动,坚守学者的传统角色,默默耕耘,不求闻达,为求学问,心无旁骛,坚持思想学术拒绝现实的诱惑,另一部分知识分子则是走出斋,面对社会转型,他们入局,积极参与经济活动,应该放弃传统的“君子不言利”的观念,他们逐渐在强大利益和诱惑面前,迷失自我价值,成为物质既得利益的代言人,变身为世俗眼里的“成功人士”。

    无疑,面对日益物化的社会风气,李爸是前者,他保持着理想主义色彩,还让整个家庭秉承这种道德和价值观,在整个社会浮躁的风气中,他让自己的国度不迷失,他不愿意和有些知识分子将自己的知识,还有独立人格去市场交换售卖。

    李爸是中学老师,这年代初中毕业就叫文化了,何况他还是中学老师,他一直以知识分子自居,李爸在温洲人以赚钱为乐趣的时候,他这个知识分子在获取非物质文化中寻找乐趣,就像他的国度不是属于他身边的世界。

    因为他属于前者的知识分子,所以他对于温洲如今的惟利是图的市场商业氛围很是批判态度,对于周围的环境和温洲模式是经常详加审查。他不能改变这个城市市侩生态,但是他一直保护着自己思想领域的生态,让自己,让自己的儿子不掉到钱眼里去,他不觉得物质就是整个人生追求的一样,精神文化才是。

    因为他是文革运动之中带着遗憾的知识分子,他对着“文化”有着近乎空前的热情,不过他是属于保守派,对于现在这个世界,身边边的群众都掉进了西化派,资本主义里,他心里很不舒服。

    他时常跟李妈抱怨说“瞧瞧现在的人都掉进了物质主义里面去了,一个个人开始变得自我,自私,很功利,思想极其浅薄。”

    对于温洲这个时代精神发生这样急邃的转变,李爸很是抗拒的。

    在李爸的灌输下,整个家庭也是李爸的价值观。

    现在儿子居然背地里做生意,借高利贷赚钱,他还是一个学生,他还要考大学,这肯定与他的价值观极其相悖。

    李妈看着李均,语重心长地说道“儿子啊,你不能不务正业,你不能这么小就想着赚多少钱,你爸时常跟我说,这人不能看他赚了多少钱,得注重的是有没有文化,有没有地位,受不受人尊敬,你爸那么注重名声的一个人,你居然借高利贷做生意,儿子你要考入大学,满足你爸的夙愿,你听话,这事情到此为止,你要上进读。”

    儿子要继续这么干,那肯定就是跟他爸唱反调。

    所以,刚才李妈下意识地首先没有问儿子发财赚了多少钱,而是为了李均现在不务正业而忧心忡忡。

    李均看了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什么,李妈那里知道后世不是唯读轮,而是相当时间内以金钱为主流价值的社会,一个没有钱就是万万不能的社会,她或许能理解李均冒险赚钱的心。

    从忧心之中李妈回神过来问道“儿子你借的高利贷你都还钱了吗,要是没有还钱,我一定给你借,借了还,你以后就好好学习,你爸再过几天就要回来了,你借高利贷的事情一定不能让他知道了。”

    “妈,我不是说我发财了吗,高利贷都还清了。”

    “还清了就好。”

    李妈猛然高音道:“啊,你发财,你那么小,怎么能发财。”

    “妈,我真发财了,不信,你看我赚的钱。”

    李均在自己居住的地方藏了一部分钱,在家里也藏了九十万,加上刚才给出的四万多,现在还有八十多万。

    当八十万现金从床底拉出来的时候。

    李妈妈额头大颗大颗地冒着汗水,整个人身体不可遏制的颤抖起来,心脏的跳动剧烈地加快,一股热血喷涌向大脑,耳膜像是被大鼓敲了一棒槌,一阵轰鸣,然后她两眼一翻,她直接是失去了知觉。

    李妈竟然一下子给吓晕了过去。

    李妈活了那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到这么多钱过。

    不晕才怪。

    太震撼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