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价格闯关之惊弓之鸟!
    缝合怪见李均年轻虽小,但是却是很有志气,短短时间内能挣钱四万多还了高利贷不说,如今又是为了一个人还三千贷款,这是一个仁义的人,还是一个很有头脑很会做生意的年轻人,未来定然有着无限前途,想到算命先生的话,他答应了李俊。

    缝合怪那满是蜈蚣疤的脸扭曲着道:“那谢谢李老板赏我一口饭吃,以后我就跟李老板干了。”

    ……

    李均这几日对着史二逵,缝合怪说成立外贸公司。

    有钱,有人,李均是时候注册自己自己的第一个公司。

    这个“外贸公司,即将连他在一起,一共是四个人。

    这天他们跟着缝合怪一起去将钱送给了那个老高的家人。

    这缝合怪虽然比自己还丑陋,但是这么仁义,史二逵也很是敬佩,是条对自己口味的汉子。

    接着着李均也很是雷厉风行,带着两个人去工商局注册了公司,注册资金是10万元。

    这两个人看到李均的实力之后,更是坚定了跟随李均的心,这年头十万,可是相当于后世的几百万不止

    李均开始吩咐二人找办公室场地,选择公司的地址,还有李均需要一个仓库,他需要储备皮夹克。

    这天夜里,他这个未来经济学副教授猛然想到了即将来临的一件不好的事情。

    “为什么八十年代有倒爷?”

    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国家,无一不把价格改革放在重要位置。

    华夏的经济体制改革,难度最大的也是价格改革,而价格改革又是整个经济体制改革成败的关键,过了价格改革这一关,那么其他事情就好办。

    七十年代改革开放后,八十年代中北海决议将计划商品经济定位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由此,价格改革的目标也就由原来仅限于解决价格扭曲问题,发展为造就一个新的价格形成机制,使价格成为调节经济的手段,这就要让价格回到交换中去形成,用市场定价机制代替原来的行政定价机制。

    然后,真正要让价格回到交换中去形成,就得全面放开价格,但是放开价格是有很大的风险,有前车可鉴。

    1948年。联邦德国放开物价,一个月之内食品价格涨价2倍,出现了大规模的群众示威,1980年,波兰放开食品价格,价格上涨,造成工人大罢工,波兰首脑,以及执政党被迫下台。

    从计划经济中统制价格过渡到市场经济自由价格,为什么在过渡时期总要出现价格大幅度上涨?这是因为,在统制价格事情,潜伏着大量的隐性通货膨胀,这种通货膨胀一般不表现为价格上涨,一旦价格放开,这种隐性通货膨胀就要释放出来,价格就大幅度上涨。

    而华夏的改革必须是稳妥的,当然不能一下子全部放开价格,于是采取了一个过渡办法,先放开一部分产品的价格,暂时保留一部分计划价格。

    这样同一种产品就有两种价格,计划内那部分是计划价格,超产部分是市场价格,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市场价格远远大于计划价格,这种同一商品,两种价格,那就是经济学所说的双轨价格,放开的那一部分就是市场价格。有了市场价格这一轨,就打破了指令性计划一统天下的僵死局面,使经济生活出现了生机。

    过去,全民炼钢,闹得人仰马翻,十几年才增产1000多万吨钢。而那几年,国家没花多少钱,不声不响地增长了1000多万吨钢。双轨价网开一面,使不能纳入计划的乡镇企业能够用较高的价格在市场上买到原材料。这是乡镇企业蓬勃发展的条件之一。

    “双轨“实际是“双规“,同一商品在同一时间、同一地方有两种不同的贸易规则。如果马路上有两种交通规则同时起作用,一定会出现混乱。

    尽管经济学家布鲁斯说过“双轨制是平稳过渡的桥梁“,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也说过,华夏实行的双轨价格是由统制价格转向市场价格的“天才的解决办法。“但是,双轨价格的确也给华夏带来了经济秩序的混乱,成了难以忍受的肮脏泥淖。

    在双轨价格的条件下,作为生产厂家,总会千方百计地少生产价格较低的计划内产品,多生产价格较高的计划外产品,还要想尽办法把计划内产品拿到市场上卖高价,因此,一些计划范围内的合同不能完成;作为用户,就千方百计地多买计划内的商品,少买计划外商品,还会通过各种手段去套购计划内的商品。

    这样,市场价格冲击了国家计划,常常使计划落空;计划价格的存在,又阻碍市场正常发挥作用。

    双轨价格之间摩擦和撞击的结果是,两种价格都在起作用,又都不能有效地起作用。计划失控了,市场机制也不灵。也就是到1988年,华夏将会出现经济秩序大混乱。

    比如倒爷就是这样产生的,一家旅馆里,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一位“倒爷“将手中的一张钢材提货单,卖给同房间的另一位“倒爷“,每吨加价200元。第二位“倒爷“又把提货单卖给第三位“倒爷“,每吨又加价200元。就这样,这张提货单没有出旅馆,就倒腾了4次,4个人不费吹灰之力获取了暴利。这批钢材的价格由每吨700元加到1600元。

    双轨价格造成经济秩序混乱,国内倒爷横行。

    今年年底,华夏中北海疆对价格改革下定最大决心,加快价格闯关、长痛不如短痛。

    中央电视台即将广播关于这条新闻关于价格、工资改革的初步方案。不过当时并没有讲什么时候开始改革,不少人不少报纸媒体认为闯关马上就要开始了,电视台在传达物价闯关时,还提到军队警察要做好准备,防止价格改革中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然后当天,全国各地就开始出现了抢购。

    那是华夏改革开放后最大规模的抢购,可以说是触目惊心。

    从草纸到电池,从服装到鞋帽,从彩电到冰箱,见什么抢什么。着了慌的居民们恨不得将所有的纸币都换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物品,恨不得将几代人所需要的东西都买齐。

    有人买了200公斤食盐,有人买了500盒火柴,有女人扛走了10箱洗衣粉,混乱的秩序使得商店不敢敞开大门,在一个门缝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在门缝之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在抢购队伍里,拥挤、谩骂,有的地方还出现了小的骚乱。

    与抢购同时发生的是银行门前排起了挤兑的长龙。为了抢购商品,居民大量提取储蓄存款的风潮。

    有银行营业所因不能及时支付,柜台被愤怒的储户推倒。

    这一场席卷全国的、造成人们极大恐慌的抢购风潮!

    在公布那个闯关价格消息之后,华夏随即发生极其严重的通货膨胀,李均犹如惊弓之鸟,他需要迫不及待地先倒腾几万件皮夹克,要是在闯关新闻出来之后,那么他将付出两倍多甚至更大的价格来购买,那可是多花几百万啊,所以他现在迫切地希望立即马上购得数万件皮夹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