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狐媚子小姨!
    这天夜里。

    李均在昏暗的灯光下一直思考,画画写写着关于价格闯关和收购的事情。

    李爸看见儿子半夜还在房间里思考,用功,他很是满意,这孩子知道努力学习,很不错。

    勤奋就应该是这样子的。

    读书不是有三重境界的。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是第一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是第二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第三境界,儿子不正是这第三境界,读书就要使出那头悬梁锥刺股使出吃奶的劲头。”

    所以,李爸心里甚慰。

    此时李均在想着,怎么快速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得最大的利润,才不是看书啊。

    怎么立即马上在老妈那个厂子收购足够的皮夹克,因为时间不多了,就一两天时间啊。

    老妈皮革厂的积压皮夹克,有几万件,李均琢磨着怎么快准狠地收购。

    “通过老妈去认识厂子里的人?”

    李均在纸上画了叉叉。

    “因为这是不行的,他都答应李妈好好念书了,李妈说她挣钱,儿子负责好好念书,这不露馅了吗?”

    “那,不能通过李妈的关系寻找皮革厂相关的人,那找谁?”

    李均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个小姨子,以前一直喜欢躲着的那个小姨子,后世跟着皮革厂老板黄鹤跑的那个小姨子。

    自己的那个小姨子啊。

    那个小姨读完初中就辍学了,不念了,她觉得自己不是念书的料子,而且外公外婆的年纪也大了,既然念不出来,她就工作了,给家里挣些钱。

    小姨子成绩不好,那个颜值不输后世的大明星,而且她唱歌特别好听,而且还特爱武力。

    只是当年,小姨子哭哭啼啼地回来,那个姓黄的老牛可是很伤了小姨子的心,第一次看见她女人了一回。

    她说自己把最好的年华浪费在那个混蛋的身上那么些年了,而且知道身世的她感觉生无可恋似的不相信很多东西,然后就一直单身着,她终身未嫁,改行成为一个五六流演员。

    现在的小姨子是去年下半年就跟着老妈进入皮革厂的,听李妈说现在那个皮革厂就对小姨子关照,李均自然知道什么猫腻。

    那个老色鬼是看上小姨子的美貌颜值还有身材了。

    通过自己的小姨子么。

    李均心里其实有些忐忑,因为自己的那个小姨子是最让李均不好意思的一个人,还是最让李均抓狂的一个女人。

    有人说男人一生之中总是会出现宿敌的。

    那个小姨,李均觉得她就是他人生的第一个宿敌。

    这怎么说?

    那对于他而言,是一件很不好意思开口的事情。

    他从小是被那个小姨子给欺负。

    那个小姨子不是外婆的亲生女儿,是外婆收养的,然后跟李均同岁的,不过捡到的时候确实要比李均大一点,喝过李妈的奶,当时李均还在李妈的肚子里。

    虽然同岁,但是女孩子小时候比男孩子都要发育得早,所以她当年一直比李均长得要高,差距最大的时候足足高了李均一个头。

    小时候,那小姨子简直就是一个男人婆孩子王,理着小男孩的发型,也不爱念书,就是一个和男孩子们一块疯耍的假小子,小时候李均的成绩好,每次去外婆家,李均考试得奖状总是被大人表扬还有很多玩具,而小姨子她感觉家里人不喜欢她了,不给她买玩具枪,不给她变形机器人……

    她为了得到那些宝贝,然后三拳两脚就把李均打倒在地。

    除了抢东西外,在乡下野惯了的她欺负李均的招数还有很多,比如趁着他坐下的时候突然把椅子抽走,比如她用鸡蛋砸自己,比如弹弓打自己的屁屁……

    小姨子那些霸王龙的做派,李均一直都忍着,人小懂事却也早,她是小姨子,她是女的,不跟她计较。

    有那么个受气包让自己怎么虐都不反抗,这让小姨子虐李均很是上瘾了,很是喜欢和李均玩。

    就连睡觉都要一起。

    后来许久后李均才知道那个小姨子没和自己有血缘关系,只是名分上是自己的小姨子,想到他们一起喝奶长大的,小时候更是搂着在外婆家睡……直到十一二岁,他们还在一个被窝里滚过,而且在外婆家,他不小心还看到小姨子洗澡,那身材,那光靛子…

    好不羞耻的感觉。

    最不得了的一次,李均不小心摸到了小姨子那双圆润修长的大腿,从此那顽劣的小姨子就更是没停止找过他的麻烦。

    虽然这小姨子很多时候,在李均心里一度比哥斯拉还恐怖的存在。

    后世,她居然被那个老黄牛给拱了,李均却是一万头野马在心头践踏。

    这一世,他准备找小姨子,然后找到那个黄老板,低价收购他的皮夹克,然后等马上爆发的价格闯关,皮夹克翻倍涨价中后悔死掉,到时候他还能有心思哄小姨子,蛊惑她……到时候他不得恨死小姨子。

    然后那小姨子这辈子就能脱离那个黄鹤的魔掌了。

    想通了,想到办法了,李均长舒出一口气。

    今年中北海下决心进行价格闯关,他现在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高中生也无法阻止,何况这种改革试错是华夏最好的一节课,这也不全然是坏事。

    不过这一场1988年秋季爆发的物价暴涨和全面抢购,被认为是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一次经济失控,李均重生之后居然差点把这茬忘记了,看来理论终究是理论知识,联想到实际总是慢上一拍,李均感觉以后要把一些重大的事情写进笔记本了,好记性还是不如烂笔头啊!

    这天夜里。李均梦到了这个时代很多人倒国库券,倒地皮,倒木材,再到俄罗斯倒卖服装,在开往俄罗斯的列车上,无数怀着”寻金梦“的“倒爷”,带着渴望,带着憧憬,用汗水和血水杀开了一条中俄民间贸易的线路,艰辛与辛酸换得了高额的回报,然后,怀揣着金钱,返回国内,开公司,建工厂,办实业……他们是改革开放初期最善于抓住商机的那拨人,然后李均梦见了他成为了其中之一。

    醒来,他这一世,的确是其中之一了,不再只是那个买不了北上广房子的李均,不再是那个梦想着胆大包天的李均,因为他这一世每一步都在胆大包天的干着!

    第二天,昨天晚上那个想到的“曹操”居然上门了,这让李均很是万万没有想到。

    见到小姨子了。

    还是那张后世有着冻龄一般的狐媚子脸,现在更是满脸的胶原蛋白。

    此时,李均的小姨子,王宝宝笑盈盈地对着李均道“小李均,听你妈说你上次见我来就躲啊,提前跑到学校去了,你这次让我逮住了吧!”

    “受死!”

    “那是多久前的事情啊,小姨饶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