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吓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温洲。

    一处学校门口。

    李中照正让儿子李煜在卖运动鞋。

    李中照是谁?他是李均大爷爷的第六个儿子。

    他生的儿子李煜今年读初三,比李均差一岁多,现在16岁了。

    前世他们可是发大财了,过年时候祭祖没少给李均一家人小鞋穿。

    不过,他们后世再怎么发财,也是从卖鞋子起家的,什么都做开始的。

    李中照听儿子说他同学都是穿他卖的那种运动鞋。

    于是拉着不念书的李煜跟他一块卖运动鞋。

    “啊,爸,去我们学校门口,我不去,到哪儿卖我也不能去学校门口卖!”

    李中照动员儿子道:“我看到哪儿去卖也没有到你们学校那去卖好,你们学校几百上千的学生,就这么一箱鞋子,肯定不一会儿就能全部卖光!”

    “爸,我那么多同学在学校里,我怎么好意思去哪里卖,那我得多丢人啊!”

    “不好意思,你不念书想做生意,我今天就告诉你这做生意就没有不好意思!”

    李煜很不高兴了。

    “找自己的同学去卖,那是不要脸的!”

    “嘿!你这个臭小子,要什么脸?你说黄花大闺女的脸,还是小媳妇的脸?想做生意除非大老板才要脸,我们这种小生意那里要得了那么多脸面,得把脸拉下来才能赚大钱!”

    李中照指着自己的脸:“你以为你爸我在你同学那里卖东西也是不要脸吗?你二爷家的李均他爸还在你们学校教书,我去他学校门口卖,你以为你爸我真不要脸吗?我也想要脸,但你爸我知道,现在这张脸比起吃起饱穿起暖来,没那么重要,吃的流油,穿得体面,赚了钱,当了大老板,我们别人面前才有大脸面!”

    李均六叔对儿子的教育和李爸对儿子的教育截然相反。

    后世李煜成为了一家运动鞋的老板,然后投资加油站发了大财,不过李均家没有沾上一点光,富在深山有亲戚,穷在闹市无人问津不说,李煜还瞧不起李均和李均爸。

    为什么?因为他们家一家穷教书匠,穷啊~

    均瑶外贸公司。

    史大逵作为副总,在老板交代完事情后,他当然还要强调一下子了。

    “大家谁都不要掉链子。”

    “好好干,老板说回头给大家一笔丰厚的奖赏!”

    于李均而言,安排好均瑶公司的战术。

    那就是行动了。

    不过快速行动不起来,因为这年代的交通是慢悠悠的。

    首先温洲这年代因为诸多大山的阻挡还没有火车,也没有飞机,不过再过几年就有飞机了,这年代温洲先富裕起来的“农民”泥腿子不仅集资造龙港这个城市,还要集资建立飞机场,这是世界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那是1990年温洲要造机场,中央不批准,急切想“飞起来”的温洲老板先斩后奏,掏出占总投资额80%的9000万元,华夏第一个以民间集资为主建造的机场“生米成熟饭”了。

    有了机场就要有航线,航空公司不开,一个叫王耀的农民购销员走进民航局,“胆大包天”开出国内第一条私人包机航线。

    所以外界说温洲人胆子大,什么都敢干,天上的飞机都敢承包。

    这不是外人吹捧的,而是他们确实做了那个年代以及后世很多人都不敢做的事情。

    他们在改革开放初期没有像其他地方的人一样迷茫。

    所谓改革,如同科技革命,如同社会变迁,很多社会风潮对人们的冲击和影响不亚于战乱,瘟疫,很多人都会感觉茫然,温洲人也茫然,但是茫然温洲人感觉那也得先填饱肚子,这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乱世让普通人绝望,却能让英雄声名鹊起,变迁让普通人迷茫,却让英杰飞黄腾达,历史就是这样。

    温洲的老一辈,他们闯劲,他们异军突起,强势上扬,引起世界瞩目的生意经被誉为华夏的犹太人,那是不怕砍头,就怕饿死地“干”出来的!

    现在是1988年,离温洲人造飞机场还有两年,到时候李均不介意入股,而且前世自己一直做着胆大包天的梦,梦见自己策划了王耀的那场“胆大包天”的商业行为。

    这一世,真是充满无限期待啊~

    未来会有飞机,但是现在得苦哈哈,要么选择做颠簸的汽车出温洲,要么选择坐船到沪海,再从沪海多坐上千里到首都去。

    李均选择了第二套方案,因为坐汽车颠簸山路走出温洲,现在的道路状况可没有后世水泥路柏油路面那么好,不少地方是坑坑洼洼的,路上的环境也很差……坐轮船,再转火车到首都,相对而言安全系数还是要高一些,要是以后飞机场建成功了就好了,到时候就直接坐飞机好了,现在去沪海是一夜,去首都bj又得绿皮火车几天几夜的路程。

    选择了第二套方案,员工也立即去买好了船票。

    李均再次坐上了沪海的轮船,不过这一次他悠闲多了,再也不用像以前他们坐一趟轮船就担惊受怕,现在与他随行的人越来越多了。

    他也开始拥有了更多的安全感,或者说没有了忧虑感。

    以前异地倒卖国库券孤身行动的时候总怕自己被人惦记上,总怕被这个年代一些扒手给盯上。但是如今有缝合怪和史二逵这些强人在,他可以高枕无忧地打瞌睡了,虽然现在没有枕头。

    瞧见那些贼眉鼠眼的人只是看看缝合怪金强的那张脸,就很知趣地离开,不然就感觉自己自找没趣了。

    李均心里很安心。

    缝合怪就像是核弹一样,什么都不做,就有威慑力。

    一路上李均睡了一觉,到达沪海,再从沪海转车到首都燕京,李均买的是高级软卧票,这种卧铺是四个人一间的,李均一行是七个人,四个是退役的军人,和侯军一样都是史大逵介绍过来的。

    买了七张去燕京的软卧车票。

    有三个人是一个车厢,另外四个人的车票是分散开的卧铺票。

    缝合怪,史二逵自然和李均是睡在一个车厢里。

    当李均来到车厢包厢里。

    里面有一个女人,一个年轻不大的女人,她看到缝合怪和史二逵二人凶神恶煞的模样,她是吓一跳。

    李均安慰道:“那个女同志,不用害怕,我们不是坏人。”

    “不害怕才怪!”

    女人立即找到列车员说换车厢。

    在沪海的轮船上李均很闷地睡觉,以为在火车上可以找人聊聊天。

    但是那个漂亮女同胞却是被吓走了。

    看来自己这两个员工长得太狠不仅会吓跑牛鬼蛇神,还吓能吓跑良家妇女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