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狂放年代!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刻章本就是幌子,赚的是小钱,对方答应了李均。

    他开始做了自我介绍,蛇头叫朱国明,外号弥勒佛,朋友们见他笑起来跟弥勒佛似的,就起了弥勒佛这个外号。

    “各位老板,去老毛子那里好啊,那里的姑娘又白又开放~那里男人少女人多,你们也可以为国增光,带女人回来做朋友或者老婆。”

    ……

    李均从弥勒佛那里知道了不少的信息,当然不止是漂亮的俄罗斯姑娘。

    关于旅馆的,关于租房的,这里很多地方住宿着很多老毛子。

    现在一些人看到了老毛子在这里采购,知道这里有生意可做,一些胆大和聪明的华夏人现在也在试着奔向联盟苏。

    李均问对方怎么没有去,弥勒佛说他的大哥正在淘金联盟苏,而他是在后方,整货物,顺便刻章,做蛇头赚点小钱~

    李均问了对方大哥的名字,叫朱国富,说不定在联盟苏能遇见。

    现在华夏和联盟苏的贸易才开始,多一个朋友就是多一个讯息。

    在秀水街,通过熟悉此地的弥勒佛,李均找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带着院子,现在还能找到,再过一两年估计再找这样的仓库,那你是想都不要想。

    这秀水街将变成”国际倒爷的后仓库“,所以在华夏有句话叫做什么都要趁早。

    现在能做留学生签证,到时候倒卖的华夏倒爷多了,这条路也走死了,到时候是有公司做旅游签证,这个被发现之后,后来因为前苏联和东欧的剧变,令中俄两国经济有很大的互补性,一方面俄罗斯急需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另一方面中国需要俄罗斯的原料及工业产品,加大双边贸易符合中俄两国的共同利益,这才开通了商务签证。

    华夏的很多早期改革开放政策,都是自下而上发展起来的,不过这也多亏邓公那句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抓得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这个让很多人胆气倍增,敢闯敢干。

    未来也正是“倒爷“们的所作所为,使铁板一块的流通体制出现松动,直至坍塌。沿着他们的足迹,原来为国家所独有的外贸体系在私营企业和国际“倒爷“的联手作用下走向开放。而随着贸易的发展,从前的“倒爷“将为变成未来的华商。

    李均目光扫了一眼他带过来的一些人,其中有几人是史大的退役战友,底子都不错,现在是均瑶外贸的部门主管,那个李敦厚一路下来他感觉其为人沉稳,做事也比较仔细,细心。

    “李敦厚,李主管,你跟弥勒佛走一趟公安局,你比较细心,看看这人的身份信息有没有造假。”

    弥勒佛不高兴了,鬼叫道:“卧槽,李老板你还不信我。”

    “呵呵,弥勒佛,说实话,我信你,但是我的弟兄们不信你,走一趟好让我兄弟们安心,不然他们觉得我这个老板是个傻子老板啊,呵呵。”

    “好吧,走一趟也没啥。”

    “那好,这是你的咨询费。”

    李均递上了两百,弥勒佛接了,他是大钱小钱都赚的那种人,不赚白不赚。

    “那敦厚同志,我们现在就去吧。”

    很快,他们回来了。

    没有问题,是真实的信息,这就是李均给了对方钱,对方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知道他家在那里,那么就好办了。

    谅他也不会再拿两万块跑路。

    李均交给了他两万块打通关节费,到时候签证,护照之类的全部办下来,再支付他一万二,怎么这么贵,人多啊,李均这次可是带着大队人马四十个人过去,分摊到每个人头其实也不多,七百多这是正常的价格。

    接下来的日子,李均在秀水街等待史大逵他们运货过来。

    史大逵开始一路还很顺利,但是后面开始遇上路霸了。

    不过这在改革过程之中也是很正常。

    任何变革都意味着有动荡,有混乱的过程。

    而八十年代正是这样,整个社会的风气,各行各业,各个领域,与其说是开放,不如说是人性在各个方面上都没有尺度,用狂放这个,来形容这个时代更贴切。

    车匪路霸这个词,现在在这个年代很是火爆,那些疯狂的杀人越货专门抢劫来往长途车的团伙罪犯,是后世的年轻人,很难想象的,他们无法想象这时候车匪路霸到底有多猖獗。

    有一个村庄被形容为罪恶之村,整个村子里面的男女老少,都是抢劫犯。他们在国道上长年频繁作案。不仅把车上的货物钱财全部抢走,车也会被抢走。司机,多半就灭了口。也有偶尔能从他们的魔爪下侥幸活命的司机。

    那个后世称之为罪恶之村的村庄从八十年代开始疯狂作案,一直到九十年代初,才被剿灭。

    他们抢了多少车,杀了多少人,估计他们自己也数不清了。只知道,公判大会的时候,那个村子里,光死刑就被判了几十个,不久就被枪决。村里大部分人都坐牢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

    他们被剿灭,据说是长期出现跨省命案,一个省对另一个省十分的恼羞成怒。后来闹的很厉害,才联手把这个罪恶的村庄剿灭了。

    这年代车匪路霸非常普遍,但是他们这个村子,算是把杀人越货当成了一个产业来经营了,分工特别明确和专业,手法狠毒,效率极高。

    不过这年代,开大车,搞运输的人也不怂,他们在大多数人还在田地里背朝黄土的时候就出去跑大车,都被人看做是很有出息能挣大钱的人,他们开大货车跑长途,也知道车匪路霸非常猖狂,抢钱抢货都是小的,杀人抢车的都有,所以大货车司机车头都准备了钢钎,套筒,刀,有的还带着沙枪。

    这时候大货车司机都知道,没事路上绝对不要停车看见招手的理都不理,真碰上打劫的拉出钢钎就打,这年代大货车司机也没一个好脾气的,那怕是一大把脾气都爆炸得很,打架是家常便饭,那都是因为这个年代那些车匪路霸给逼出来的。

    史大逵带着兄弟们北上长途运输皮夹克经过安抚城,正路过一个村庄。

    这是夜里,可是一些披头散发的妇女正坐在公路中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