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恶的开放与绽放!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史大逵没有经验,要停下来查看情况,可是司机不让下去。

    那些女人大晚上像是鬼一样,有不少工人看到更是害怕得不行。

    这样被拦住了车,车队不能走,不管这群女人干什么,总得下去。

    司机说:“我们直接开过去。”

    史大逵立即不同意道:“那不是得压死人了,这不行。”

    “没事,她们看我直接开过去,她们就会散开的,我们开长途车的,有这种经验的。”

    “不,万一,他们不躲开呢,那不就是杀人了。”

    飞驰运输公司的司机没说服史大逵。

    “下去可以,你最好带东西下去。”

    史大逵见司机好心,也就拿了一根钢筋下去。

    他下车之后,哗啦,路两边冒出一大群人来。

    “这是一副要打劫的模样!”

    史大逵对着几辆卡车如雷大吼道:“兄弟们抄家伙下来!”

    “哗啦”

    卡车下来三十多号壮硕的大老爷们,手里都有家伙,村民一见对方这是有准备,他们虽然有一百多号人,但是还有老弱妇孺,打起来,谁干过谁,真不一定。

    “退!”

    拦路打劫的村民退走了。

    不少工人额头冒汗,刚才黑压压的人,要是真干起来,他们真怕自己会交待在这路上。

    卡车队继续向北开去。车队在安泰的时候,又遇到一波路霸。

    这一次史大逵听司机的指示,直接开过去,不过速度相对而言不是很快。

    见车子居然不停,那些人吓得鸟兽散,然后卡车畅通无阻地前行。

    史大逵这次是服气了。

    不过车队在集宁市的时候,那招不管用了,那些拦路抢劫的人,居然在路上摆上了钉耙,还有一棵大树砍倒横在路上。

    碰见这种情况,一般司机也只能认倒霉,冲不过去,抢就抢吧,装个怂卖个乖。

    但是这一次司机们知道不用怂,不用卖乖了,因为他们现在有几十号人爷们。

    车队停下来,又是围了一帮人。

    这帮人没有老弱妇孺,而都是爷们,年轻力壮的。

    他们人数有二十多人。

    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车上居然下来了三十多号人,比他们还有多。

    为首的人想到这些卡车上藏着这么多人,肯定是有好货,他觉得他面前除了七八个人看起来还比较厉害的样子,其他的人好像都是很怂包的模样,那天夜晚,那些人惊恐的表情村民没看见,但是这一次是白天,那些被李均雇佣的老实巴教的工人在阳光下,在路霸的长砍刀下,显出了他们原本胆小怕事的模样。

    劫匪见了。

    自然是觉得,这一票对方虽然人多,但是都是胆小鬼,自然可以做。

    史大逵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昨晚对方数百号人他们退走了。

    现在二十几个人就敢欺负他们三十几个人,这是自己这边的工人没有了黑夜的掩饰,这气势完全是弱了。

    他需要做点什么,那群老实的工人要是打起架来,得成一群待宰的羔羊。

    他“刷”地走出来,走到路霸似乎是领头的人跟前。

    不过他走出来的时候,昔日里几个就战友,如今同在一个公司的同事他们都是紧跟着史大逵,他们这些人在一起,那是谁也攻不破的桥头堡,可以对战这伙强人,他们很自觉地围着史大为中心。

    史大怒斥道:“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犯罪,你们还有没有法律。”

    一个满脸横肉的人哈哈大笑地向前走了过去,正是那个领头的。

    “麻痹的,什么是法律,老子不懂,老子大字也不认识,只知道你们要么给钱,要么留下货,这就是老子的法!”

    两人对骂,跟在史大逵身后的几人和路霸们对峙着,双方一副箭上弦,刀出鞘,一触即发。

    “那我就要挑战你的法,你若是打败了我,我们给你货,但是你若是输了……”

    满脸横肉的人打断道:“和你单挑啊,好像可以,好像你们那边人似乎好像多一些啊!”

    满脸横肉的笑得很鸡贼,因为他实在瞧不起那帮老实巴交的工人。

    “你看上去对自己很自信,恰好,老子也是一个很自信的人,老子最能打,所以老子成为了这帮兄弟的老大,若是你打过了老子,老子放行,放你们一马又何妨,老子很喜欢跟能打的人干架,这很刺激啊!”

    满脸横肉的人一副吃定了史大逵的模样。

    可是他不知道花儿怎么是那样的红。

    史大逵可是一个单打独斗的好手,就是七八个围攻,他也是丝毫不惧的人。

    一个凭借力气干翻所有同伴的人,可能干翻一个天生力大,然后在部队以及战场历练的史大逵吗?

    答案很显然。

    交手只是几下回合,史大逵就一记背摔制服了横肉。

    然后用刀子顶着他的喉咙,让你的人撤了!

    “撤了,不然割破你的喉咙!”

    满脸横肉的人没想到对方居然那么厉害,几下就将他打趴下了,他无奈只能让其他人撤了,史大逵的战友指挥工人清除路障,移掉横在公路上的大树。

    到了最后,史大逵才放人。

    路霸车匪,不止是史大逵遇到,就在这一天,一名华夏战士徐洪烈从家乡返回部队,他乘坐的客车潜伏上了车匪,他们向乘客勒索钱物,还对一个妇女耍流氓,对方拒绝不从,但是歹徒一边对妇女耍流氓,一边把她往疾驶中的车外推。

    此刻,在角落里打盹的徐洪烈被惊醒了。见此情况,徐洪烈冲上前去,大吼一声:“住手,不许这样耍横!“歹徒看到有人干预,便把注意力集中在徐洪烈身上。徐洪烈挨了两个耳光之后,脸上火辣辣的,嘴角渗出了鲜血。

    他为了保护车内其他乘客,没有马上还手。歹徒的气焰更加嚣张,继续把那位妇女往车窗外推。军人的天职使徐洪烈再也无法沉默。他一脚把后面的一个歹徒踢得不停地后退,又狠狠一拳打在另一个歹徒胸口上。不料,从后面又窜出两个歹徒,一个抱住徐洪烈的腿,一个死死地卡住他的脖子。最先寻衅的那个姓任的歹徒掏出匕首,向徐洪烈胸口猛刺一刀。在这生死关头,徐洪烈只有一个念头:和他们拼了!狭窄的车厢里,拳脚施展不开。四个歹徒把他团团围住,穷凶极恶地挥刀猛刺徐洪烈的胸、背、腹……

    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的迷彩服,也染红了座椅、地板。

    肠子从受重伤的腹部流出。

    司机把车刹住。歹徒纷纷逃窜。此时,身中14刀,肠子流出体外达50厘米的徐洪烈,奇迹般地用背心兜住往外流的肠子,紧跟着跳下车来,用全部的力气往前追出了50多米,然后一头栽倒在路旁……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真不是一个被后世年轻人一厢情愿预设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美好自由开放的时代。

    对于一些在外闯荡的人而言,那是一个看上去很糟糕的时代,不只是一些思想的开放,更是各种恶的开放与绽放。

    史大逵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一路惊魂地和众人抵达首都。

    他立即发了寻呼:“老板,人货完好抵京,现正开车前往秀水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