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国之北大门满洲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是朱猩金,这个长得很粗犷带着邪笑的男人,李均是一时间心头真是百感交集,内心甚至是一场风暴酝酿了一场似的。

    因为这些人谁能知道会变成畜生呢!

    尔后他们会将这辆通往财富的富贵列车将会变成人间炼狱,成为一辆厄运列车,这些人的行径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那次是一次恐怖事件,很多人噩梦了一辈子,并惊动中北海。

    当时列车开出国门,之后被四个犯罪团伙血洗四次,抢劫,强爆,伤人,六天六夜里,犯罪团伙无恶不作,妇女是遭到迫害最严重的群体。

    朱猩金就是四匪首之一。

    他们之所以猖狂作案,是因为那时候联盟苏解体,国内混乱,而且在跨国列车上,华夏警察管不着,外国警察也管不了。

    打劫列车的歹徒多持致命武器,一个包厢一个包厢地抢。拒绝交出财物的男旅客遭遇毒打,强行搜身、翻行李,而女旅客则被要求脱光衣服,将藏在内衣里的钱“上交”。

    对待反抗的旅客或跳窗逃跑的旅客,歹徒持械伤害,甚至停下列车,下车追砍。

    在“中俄列车大劫案”时,列车旅客那是反复遭抢,旅客携带的钱财、首饰、物资洗劫一空,可谓全部吃干榨净了。

    此时。

    餐桌上互相打量之间。

    朱猩金越发地感觉到年纪轻轻的李均十分不凡。

    他心里告诉自己这人不简单,感觉这家伙的头脑和胆量都不比社会上闯荡了很久的老家伙弱。

    重生之后,闯荡了一些时日,接触了上辈子没有接触过的那三教九流,李均面对这个未来的坏胚子,穷凶极恶的歹徒没有丝毫紧张,而且他知道这个人的命运,一个将在未来被死刑的人,他眼里不仅是看穿还有怜悯。

    朱猩金有点讨厌那种对方对自己眼神,刚才是什么眼神,被对方刚才有着怜悯的眼神看着,他有点不爽了,但是面上他还是笑呵呵地道:“兄弟,俄语说得很好,要是我能说俄语,那么我发的财就更大了!”

    “对了,兄弟,我们介绍了完了,你还没说你的名字呢?”

    “呵呵,我叫李均,木子李的李。”

    “哈哈,李老板,为庆祝我们认识,我们兄弟几个走一个!”

    朱猩金邀众人跟李均碰杯。

    “兄弟啊,这些老毛子真不是东西,对我们华夏人可是歧视了!”

    这匪首现在愤世嫉俗,后世怎么凶残地抢劫自己的同胞,这真是一个让人不知所以然的一个人。

    “呵呵,朱老板,你这么说,是因为刚才?”

    “不只是刚才,小李老板,你是没来过联盟苏,这是你第一次,你是不知道,这节列车的两头各有一间盥洗室,其中一间总是锁着,供列车员专用。人多盥洗室少,不论有多少人排队等候,他们都不会发善心。不过也有例外,在排队的人实在太多时也允许俄罗斯人和欧洲人使用他们的“专厕”。

    还有火车到苏境内,列车员经常清扫盥洗室,并且每到一站都要临时上锁,以保持车站的清洁,但是列车在华夏境内,他们那些列车员就很少清洗了,而且在列车进站时没锁过一次。”其中一位倒爷也是跟着愤愤地说:“我们华夏人还真是到哪儿都受歧视!”

    听了一会朱匪首他妈的抱怨,李均没有特别地说什么,他就听着,做一个倾听者,偶尔也反问几句。

    ……

    几杯酒下肚。

    朱猩金拍着李均的肩膀道:“兄弟,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到时候在联盟苏多多关照彼此,大家都是出来闯的”。

    这些商人的话,李均要是以前肯定信了,现在嘛肯定不全信,以后会更少的信,这些家伙变坏之后,刚开始是熟人不抢,但是到了最后,熟人照抢不误不说,还抢得最狠,殴打得最狠。

    “哐当”

    “哐当”

    列车下一站是到达满洲里。

    从那些倒爷的嘴里,李均知道接下来火车在满洲里短暂地停车之后,就会离开华夏境内,进入外蒙的国境之内。

    言谈之间,有倒爷喊着朱猩金猩猩,随即一些粗鄙的话要冒出来了,几言片语之中,李均听出来了有人是刚出牢狱。

    不过李均也不惊讶。

    这些华夏的国际倒爷,以及未来一部分的华夏倒爷这些商人可都不是善茬,进过监狱的劳教、刑满释放的人,他们出狱后无事可做,于是想通过当倒爷赚些钱。这些人开始赚钱了,但是后来赌博输光,想找本,就偷,抢。

    还有一些倒爷,因为到了莫斯科后,沉迷于当地的赌场和嫖皮肤白皙的俄罗斯女人,花光了赚的钱和老本,在未来会生出了坏心,开始偷盗、抢劫其他的中国倒爷。

    总之这个列车上的江湖可没那么简单。

    从这几位早期国际倒爷那里稍微了解了一些联盟苏的情况,李均再喝了两杯互相留了号码和寻呼bp机号然后站起离开。

    但是之前邻座和自己隔空碰杯的老毛子拦住了李均。

    史大逵以为老毛子找老板的茬,他一个箭步从走廊冲了过来。

    浓眉大眼的老毛子拦住李均,用俄语说道:“华夏的兄弟,俄语不错,我叫鲍尔,大家称呼我为北极熊,我觉得和你们华夏人做生意,我缺一个翻译,我请你当我的翻译。”

    居然对自己抛出橄榄枝来了。

    这让李均是万万没有想到。

    “呵呵,鲍尔,我对翻译没有兴趣,我也是做生意,我们没有机会成为老板和员工的机会,但是我想,我们有机会会成为合作伙伴,我在列车5车厢16包厢,待会你要是吃完,可以去那里找我,我们可以谈谈。”

    ……

    列车疾驰在蒙古,包厢外有人在喊道:“快到了满洲里站了,出了这里就是要出国门了。”

    李均看着窗外,即将到达的城市,内蒙有着比南方要蓝得多的天,南方气候湿热,所以水汽比较多,而北方比较干燥,没有水汽的遮挡,天显得特别的蓝。

    车窗外,蓝蓝的天,白白的云,一望无际的大草原。

    那是hlbe草原。

    列车开进满洲里,经过一段时间的停站之后。

    汽笛声重新响起。

    列车正驶出华夏国门。

    满洲里国门是华夏的北大门,金碧辉煌的华夏国名七个大字挺拔醒目的镶嵌在国门上方,多名武警战士守卫在阁楼的两旁。

    国门,一个国家的象征,是一个国家的尊严,是东方巨人的国魂。

    李均看着窗外庄严的国门,看到那日夜守卫着华夏北大门的边防战士,他感觉到国门是森严的,威武的,也是壮丽的。

    列车呼啸而过国门,华夏国门,还有华夏已经在李均的身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