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暴利的自由贸易市场摊位!
    ,精彩无弹窗免费!

    颠颠簸簸犹如坐过山车不说,还是百码的速度。

    坐老毛子的车,真是一种冒险!

    此时李均却是想到进入联盟苏不也是一种很大的冒险吗?

    随时可能被联盟苏的海关罚没,或者被列车劫匪俄罗斯灰色会给打劫,然后空溜溜回到解放前,这才是一种更大的冒险。

    可。

    现在他的资产虽然是六七百万,在这个时代那是一笔非常庞大的数字,足够一家人舒舒服服过上好日子。

    但是李均为什么要来联盟苏,这个即将崩溃,陷入混乱,无秩序的国家,一不小心可能就要丢命的地方。

    他来这里是赚钱,赚更多的钱,这是他的野心,也是对未来一种焦虑感,这个社会是不断发展的,钱那个东西就会在无形之中不断贬值。

    现在沪海的房子几万就能搞定,可是后世,那里的房子,五六百万你才能拿下,钱就只能全款买一个窝了。

    李均有无数的先知可以发财,所以他绝不允许自己的手里的钱处于不断地贬值之中,他要将他们不断地滚动起来,然后钱不断地生钱!

    现在跟鲍尔去找一个好的卖皮夹克的地方,他那些买皮夹克的钱会变成更多的钱!

    那些卖皮夹克集贸的地方也是这几年发展起来的。

    老毛子对抗欧美,军备竞赛,注重重工业的发展,却忽视国内消费品工业的投入,老毛子手里有钱,跟西方世界,欧美又关系一直恶化,而华夏刚刚改革开放取得一定的消费品成绩。

    这给老毛子倒爷和华夏倒爷创造了绝佳的赚钱机会。

    现在老毛子过不下了,政府也打算学习华夏的改革开放,所以一些政策开始耸动,这时候到华夏去倒货,一大批洋倒爷发财了。

    所以建立了简单的贸易自由市场。

    李均现在去的就是那种地方,他甚至脑海里还构想自己也建立一片属于自己在莫斯科的贸易自由市场。

    因为再过几年,老毛子用两年时间就想走华夏从1978年提出到现在1988年,十年改革开放取得的成果,实现大跨越的时候,大批的华夏倒爷带着无数的消费品蜂拥而入,他们要寻找卖货的地方啊!

    后市那些摊位费可是惊人的天价!

    一个贸易自由市场涌入十万商贩,有华夏人,越南人,韩棒子国人,阿塞拜疆人,塔吉克人,俄罗斯人,土耳其人,其中来自华夏的商人能有1万左右。

    别看华夏人的比例不到10%,但整个市场销售的商品有90%以上来自华夏,而贸易自由市场的摊位实际上就是一个废弃的集装箱,租用摊位的价格在市场建立初期并不高,只有几千美元,未来特别是1990年解体前后生意火爆,一个摊位的转让费已经炒到7万美元,除了一次性租金以外,商家每月还要交纳4000美元的费用,市场老板只需要从其中拿出一小部分作为上缴国库,其余大部分都是作为纯利揣进了腰包。

    李均要趁着大批华夏倒爷,一大波来临之前,就狠狠的捞他一笔不说,他也想联合老毛子搞他一个贸易自由市场。

    车子颠簸得他血液翻滚,他野望的内心也跟着热血沸腾。

    ……

    一进入他们造访的莫斯科的自由贸易市场,这里的规模现在并不是很大,但是也有数百商贩在买卖,人流量也很是可观。

    不过很奇怪,这里没有人大声地叫嚷,大家都是在很安静的做生意,商贩没有叫嚷,买东西的老毛子也没有特别大的喧哗。

    偶尔一些老毛子询问,或者商贩介绍商品。

    想象中华夏的那种人声鼎沸,热闹了得完全没有。

    一个摊位前面。

    “先生,这顶帽子最适合您,买一顶吧。”

    中年男人拒绝道:“我不需要帽子,我这头上就这几根头发数都能数过来。”

    “好吧。”

    这时候,鲍尔凑上前去。

    “先生,您不能那样想,您知道带上那顶帽子,别人可就不会数落您的头发了。”

    听到这话,俄罗斯大叔,胡子一翘,这很有理啊!

    于是他对着商贩道:“那顶帽子,我买了。”

    站在自己的角度想说服客户,客户感觉你想卖他东西,只是想赚他的前,但是站在客户的角度去说服客户,客户感觉你在帮他解决问题。

    从营销的角度看,鲍尔是一个很会做生意的人。

    此时,勃克很高兴地拍着鲍尔的肩膀。

    “嘿,我的老伙计,你从华夏回来了。”

    “是啊,勃克,我从华夏回来了,我回来就立即给你卖了顶帽子。”

    “你说你随便动了下嘴,就让那人买了帽子,你说你怎么那么厉害!”

    两人热情地熊抱互相拍着肩膀。

    分开后,勃克问道:“鲍尔,你身后的他们?”

    “哈哈,勃克,给你隆重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华夏哥们李和他的员工。”

    “你好,又有华夏人来开始来抢我们的生意了”勃克扯着嘴道。

    李均道:“呵呵,生意大家都做得,怎么能说抢?”

    勃克哑然,对方竟然在说俄语,也就是他听懂了自己不友善的话语。

    既然自己没友好,那么他索性就不掩饰自己对华夏人的情绪了。

    “华夏来的,在你们的国家,明明是人走的路为什么却叫做马路?”

    听口气,这个联盟苏的生意人似乎对李均有点没好言语,感觉他在把华夏人比作牛马,和牲口走一样的路,如果真把马路的来源说法回答,估计也讨不了什么好。

    鲍尔也不知道勃克为什么有意见似的。

    只见李均依旧好脾气地回答道:“呵呵,我们国家走的是马克思主义道路,所以简称马路。”

    听到这句话,勃克被李均的聪明,大度,以及胸襟折服。

    “你真是一个很聪明的华夏的人,这么机智的回答,原谅我刚才的无礼。”勃克真诚地表示歉意道。

    鲍尔也帮着勃克辩解道:“哥们李,请你原谅勃克,他其实并无恶意,他的个性有点……”

    李均笑了笑:“鲍尔,不用解释的,我们华夏有句话叫做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而不是敌人,勃克对我们华夏人有些成见,他的意思并不是针对我个人,况且他不是道歉了吗?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为何对我们华夏人意见那么大,我倒是很好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