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遭遇野蛮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南岛的风,徐徐吹来,让人很是凉爽。

    李均带着关鹏等人前往海亚市东边不错地势的地方,虽然所看的地方正光秃秃的,但是李均知道这里不久将是寸土寸金的地方。

    所以他看向那些光秃秃的小土坡眼神都是很灼热。

    沈志伟带着几个人来到海亚市南边。

    这里不是靠海,有些地方还是奇形怪状石头土地。

    沈志伟就是在会议上说出政府部分未来规划,以及提出南岛省地皮会升值的均鑫地产员工。

    现在政府在规划,若是把规划中几个好地皮囤到自己手里,不等规划完成,只要在规划图里,那些土地就算是不盖楼,卖地皮就是哗啦啦的赚。

    跟他一起过来的人问道:“沈老大,你先前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些寸土不生的地方未来都会变得比黄金还贵,这里都将是高楼大厦吗?”

    “是的”沈志伟十分肯定地说道。

    对方疑惑地问道:“那老大,你怎么不投资,可以单干啊!”

    沈志伟听完摇头。

    他不甚唏嘘:“我虽然知道,但是我现在也没钱买这里的地皮,再怎么便宜,这里一亩地皮也得卖上**万,这**万,按照现在的工资水平,得让我们要奋斗一辈子啊。”

    哪怕沈志伟现在知道地皮会很赚钱,但是他没有本钱。

    “老板说了,会给我们年底分红,而且工资很高,我觉得跟着他干,他未来一定不会亏待我们,大家好好做事情吧,这地皮要选好了,老板赚了,一高兴,我们分红一定不会少,我看我们老板年纪虽然不大,但是他是干大事情的人。”

    沈志伟可是深刻地记得老板招他的时候,可也是对他亲口承诺,也可以说是一种表态,跟着他好好做事,到时候一定会送他一场富贵。

    侯军带着几个人在海亚市西边勘测合适的地皮,遇到了同样投机的商人,只不过他们似乎不是华夏人,似乎是外商,有些像日岛国的人。

    他们一会嘴巴不干净。

    一会又是哈哈狂笑。

    “八嘎,我们日岛国的房价已经泡沫了,可是这华夏的这地皮可是在价值洼地,桀桀桀。”

    侯军听不懂那些人的话语,但是看着他们工人和仪器不断地在测量,侯军知道他们是在选择最好的地皮,他不太懂好位置地皮的事情,他准备先摸摸那几个日岛人会选择的地皮位置。

    谢国民那个昔日国营厂的主管到达海亚市的北边勘探合适的黄金地皮,这个地方是濒临琼州海峡,与东广省隔海相望,这地方他们也遇到了不少勘探地皮的人,他们是港商。

    “老板,现在港岛的地产那么好,干嘛要跑到大陆来。”

    “靓仔诶,这大陆改革开放,搞特区就是给我们捞钱的机会,像那个深市一样噻!”

    “老板,你是说这里又会复制当年深市的模式?”

    “是噻,这里又将是另一个深市特区,所以说这里又可以捞上一笔。”

    华夏新区以及新的省份建立,海亚作为新省的省会,这里的土地必然会升值很快,于是各方势力都开始准备低价买地,当这地方发展起来,他们就可以大肆炒卖这边土地,谋取暴利。

    李均在东边查勘了一个光秃秃地小山坡,接着来到一个破旧废弃的工厂,地理位置极佳,这个工厂似乎有很大的规模,这里的地皮极好。

    他感觉要是把这块地皮攥在手里,到时候肯定会很好转手,一转手就将是一笔大钱。

    “关鹏,我觉得在这边我们买下这个工厂的地皮就足以,这里地势,这里的风水都极好,这里也事宜做城市规划……”李均正说着自己的想法。

    这时候,从那破败的工厂里走出来了几位看上去很精明的人,有人是潮汕口音,有人是湾岛口音,还有港岛口音。

    最早炒房炒地皮的其实不是温洲人,只不过后世是温洲人背了许多黑锅,在改革开放后,真正先在华夏炒房炒地皮的是“港灿子”,“潮汕佬”,“台巴子”,棒子和日岛国的人。他们有那么实力,有那个资金来炒,而华夏这时候大多数人还是一穷二白起步。

    国内要数潮汕人最有钱。

    华夏潮汕人为什么最有钱,比不怕砍头的温洲人有钱,因为潮汕人是在改革开放之前活不下去就偷渡闯荡港岛,东南亚的人,在港岛有六分之一的人是潮汕人,李嘉诚就是,泰国企业前二十强曾经全是潮汕人,潮汕人占新加坡人口的两成,澳洲华人首富是潮汕人,加南大华人首富是潮汕人,新加坡总统***父子是潮汕人……后世据说有1500万潮汕人在海外闯荡,所以先富起来的人不少。

    比如李嘉诚、刘銮雄、谢国民、谢慧如、苏旭明等难以计数的商业巨贾。

    潮汕人以其精明务实的经商本色为外人所熟知,而精明过头的商人终归招人嫉恨,这也是历史上血迹斑斑的排犹运动的导火索,后世东南亚的“排华运动“便有着相似的原因。

    温洲人是把魔都沪海的房子炒起来了,而深市,东广市,房子则是潮汕人炒起来的。

    这几个人刚才听到李均在豪迈地说着要卖下这偌大工厂的地皮,他们几个人可是准备联手拿下的,因为这地方是太好了。

    这工厂的地皮是一个潮汕人串梭起来的,他一个人吃不下,联合其他人,但是居然碰到一个来跟他抢生意的人,这个潮汕人不太爽了。

    因为潮汕人一直是闯荡海外,东南亚,他们异国他乡闯荡,很容易受到欺负,所以他们锻炼出了彪悍的性格。

    “刚我们听到,你想吃下这工厂的地皮,别想了,这块地皮我是拿定了!”潮汕姚振军咧嘴对着李均说道。

    姚振军有着典型潮汕人做事的风格,行事果断,甚至凶猛,为成事能舍得一身剐。

    “呵呵,你拿定了?我看不尽然,我觉得你没拿定之前,我会先拿下来。”

    李均也是对那个粗犷的人翻了一个白眼道。

    他的口气带着不客气。

    他着实不太喜欢在自己面前太狂,甚至嚣张,还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那种人。

    听对方的口气和语气,似乎是野蛮潮汕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