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棺材设卡!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不觉,1988年结束,迎来1989年元旦。

    李均从南岛省北上沪海,回到了温洲家里溜达了一圈,出现在父母和老师面前一下,跟着自己的那些人这些天都住宿在均瑶外贸公司办公楼里。

    李均花了两百万左右投资深市老五股,**百万投资南岛省地皮,倒货第一批皮夹克所赚的钱还剩几百万。

    接着。

    李均带着谢国民,也就是那个昔日曾经在国营企业做采购的主管,让他熟悉均瑶外贸,他准备让他负责采购皮夹克和羽绒服,让他对皮夹克和羽绒服进行研究,不要采购到假的皮夹克和黑心棉羽绒服之类的。

    把自己知道如何鉴定皮夹克的质量,如何鉴定羽绒服的一些经验也说了一下,让他琢磨琢磨,然后采购皮夹克和羽绒服就交给他了。

    接着,元旦过完。

    “朱老板,我是李均,元旦快乐!”

    “诶呀,李老板呀,元旦快乐,感谢去年你对我们公司的照顾。”

    飞驰运输公司1988年为李均运输了不少皮夹克和羽绒服到燕京去,这给朱老板做生意,他自然是先感谢了一通,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再照顾照顾他的生意,他说最近忙,应该是他先打电话给李均,他接连不断地说着抱歉。

    一通侃聊之后。

    李均从温洲飞驰运输公司叫了不少大卡车。

    史大逵他们在莫斯科燕京那边忙碌,这一次李均带了那么多新人,本着锻炼新人的目的,他决定亲自将温洲均瑶外贸仓库库存的羽绒服都运送到莫斯科。

    买下上亿的南岛地皮,他只支付了定金,还有九千万的债务,就靠这倒货去还了。

    这种欠着债的感觉,让李均不太喜欢。

    “诶!”

    老板你怎么突然叹气。

    “这次我们去燕京,我担心路上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那条道上我前面的员工跑车的时候遇到过不少的车匪路霸。”

    关鹏拍着健硕的胸脯说道:“老板,你这不用担心,我已经跟你干了,任何的车匪路霸在我面前是什么都不是的,你不用担心!”

    以前听这种吹牛的话,李均会很不喜欢,但是这关鹏的实力他之前见识了,他知道他不是吹牛,他有自负,傲气,藐视的资本。

    但是李均还是担心,这种感觉或许和他天生谨慎的性格有关。

    这年代车匪路霸实在太多,李均决定还是寻呼一下如今在燕京的史大逵,让他带一帮人马从燕京出发,在路上与他们碰头。

    因为这是自己第一次这么押运,为了自身的人身安全,李均加了这么一道保险杠。不得不加,因为整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初,人都是没有什么安全感的,到处都是危机四伏,很多未来做生意闯荡在这个时代的人,感觉那个时代简直就是经历一场噩梦一般。

    这年代人命不值钱,死一个人跟死一条狗没什么区别,在一个底层贱如狗,人命贱如草,只有国营企业工人狂砍的年代,没有文凭进不去国企的文盲他们在底层确实不是人。

    而且那些底层吃不饱饭的人就喜欢做亡命之徒。

    这年代他们最喜欢的就是做车匪路霸了,这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一辆车上可是有很多很多值钱的东西。

    最可怕的是,他们认为死人是最清净耳根的。

    所以他们动不动就杀人强爆。

    这年代车匪路霸不是个人,还是有组织的团伙作案。

    他们分工明确,有人负责拦路、有人负责打劫、有人负责毁灭证据,拦路的方法也很多,比如搬倒一颗树或者侧翻一台拖拉机给脸上抹满猪血。

    他们想尽各种办法让一些长途货车司机停车,只要一停车,其他负责抢劫的人就蜂拥而上进行抢劫殴打,如果司机不开车门,他们就用一些凶器敲碎玻璃,等到那时候抓住人,那可就不是简单的抢点钱就算了的事。

    这年代的车况差,道路状况更大,很多公路在深山中,缺乏有效监管并且行驶速度慢给了那些车匪以可乘之机。

    九十年代车匪,路霸猖狂得各地都流行评选几大贼城匪城什么的。

    入选条件和资格,那就是靠80年代积累起来的臭名昭著和恶贯满盈。

    事态恶性发展,让不少省市下决心联合发布严惩车匪、路霸犯罪分子的通告。

    其中明确地规定了人民群众若打死正在持械作案的车匪路霸,可以不负刑事责任,还能得到政府的表彰和奖励。这条规定似乎起到了显著的效果,九十年代末,这种车匪路霸案件就立即开始急速下降,到了天网工程,到处是摄像头的年代,然后他们退出历史舞台。

    后世很多地方大佬大都是八十年代就发财的地痞,劳改犯,游手好闲的二流子混子起家的,为什么八十年代发财那批人居多,因为那个时代国营企业让整个社会阶级固化,那帮人找不到工作,他不出来经商打劫啥的,总不能饿死,这也就是八十年代那批爆发户素质都是那么差,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此时,李均做好几手准备,带着车队,将温洲均瑶外贸公司仓库的羽绒服浩浩荡荡地运输到首都燕京,到时候再从燕京倒到莫斯科。

    在温洲地界,公路上有许多大卡车跑车。

    足以见温洲这时代的商业氛围和气息。

    出了温洲之后,公路上的车就稀拉了。

    越往北开,路上出了李均车队,偶尔才能看见迎面过来一辆车,很多高速路上,远远没有后市高速路上车水马龙的繁华。

    经过河省,这个古代燕赵之地,出豪杰的地方,李均车队急刹车,李均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之前一路开下来,一些公路边看见这么一个大车队,一些想动手的路霸到底是没有出手,因为这个车队太大了,车上人肯定多,他们肯定吃不下。

    但是。

    现在一群人很兴奋地看着李均这长长的车队。

    接着他们的表演开始了。

    “关鹏,前面怎么回事?”

    “老板,有人用棺材设卡。”

    大白天的马路上,之间百十口人,披麻戴孝着,他们抬着棺材往路上一摆,旁边还有一群妇女装模作样的哭天抢地,一群男人眼里喷着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