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个大口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个人在时代里能够迸发出光芒,其实就是这个时代的光芒。

    牟其中天庭饱满,大脸盘,高鼻梁,梳着大背头,现在他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他的模样打扮得却像是改天换地的伟大领袖。

    九十年代就已经出门的导演冯小刚形容自己第一此见牟其中,完全被震懵,日后在他的自传记里专门开辟一张纪念这位大佬。

    就是面前的人把华夏国营工厂多年积压的产品拿去换成了俄罗斯的大飞机,一会儿又把卫星要搞上天去,眉头一皱就要往陕北投资50个亿,顺嘴一说又是要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个大口子,引入印度洋暖湿气流改造大西北,又是救黄河,投资570个亿就好了,接着又投资满洲里100亿,要把他打造成华夏的港岛,投资足球要让华夏足球几年走向世界。

    这要是赶在后世那个年代,牟其中的那些计划,构想,那是分分秒秒上微博热搜,刷爆朋友圈,哪儿还轮得到王健林的“小目标”,后世那些人只是搞搞ppt,做做app,哄哄投资人,整天把天使啊,a轮b轮啊挂在嘴边的创业者,跟牟大爷的大手笔相比,他们玩的简直完全是小把戏。

    吹牛不是牟其中的目的,牟其中的理论和实践是:借鸡生蛋,用银行的钱去“生钱”!

    这种观点后世很多房地产哪怕万达王建林都是那样发家,这种观点既不错误,也不新鲜,问题是在市场经济发育成熟的国家,向人或银行贷款谋求发展的人必须做好还债和失败跳楼的思想准备,但是牟其中这样的人在市场经济不成熟的情况下却能借钱不还,使用的手段是以一套三,甚至是一个姑娘许配八家,这种胆子可就是大得不得了了。

    九十年代牟其中是华夏弄潮第一人,靠着特殊时代背景和自己的胆大吹牛,打造出了南德集团,十年时间在海内外拥有20家企业和7家研究所,涉及航天航空,区域开发,国有企业股份化改造,房地产,通讯,影视,国际贸易,高科技开放,金融,文化教育等,在1994年被《财富》杂志誉为华夏第一民间企业家和大陆超级富豪之首。

    对于后世的创业者,他们都应该喊他为“祖宗”。

    他在华夏经济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启迪了一代人们对于财富的渴望,他在李均眼里也是一个神话,九十年代他的名字是那么的响当当,只要跺一跺脚,那华夏商界都跟着抖三抖,李均记得那时候cctv1还专访了他,他还看过,他知道牟其中前几十年是一个普通青年,没有显赫背景,却是信手拈来那么多常人看起来天方夜谭的事情。

    燕京有些很冷的大街上。

    “牟老哥,你的人品我相信,所以我买下你的东西。不过你东西这么多,我可是没有那么大力气拿啊,这样吧,你送到我公司……”

    牟其中眼里的疑惑消失,转而狠狠地点头。

    他的个子很高,很壮硕,拿这么多东西自然没问题,对方就显得单薄了些。

    牟其中随李均来到均瑶外贸燕京秀水街驻地。

    “老板。”

    “老板。”

    仓库不少员工喊着李均为老板的时候,牟其中很震惊,面前的人居然是这家均瑶外贸公司的老板。

    果然不能以貌取人。

    看到关鹏过来,李均吩咐道:“关鹏,你把牟老板这些竹编和藤器放进仓库去。”

    关鹏搞不懂老板买什么竹编和藤器干嘛。

    但是他不是一个什么都会好奇的人,所以他只是应声道:“好的,老板。”

    接着李均对牟其中说道:“牟老板,这冬天冷飕飕的,我们进去坐会吧,刚才你提货,让你辛苦了。”

    “我,不辛苦。”

    李均把牟其中请进了屋内。

    老戈还有几个月才能访华,中苏贸易才能全面开放,到时候罐头换飞机才可能实现,不过现在不妨他先交接他,至于收复他,李均觉得不大可能,这家伙别看现在很敦厚的样子,他心里的野望其实地球都装不下,一旦他得势,这家伙可是狂得无边的,以至于入狱十八年。

    后世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沧海桑田,很多人已经遗忘了他,年轻人都压根不认识他,只有那些后世成名的大佬一个个像是小弟一样前来问候他。

    作为这个世纪末的传奇人物,他出狱后也受到很多人的拥簇,牟其中一般会淡淡说声“你好”,遇到有人合影,大多也不拒绝。这份平易似乎与以往传说不同。但相比来人的热情洋溢,牟其中的目光又总在回避。背手,微微侧身,骨子里的孤傲,还是拒人千里之外。

    他这个人是不会屈人之下,他的心是包天,怎么可能被别人包,所以李均想着和他合作,也只有他才能做好那件罐头换飞机的事情,因为李均不太会吹牛,口才可没老谋利索。

    那件事情是需要把假的说成真的。

    只有把自己骗了才能骗别人。

    每个人做事情总有道德感,李均有些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很多人也做不出来。

    而老牟不是凡人,通常认为不能做的事,他做起来毫无心理障碍,这或许就是他强大的地方……

    现在李均提前知道,倒是可以成为罐头换飞机的幕后操手,这种被全球人知道出名的事情,自己这个十七八岁的年纪也不适宜冒头。

    进屋子之后,这个现在还没发迹的他倒是有些失态地道:“李,李老板,你真是让我大吃一惊,感觉你年纪不大,你居然是这家外贸公司的老板。”

    “呵呵,牟老板,我这没啥,小打小闹而已。我看得出牟老板却是以后做大事情的人。”

    “呵呵,李老板,我空有做大事的心,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起来呀,命不好啊。”

    “牟老板,这怎么说?”

    “咱们这国家改革开放前些年不是不彻底吗,我这不是投机倒把被关了几年,最近才被放出来,然后又做点生意。”

    “这我知道,我们温洲八大王也是抓的抓,通缉的通缉,不过现在经商环境好很多了,邓公也为他们平反了。”

    “嗯,现在政策环境越来越好了,我要把两次坐牢错过的那些年弥补回来。”

    一般人听到别人坐牢,那是眉头皱起,那是鄙夷,然后远离……

    可是牟其中发现面前的人并没有。

    他还知音地一般地说道:“牟老板,你在改革开放1979年之前提出的华夏往何处去的文章我看过,我对你佩服不已。”

    改革开放之前,牟其中确实写过一篇文章,就是关于华夏未来经济发展,因此入狱,甚至一度死刑,但是随之改革开放,文章符合改革开放的大势,他大难不死,得以出狱。

    但是出狱几年,又因83年所谓的投机倒把被抓了,二度出狱的他,没有气馁,反而更是激发了要在接下来的人生里干出一番大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