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大爷爷那一脉的尿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收拾好行李之后。

    李均一家坐上了回老家清乐县的大巴车。

    大巴车只能到县里。

    在县里李爸和李妈买了一些鞭炮之类的,每年回老家之前,李爸第一件事就是看看爷爷奶奶,上坟和他们说说这一年的情况。

    李均的爷爷和奶奶在李均上小学的时候就相继过世了。

    李均爷爷被水牛给顶死了。

    他脾气不好,那一次打了牛,那牛打地也暴躁了起来,牛角顶进了他的心口,送到医院就已经不行了。

    李均的奶奶,则是伤心,哭了一个月,不知道怎么就在睡梦里面过去了,或许他们感情好,老人在睡梦里就和李爷爷相聚,然后再也没醒来吧。

    李均觉得李奶奶是一个慈祥的奶奶,李爷爷却是一个暴躁,执拗,有些大男子主义,李爸的性格就很像他的爷爷。

    无论后世多大,过去多少年,李均对于爷爷奶奶的音容笑貌至今仍然都是记忆犹新地记得。因为小时候爷爷奶奶对他十分疼爱。

    搭车从县里到乡下街上。

    还有走一程才能到老家荟萃村。

    荟萃村,温州清乐县一个旮沓里的大村,讲的是瓯语。

    位于雁荡山山脚下。

    走到村里去要通过一条泥巴路,昨天夜里清乐县下了雨,道路泥泞,李均踩了一脚的泥巴。走的也是不断打滑,坑坑坑洼,这路实在是太糟糕了,记得过几年这条路才修理,李均觉得等不了再过几年了,他准备跟乡政府谈谈,准备修这条路,老家逢年过节,祭祖什么的还是还回来的,这里曾经自己根所在的地方,而且这个年代,修一个十里地路也花不了几个钱。

    回到荟萃村。

    不少的村人给李均一家打招呼。

    “李老师一家回家啦!”

    有些人李均实在不会叫了,有些人的名字真想不起来,只是熟脸,于是他采取,男的感觉比老爸大就叫伯,小的叫叔,老的叫爷爷,年轻人就叫哥,这招蛮灵一路蒙混过关。

    李均老家的房子,是三件土瓦房,不算太破,然后还拥有一个小院子。

    后世李爸过世,这里破败得不行了。因为李均基本就没回来了,老家那些嘴脸他不太喜欢,老家在父亲过世后,他就彻底放弃了,一心一意过他的城里人生活。

    现在他们一家除了过年,偶尔平时回来,房子过年的时候还住得蛮多。

    将家里的窗户通风去了去味道。

    打扫了一下。

    李均一家带着鞭炮之类的到了爷爷奶奶的坟墓前。

    站在爷爷奶奶的坟前,前世他所在的时空里,他和李爸也都是化成了一对黄土了,按照父亲的意愿,李均当时是把李爸葬在了爷爷的旁边,自己这片祖坟里,不知道他意外猝死后,能不能埋到自家的祖坟里,那就是未知数了,他又不知道自己那么年轻就猝死了。也没和王瑶说,估计那时候他应该是葬在城里的公墓里吧。

    此时,李妈摆弄贡品。李爸在整草纸。

    李俊也是在一旁帮忙,怀着一种虔诚的心里给爷爷奶奶的坟头压了些草纸,又在坟前把剩下的草纸都烧掉,接着他跟李爸磕了三个头。

    李爸对着坟茔喃喃地说了一些话,大抵就是家常话,他像是和爷爷奶奶唠嗑一样,这一年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大事小事唠嗑了一些。

    从爷爷奶奶那上坟回来,遇见了大爷爷家的第六个儿子,也就是李均的六伯。

    “哟,我们家族的李先生回来了。”

    “呵呵,六哥。”

    李均的六伯,李中照,现在打扮得十分的洋气,那模样像是这年代港岛,湾岛的大商人。

    他身边还有一个跟李均差不多年轻的年轻人,那是他的第二个儿子,李均记得他要比自己小上一岁。

    在李均喊了他爸六伯之后,他喊了声李爸李妈,却是无视他这个当堂哥的,小上一岁的他丝毫没有要喊李均为堂哥的觉悟。

    对于李煜对自己的不尊重,李均知道这就是大爷爷那一脉的尿性。

    当年自己爷爷和奶奶因为生儿子少,没少被大爷爷他们一家欺负,他虽然只是听奶奶说,没有见识到,但是看到大爷爷一脉对他们的态度,他就知道了。

    李煜就是那个之前在学校门口卖运动鞋的少年,他死活不在哪里卖,但是他爸一顿招呼后,他那里还顾得上要脸,他只要不挨打就行。

    虽然被昔日同学嘲笑在卖鞋,但是他真的把那批运动鞋卖出去了。

    然后他跟他爸又卖起电器,电器的生意出奇的好,父子两人下半年就赚了六七千,这是国企工人得好几年才能攒下来的钱。

    发了一笔小财之后,他们就开始装扮一家了,这过年期间,他们家都购置了一身进口品牌的衣服,这一打扮,真像是大老板的模样。

    人人都说他发财了。

    李爸和六伯见面之后是一阵客套的唠嗑,言语里却尽是优越感,因为他一年赚的是李爸教书赚的好多倍。

    李均百无聊赖地听着,这六伯真是有一种小人得道的感觉,他就是一年赚了一万,成为万万元户,又能咋的,他真瞧不上那钱,听他那个牛鼻子哄哄的样子吹嘘,真是有些倒胃。

    李煜感觉到李均对他爸似乎不屑。

    李煜感觉他爸说话虽然土气,没有李爸说的那么文雅,但是他爸说得在理,他跟着他爸闯荡了些时日,明白了很多东西。

    这个社会是现实的,会读书代表不了什么,做老师的没什么出息,拿着一百多一个月的死工资。

    有出息就是有钱,就可以让很多人听你的,有钱可以做很多事情,华夏上下五千年,被一文钱难死的英雄不止一个两个,被穷困浇灭的热血也不止一腔两腔,有钱了你可以让很多念书厉害的人给你打工,给你做事,你可以吆喝他们。

    “李均,别以为你跟你爸一样会念书,你就以为比我有出息。”

    李煜之所以不喜欢李均,那是因为他念书的时候成绩不好,他爸爸老把李煜当作教材,这让他对李均很是不喜欢,而且他没有考上高中,辍学做生意,他骨子的自尊更是将李均视为敌人。

    自己念书念不过他,那么他一定要比他更会赚钱,他可是要当大老板的人。

    对于李煜对自己大名小姓,李均十分不喜。

    自己的爷爷奶奶被他们一支欺负了一辈子,父亲逃出荟萃村,终于不再受他们的气,但是现在他们的第三代还是把自己当成了仇敌一般,什么玩意!

    有怨气应该是他,应该是李爸,应该是自己爷爷一家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