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散发出野兽一样的光芒!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就去吧,看看那些家伙要对自己玩什么花样。”

    李均心里想道。

    “我换一双球鞋,还拿点东西。”

    李均对着李洪和李妈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其实他是不太愿意去,那群堂兄弟指不定对自己使什么坏招数。

    自己不去就显得自己真怕了,那些家伙到时候更在自己头上做人了。

    是祸躲不过,这过年时间一直都还要在乡下老家。

    低头不见抬头见,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

    “那就且看他们玩什么花招。”

    现在李均真不把那些小孩放在眼里。

    那群昔日在自己眼里如同恶魔一样存在,如今他真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毕竟他的心理年龄摆在那里了。

    还没有到村子里的小学篮球操场。

    “李洪哥,你来叫我打球,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呵呵,堂弟,这怎么不是我作风啦,上次你还请我吃饭,那一顿大餐我吃得我现在还没忘记,堂弟真是有钱。”李洪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几圈,然后说道。

    “洪哥,你这不是已经高三了吗,你没准备考大学,接下来不久是要挣大钱。”

    “挣大钱,那得以后啊,均子,你洪哥想过年跟人打牌,你给哥借点钱。”

    所谓的借钱只不过是变相敲诈而已,以前李均的零花钱,压岁前没少被这些堂兄弟给敲诈,谁让他性格懦弱,性格内向,身材单薄,大爷爷一脉人丁兴旺,他也势单力薄。

    成绩好有个屁用,他们欺负起人来又不管成绩好不好。

    小时候他经常十分委屈,心里不停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总是欺负我?为什么他们不欺负别人?为什么会是我?

    直到奶奶跟他说李家曾经的往事,和那些伯伯家,大家只是表面是一家人,里面的恩怨理不断。

    这李洪虽然现在是高三学生,但是他在学校基本是不上学,在社会上胡混。

    李均停住脚步。

    找自己要钱啊。

    “李洪哥,你这是獠牙露出来了吗?”

    李均眼神如电地看着他。

    有点不客气地道。

    李洪有一丝恍惚,小时候一拿一个准的,这家伙大半年不见,壮硕很多了,说话不再是轻声慢语,言语是相当犀利。

    他感觉面前的李均真是变化很大,似乎不再只是曾经任由他们欺负的人了。

    “獠牙你说的那么夸张,你给我几百块花花就好了。”

    李均呵呵道:“李洪哥,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从敲诈我几块,到几十块,现在已经是几百块了啊。”

    “少废话,你给不给,不然让你好看,别说你没有,那次吃饭你吃得那么好,你有钱。”

    “可是,我的钱跟你有半毛钱的关系。”

    “呵呵,均子,你果然是变了,我跟你客气你还真涨脸了啊,你个犊子,给我钱,你若是给我,我可以护着你一点,你若是不给我,今年过年你甭想消停了,看我不玩死你!”

    “李洪,你这是威胁我,我现在很讨厌别人威胁,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昔日的我了。”

    “可是那又怎么样,你就一个人,我们家里兄弟比你多。”

    “你以为人多力量大吗,你现在也混社会,你该知道有钱使贵推磨,已经是一个用钱来说话的社会。”

    “你若是敢动我,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的苦涩,这个年你就别想完整!”

    李均的话,让李洪有点接受不了。

    他李均竟然反过来警告他了。

    而且那气势让他还怯场了。

    “他妈的,这是怎么回事?”

    “你妈了个巴子,你还警告我了,找死啊你,快给老子钱。”

    脸皮撕破。

    李洪等来的不是李均的妥协的。

    “刷!”

    李均先前说换球鞋,拿东西,拿的那个东西是一把弹簧刀。

    吓唬一下他们堂兄弟应该是没问题了。

    李均从裤兜里掏出唐璜刀,李洪色变。

    当李均把唐璜刀片慢慢的推出来。李洪屁都不敢再放一个,只有装潢刀发出的‘噶哒!噶哒!’的声音。

    李洪见李均居然带着刀在身上,他心里不敢相信,这李均……

    他那么胆小的一个人能,就是拿着刀又能把自己怎么样!

    不过他还是不敢动,还是有些害怕。

    毕竟那是刀!

    只见李均拿着刀走到他跟前,用刀片顶着他的脸。

    “从小讹我,你现在还找我讹钱吗,我不介意让你脸上开花,让你从此毁容!”

    李均眼睛散发出野兽一样的光芒。

    这回李洪真是害怕了。

    “堂弟,我不是找你借嘛,借吗?我会还的。我先前是那个意思,现在我不找你借钱了,你把刀拿开好不好,这么近,待会你不小心失手我割破了脸就惨了。”

    “呵呵,借?你这话糊弄鬼。”

    李均眼里再次迸发出厉芒。

    李洪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他感觉面前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接着李均冷笑一声道:“还有你们找我打篮球,我知道也没好事,是李煜让他哥准备教训我吧……”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现在提前挑破,我现在也知道你打牌需要钱,记得我说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吗,你若是听我的,我给你这个数,所以你知道你接下来要怎么做吗?”

    李均收回了唐璜刀。

    先“兵”后“礼”。

    李均在后面竖起的手指数目,让李洪是心口狂跳。

    “李均,我觉得你以前只会死读书,聪明却没有胆子,也没什么出息,但是今天我看到了你的胆魄,你做事情的手段,我自干不如,若是你真的这次可以给我一千,以后什么的我都听你的,我跟着你混。”

    “君无戏言。”

    “君无戏言。”

    “那就让他们在操场等着,我现在就回家拿给你!”

    “啊?现在?”

    “现在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你真有那么多。”

    “废话!”

    李均他们再次回家。

    “儿子,你怎么又回来了?”

    “妈,我还拿点东西。”

    当一千块放在李洪的手里。

    李洪更坚定了跟定李均的心。

    这个堂弟一千块都不眨眼一下,他难道真的如自己猜想,他其实有做生意,所以才能吃那样的大餐,现在他就这么有出息,这个堂弟未来一定可以飞龙在天。

    他默默地跟自己说道。

    拉拢见钱眼开的李洪,这是李均对这些堂兄弟博弈的第一棋。

    李均之所以现在不把大爷爷一脉放在眼里,是因为那一脉人很是势力,他们的弱点,李均只要握住,就能将他们吃得死死的。

    现在他相对那群小屁孩,别的也没什么,就是钱多。

    一千块收买个人心,还真是便宜。

    李均以为是钱,却不知道是他的胆魄收复了李洪,李洪之所以还要钱,就是看李均是不是有那个胸襟,有胆魄,又聪明,还大气的人,才值得他跟随。

    那个一千块,他一会准备还给李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