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包一节车厢!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如果有一天你被抛弃了,你被针对了,你被排挤了。

    你会发现。

    你会明白!

    人特么不能太善良,因为人们只会挑软柿子捏,如果事事都太大度和宽容,别人也不会感激你。

    所以人有时候应该适当的有点脾气,对待有些人真不能太温柔和忍耐,因过分善良会让我们丢失自己的价值和尊严,过分善良也是一种傻,是让别人对你犯罪,所有的不痛快一味地归咎于别人的时候,不如也先问问。

    是不是你太好人了,所以别人把你当成好人佬来欺负。

    李均经过上一世,自然是明白了那样一个道理:做人有时候强硬比软弱好很多。

    在整个春节期间,那些昔日喜欢跟李均敲点正是想戳事情的堂兄弟们,已经无人再敢把主意打在他身上。、

    李均安逸地过完整个春节。

    春节结束之后。

    高中开学,李均这个没来上课的学生,因为期末考试成绩,座位仍旧是最好的第三排中间最好的黄金位置。

    按照狮猫的班主任的逻辑,班级里第三排的位置永远都是被班级里的前三名占据着,你成绩不好,就没有资格坐好的座位

    虽然李均没来上课,老师这么安排的理由是:万一他要是某天来上课一会呢。

    这特权搞得很多同学是赤果果的嫉妒啊,看着那个班花钟灵半边的黄金位置吃不到的感觉,好难受。

    对于李均而言,那有心思去学校上课,他感觉春节浪费那么多时间,他想着要赶紧追回来。

    均瑶外贸和均鑫地产的人全部集结在温洲,这一次,李均是准备带着人把温洲均瑶外贸的货全部搬空到燕京,运送到莫斯科。

    是的,全部!

    老戈访华,中苏贸易全面开放,到时候无数倒爷涌入这市场,到时候国际列车就要变得很拥挤了!!!

    无数能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使劲往火车空间里每一个角落装货,连衣服都比平时多穿七八件,这些衣服他们从身上脱下来直接卖,人人多拿几个袋子,恨不得多穿几件。

    想到此。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地迫不及待的急切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更多的人来抢自己看中的这块肉。

    还因为他知道富人是怎么富裕起来的,就是因为他们的眼光比一般人更长远,也比一般人更加能够抓住机会,赚了一笔钱不够,要多,要最大可能地捞,这才是富人的作为。

    富人要捞钱的时候,没有谁愿意落后,看着白花花的银子不赚。

    那些银子都是我的,我的~

    李均的战将们都在均瑶外贸大楼聚集,有史大逵,缝合怪,关鹏,史二逵,侯军……还有一个很年轻的人,李洪,那个家伙真辍学了,他真要跟着李均干。

    现在均瑶外贸温洲仓库,那是热闹非凡。

    那个堂兄李洪到了均瑶外贸公司之后,震惊无比,无数的人喊着自己的堂弟老板,那些彪型猛汉都是尊敬无比地看着自己的堂弟,簇拥着他。

    他一双眼睛绽放精光,他觉得堂弟可能不一般,但是没想到堂弟现在居然有这么一片家业,他太厉害了!

    他绝对是整个家族的第一人,他的眼神没有一丝嫉妒,满是倾佩,昔日那个堂弟居然成长得恐怖如斯。

    他有时候有一种错觉,他感觉到李均站在自己前面会有一种大山一般的气势。

    他心想。

    堂弟的气概他真的万万不如。

    他聪明,会念书,还能如此精明地做生意,他现在才多大啊,他未来前途一定是不可限量!

    自己一定好好跟他,因为他感觉李均身边的人都很强大,有些人让他这个曾经的泼皮都有些隐隐约约的畏惧。

    自己这帮人马全部汇聚,不管多大规模的车匪路霸,李均觉得都不用担心,他底气很足,自己这样一副强大阵容队伍,谁要是阻挡,阻挠他,汇集李均最强阵容都可以直接碾碎它。

    新年的第一趟运货,他准备跟兄弟们一起同甘共苦,进行这次长途运输。

    到了均瑶外贸,先前是震惊的李洪不一会儿就是适应了。

    这家伙现在乐坏了,不再去高职念书,他感觉自己犹如放出笼中的小鸟。

    李均知道这家伙有时候不安分起来不得了,他之所以打小就有泼皮的外号那不是白叫的,他当年在小学的时候,他最愿干的一件事就是砸学校的玻璃窗,他说玻璃被砸碎时的清脆声音太好听了,绝对是最美妙的音乐,小学的破玻璃窗户几乎全被他砸碎了。

    所以,李均提前给他打一些预防针。

    跟着自己做事情,首先那得守自己的规矩。

    “洪哥,以后你跟着我做事,我也不喊你洪哥,我要做到一视同仁,到时候喊你李洪,在我这里做事,你也不能因为跟我有关系,你做事情就可以松懈,或者仗着与我的关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来,我一经发现,严惩不贷,这是我做生意,管公司的手段,希望遵守。”

    李洪被说得颇有些严肃地表态道;“均子,我知道了。”

    李均嘴角挂着笑容,双目却像刀子一样犀利地道:“记住,是老板。”

    “嗯,老板。”

    看着李洪对自己服服帖帖的模样,李均真是感觉这人生啊,有时候很奇妙。

    飞驰公司开年第一单和均瑶外贸合作,朱老板亲自为他们鞭炮送行。

    十几辆大卡车带着李均的野望浩浩荡荡的像北方压去。

    几天之后。

    燕京,均瑶外贸仓库热火如荼地忙碌着。

    看着均瑶外贸在首都居然也有这么一个大仓库,李洪再次震惊了。

    而李均现在则是找到了蛇头弥勒佛。

    “弥勒佛,价格好说,我要包一节车厢所有车厢,我知道你有关系可以整到。

    “李老板,这事情说难也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关键是在于你给的价格,若是你的价格能给到,一节车厢包下了,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弥勒佛报出了一个价格,可是价格并没有多少。

    不过也是,现在老戈还没有访华,这价格现在还没有疯涨起来,不然这样包一列火车车厢,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价格其实也没有多少。

    “包一节火车去莫斯科!”

    “包火车啊!”

    均瑶外贸的人纷纷感叹,这老板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他们自然干的劲头也是越来越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