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超级囤和生猛爱情!
    李均在校园复习了高二下学期的知识点,然后做了一番准备,高二的考试于他而言就是囊中之物了。

    校园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转眼之间就到了考试时间。

    李均再次在各科上获得了高分,上辈子是书呆子,这一世那是相当于外挂,有些事情真是说不清楚,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用因果关系则是解释的得通,因为人在那一步的奋斗,这是因,有因必有果,总会在未来有体现。

    期末考之后,因为即将进入高三,所以苍南高中,宣布全体高二学生暑假补课,李均则跟家人又是有借口整个暑假出来闯荡了。

    现在莫斯科的火车上人更多了。

    以前是洋倒爷居多,现在满是华夏倒爷,一知道联盟苏开放与华夏的全面贸易,很多人奔向中俄边贸,对于华夏人来说,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已成为溶在血脉中的一种求存方式——如果在当地生活得不好,就去其它地方碰碰运气。

    中俄贸易狂潮已经开始。

    许多的华夏倒爷在火车站倒卖货物。

    有些人货物还没到莫斯科就卖完了。

    而李均带着工人,所携带的货物一件都没有卖。

    全部囤积,他在要在联盟苏解体前后最佳时期开始出手,现在他觉得不是出手的最好的时机,反正他采购的钱还很充足。

    他在莫斯科和鲍尔合作自由贸易市场也慢慢做大了,更多的华夏倒爷入驻。

    联盟苏的警察开始敲诈华夏倒爷。

    因为他们知道华夏倒爷身上有钱。

    另一边。

    南德的老牟子等人已经拿下了十几家工厂的订单。

    朝着他们的飞机贸易梦想越来越近了。

    这一天,在餐馆,老牟带着员工们吃饭。

    他看着自己公司的员工,夏琼。

    小琼真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有气质了,她那么漂亮,自己要是不主动,那不就别的人给拱了吗?

    牟其中咕囔了一口酒。

    这时候桌上的其他人也是碰杯,大声嚷嚷地喝酒,劝酒……

    好不热闹。

    可是牟老板突然大力地拍了拍桌子。

    然后生猛地说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我现在宣布一条消息:我要和夏琼女士要结婚了!”夏琼大惊,这怎么回事?

    自己什么时候说和老牟结婚了。

    她欣赏老牟,但是还没到结婚的程度吧,啊?!

    于是当下抗议道:“结婚你要先求婚嘛,老牟你说你什么时候向我求婚了———你怎么知道我会嫁你????”

    不过夏琼心里还是很甜蜜的,老牟在她心里可是一个厉害的人,现在公司的飞天计划让她对老牟是崇拜得不行。

    老牟的生意这两年做成了,他就能成为亿万富翁。

    他是一个有着无限未来的男人,他是充满商业才华的男人,他敢想敢做十分有魄力。

    这笔生意目前来看有很大机会做成,

    现在联盟苏的同类飞机安全、耐用,只因耗油量大,价格只相当于美国飞机的1/4或1/3。虽然南德现在没有对外贸易权,又没有进出口权。但老牟知道市场有这种需要和可能:川航非常需要增加飞机运力,但是没有钱购置飞机,当时买飞机票都得提前一周时间预订,此所谓‘蜀道难’;银行有钱,但担心‘三角债’和资金沉淀,不敢放贷;大量国营企业日用品积压仓库,变不成效益;而苏联飞机过剩却急缺日用轻工业产品。潜在的优势潜在的需要分散如沙,谁能够把他们有机地串联在一起?

    只有她的老牟,他现在将四方已经串联成功只要他们现在筹集到足够的轻工业商品的订单合同,这个“飞天计划”就能成功。

    她崇拜老牟,虽然老牟年纪有点大,四十多了,但是年龄不是问题。

    老牟的话让其他人起哄着:“嫁给他,嫁给他!”

    夏琼则是又惊又喜又吓又甜蜜地接受了牟其中的强势。

    因为处于创业期间,两人最终决定只在首都举行简单婚礼。

    李均得到消息之后,恭喜了牟老哥,然后答应一定前去参加婚礼。

    听说嫂子的名字是夏琼。

    李均很是感慨。

    夏琼那个女人,李均知道那个女孩不简单,也是女中豪杰,后来老牟心思更大了,更疯狂了,开发满洲里,他做的很多事情都是要砸很多钱的,但是夏琼都为他找过数十亿的资金,不过后来他们神秘离婚了,他们的爱情抛物线,竟与南德集团盛衰十分吻合。有人甚至怀疑真正总裁是夏琼,老牟不过是虚张声势。

    曾经有人采访夏琼:“我从一本杂志上看到,老牟对记者说你可以半天调动1亿资金,你真有那么大本事?”

    “别说1亿,10亿都调动得了,”她笑道,“南德向银行借的钱,都是我找来的。”

    记者大吃一惊:“你最多‘找’过多少钱?”

    “大概几十亿,没算过。”

    更让人吃惊的是后面一句话:“现在不找钱了———老牟不还钱,今后我替他坐牢?”

    她发现老牟是个无底洞,发现他借钱不还,夏琼这个副董事长,南德金融中心总裁采取断然措施,迅速划款归还了各家银行。

    “行长都是看我的面子借钱给南德,人家也有老婆孩子,决不能让他们去为老牟坐牢!”

    后世说这才是牟、夏婚姻神秘解体的主要原因。不过一些小报猛吹牟其中与夏琼之妹不清不白导致离婚、出走,显然把时间顺序弄颠倒了。

    整个南德兴衰,夏琼是关键人物。

    老牟大婚的时间很快到来。

    李均带着一些均瑶外贸的员工参加婚礼。

    老牟今天笑的张不开嘴。

    “恭喜,老牟哥。”

    “李老板,你能来,我真是太高兴了,今天一定要多喝一点。”

    “一定多喝一点,祝牟老哥和大嫂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哈哈,谢谢,谢谢。”

    李均见到了那个站在老牟身后的女人,夏琼。

    此时老牟也是跟夏琼隆重地介绍着李均:“这可是我事业的贵人。”

    夏琼很诧异,老牟居然把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男人喊着贵人,她一丝好奇地看着李均,感觉他身上有着一股锐利如剑气息。

    此时李均笑道:“嫂子好。”

    然后也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夏琼,这女人九十年代能拿下那么多银行贷款,看来不仅是有能力,而且外貌也辅助很大啊,夏琼瓜子脸,那唇,那眉,那眼,精致细腻如同容不下一点裂痕才能成就的极致艺术瓷器。

    “牟老哥,嫂子真漂亮,你真是好福气。”

    老牟乐得开心的笑了,夏琼也在笑着,微微上扬的嘴角诉说着她听到那句话的喜悦,浅笑时露出雪白的牙齿,如夏末清风般让人舒适,这夏琼还真是一个尤物。重生之胆大包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