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我不是药神》
    ,精彩小说免费!

    1990年元旦过完之后,李均把自己关在了出租房里,闭门不出。

    因为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他要做一些新的布局了。

    这是一个新的时代,也会迎来华夏新生的一代,后世称之为九零后。

    有人说九零后是属于改革开放彻底的一代。

    他们是最能感受到华夏国度变化的国家,因为出生的时候,玩的是过家家和泥巴,小孩最想过年,因为可以吃肉,这是他们的童年记忆。

    邓公南巡定调之后,华夏日新月异地变化,很多地方开始富裕起来,九零后的孩子入学是九年义务教育,乡下泥巴土砖的教室变成黄砖教室。

    后来又慢慢变成水泥楼房。

    家里的房子也是由土屋变成黄砖小平楼再是楼房。

    少年时候的娱乐节目是放学后放牛。

    九零后长大后,网吧出现,智能手机诞生,他们是接触新鲜事物最早的一代。

    九零后的出生的时代改革开放已经显现出明显成效,是华夏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九零后是信息时代的优先体验者,九零后是智商受教育最高的一代,九零后大多追求快乐,很有活力,遇到问题比较淡定,很多时候60后,70后长辈的行为在他们眼里就是“很幼稚“。

    关于九零后,这是完全不同于父辈和祖辈的一代人。

    当他们成长起来也是社会字眼较为弱势却又错过数次变革的一代,他们大学毕业,他们出来工作的时候,面临的是一个已经成熟的市场,大城市的房价已经涨到了天际,小城市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岗位,他们在高昂的房租生活消费上,九零后的初始收入越来越显得微不足道。

    八零后还赶上了房价暴涨的年月,但正是因为如此不少狠心买房的人后世就是已经坐享巨大升值了,而高昂的首付,高昂的月供,这两个高,让不靠父母,完全依靠尚处于职场初期的九零后望而却步。

    特别是九零后向在北上广深华夏一线城市立足,那是八零后难太多的事情,除非本地那些因为拆迁就获得几套,十几套的土著,那是生的地方好,没有办法,就像一个人不能选择一个富一代的爹,选择做富二代的命运一样。

    李均因为两次家庭危机,其实也将他打入了九零后的尴尬处境,所以他特别能体会到未来九零后孩子的不易。

    其实不只是他能体会,后世一个热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深刻地阐述了那个时代的问题。

    不说房子,车子。

    就是一个人家是生不起大病的,若是想拯救你的至亲,那么病就是等于恐惧,等于贫穷,等于崩溃。

    李均作为大学讲师,本来优渥的家庭就是《我不是药神》那种被击溃的家庭。

    他想让父亲活命,想让白血病儿子活命,那么他就得卖房卖车,然后一无所有。

    “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

    “我才二十岁,我只想活着,犯了什么罪。”

    李均看过《我不是药神》,那是改编自真实事件,电影原型也是后世称之为““药侠”和“抗癌药代购第一人”的陆勇。

    电影男主程勇是一个卖保健品的魔都底层小市民,其实他还和慢粒白血病没有关系。

    真实人物陆勇是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的老板,他本身却是一个白血病患者,做出口贸易也会讲英文。

    2002年,他被诊断患有慢粒细胞白血病。

    要么骨髓移植——找到相符骨髓的概率太低时间太久。

    要么中成药——死亡率太高。

    要么吃保命药——需要一辈子坚持服用。

    而那个药就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格列卫,但是一盒的价格就是2万3千5百块。

    这个价格,比如说同样重量,格列卫的价格是黄金的20倍。

    他每天睁眼吃这个药,吃药的时候就是感觉吞进去的都是钱,一颗就是两百块,一天就吞了块下去,两年他就足足花了近60万,他在qq上创建了一个慢粒白血病人交流群:

    一百来人的群里,只有两个人可以吃得起正版的药物,而其他九十人只有在病情进入急变期,生命维持不了多长时间的时候,他们才会舍得拿一点钱,去吃那些药物延长一点时间。

    但那时候,这个药物已经没有太大作用了,效果很差,只能稍微延长一点生命,他们根本改变不了很快就会去世的趋势。

    所以,那就是说有没有钱直接决定了你可不可以活下来。

    华夏绝大部分的白血病患者,都是死于后期无药,不是没有药,而是买不起。

    就像电影里向警察求情的老太太:“我生病吃药这些年,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领导,谁家里没有一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这辈子就不生病吗,我不想死,我只是想活下去,不要追查让我活命的仿制药了。”

    吃了两年下来,花费了六十万,家里几乎没有多少钱供陆勇继续吃药了。

    但是不吃药,就只能等死,根本无路可走。

    他的父亲为了供他吃药,在一次联系业务的途中,车祸身亡。

    直到陆勇在网上看到一篇韩病友的文章,得知印度natco公司有一款格列卫仿制药veenat,一瓶只要三四千。

    他先是委托韩朋友打听,再是从日岛国代购了这个印度仿制药。

    因为印度的法律没有保护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所以他们大量生产仿制药,印度就成了世界廉价药厂。他吃了三个月,再去做身体检查,血液指标一切正常,就把这个好消息分享在了群里。

    接着从日代购的药包装上找到药厂地址,他联系到了印度制药厂。

    他帮了一些病友买药,接着买药的人多了起来,陆勇和印度制药厂谈判,慢慢压缩价格:

    2004年每盒3000块,2011年每盒1000块,2014年每盒200块。

    一盒23500除以一盒200=117.5,购买正版药一个月的钱,仿制药可以吃117个月,也就是9年。

    虽然这个数据是冷的,但是背后会许多生命因此获救,100条或者1000条,真的很热血。

    陆勇没有借机谋财,只是帮助那些人买药和自己买药。

    如果没有陆勇,那些白血病患者真的早就化成一把尘土了

    因为有病人产生耐药性,一代药就失去了作用,他们还是要等死,印度药升级对于他们来讲是更大的活路。为了方便买药,陆勇网购了银行卡:他人身份信息的信用卡。

    于是被抓了。

    除了妨害信用卡管理罪,还有销售假药罪。从病人的角度看,这是真真切切的很便宜的可以救命的真药。

    从法律的角度看,这是没有经过药监局注册和专利认可的假药。

    就像《我不是药神》电影里那句:为了救人命而违法有什么错?

    陆勇也不认为那是假药,他患者,那么贵的药吃不起,难道还不能选择便宜的药活命一段时间吗?

    陆勇就像是一个孤胆英雄,他做着违反法律的事情,同时无偿地在拯救了上千条生命。

    那就是《我真不是药神》的故事。

    无论电影《我不是药神》,还是九零后遭遇的尴尬时代,还是他上一世倾家荡产,为儿子医药费而猝死在讲台上,他这辈子那么拼命奔波,都是为了挣钱,赚钱,他不愿再为钱而失去一切!

    他不愿意看到自己的父亲,儿子眼睁睁地就在自己眼前没了,不愿受别人耻笑自己,说自己是一个穷书匠。

    所以元旦一过,他把自己关在出租房里,规划着他的九十年代,如何布局,赚得更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